[妄補][2ch]和情趣娃娃搞3P結果差點出人命APH版(R18)


* APH三次惡搞改寫,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原翻譯:【2ch】和情趣娃娃搞3P結果差點出人命【R18】

- paste修整
- 米英,微法→加→英、微加←露子





很閒的人就陪我一下吧。
先介紹一下主角:

我,業務員,不是變態。女朋友熊二子,毛絨絨的。
A先生,前輩業務員,變態。方便起見化名成亞瑟好了。
櫻(SaKuRa),情趣娃娃(Dutch Wife)。


平常都是和亞瑟「去喝兩杯→上風俗店各自來一發」的這種模式,
可是那次亞瑟因為前幾天花太多錢了;
喝完之後,兩個人在那邊想著該怎麼辦呢的時候,亞瑟說了
「那麼,今天就來我家做吧!」

什麼?是叫我跟他做的意思嗎?終於有機會了嗎?
我想了想,啊……他是說情趣娃娃啊(呿)。
之前曾經有一次去亞瑟家和娃娃做過一次——老實說,還挺爽的——雖然這樣說,
不過我對娃娃還是有點抗拒。
畢竟我家裡也有一個。毛絨絨的可愛多了。

我「嗯……雖然說娃娃也是不錯啦……」
亞瑟「什麼娃娃,我不是說過她的名字是櫻嗎?」
他真的生氣了。說起來那個娃娃和亞瑟他的初戀對象櫻小姐長得很像的樣子。
我是不方便說什麼,但聽說是AKG96裡面的某位女孩子,
這種初戀是絕對不會有結果的吧?

老實說,到此為止我都還在想我今天是不是先回去好了……
喝得醉醺醺又不給上什麼的實在太可惜啦。
這時候亞瑟突然和我說個奇妙的提議。
亞瑟「啊,那麼,今天你要不要來當攝影師?」

因為搞不懂他在說什麼,我就問了。
前陣子,和亞瑟同期的F(型男,變態,方便起見化名成法蘭好了)一起玩娃娃Play的時候,
一半是基於好玩吧,
法蘭把亞瑟和娃娃Play的過程錄了下來;
之後還幫它做了剪輯放上背景音樂之類的,弄的好像很正式一樣。
亞瑟的意思是「還想再拍一次啊」的意思吧。
果然是變態等級相當高的兩人。

雖然還是想閃人,我突然開始想看看那影片。
我「真行啊……請讓我看看那片子吧ˊwˋ」
亞瑟「喔!那可是大作呢!這個東西的這個樣子又這個樣子呢!」
亞瑟用他的右手表示勃起後做出一串謎樣動作。搞不懂他想表達什麼。
然後我們就去了亞瑟的家。

我們到了亞瑟的老舊(破爛)房間。
我「打擾了~」
亞瑟(看起來很興奮的樣子)
「喔。今天稍微吵一點也沒問題呢。因為隔壁和樓下的人似乎都搬走了。」
我「喔~這樣啊?」
亞瑟「因為不景氣啊。一定是因為付不出這種……高級公寓套房的房租啦。」
這破爛房間的主人振振有詞的說著。
「根本是因為隔壁住著變態吧。」雖然我這樣想著還是保持沉默。

很快的亞瑟打開了電腦點開了影片。
亞瑟「來.囉。這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特級好東西喔~」
雖然我也不是期待了很久,這也說不上什麼好東西,總之還是趕快看吧。
播放開始。

漆黑的畫面上響起了背景音樂。曲子是小時候暑假偶而會在電視上聽到的那首歌,
安達充老師原作的《鄰家女孩》的主題曲《Touch(タッチ)》。
馬上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

然後就如同我預想的,黑色的畫面上浮現了閃爍的標題《Dutch》(ダッチ)。

接著法蘭開始唱起了他的改編歌。
法蘭(假音)
『股間舔了一秒/因為你那快要高潮的眼神/讓我一點技巧都用不上的/孤獨早漏』
雖然法蘭是我(僅限工作方面)很尊敬的前輩,
但這實在太蠢了所以暫停了一下。老實說我笑翻了。

我「搞什麼鬼啊……請把這份熱情拿去用在工作上好不好ˊwˋ|||」
亞瑟「渾蛋,你以為工作和玩樂哪邊重要啊!」
呃,你是兩津勘吉喔。

不知道為什麼背景音樂突然換成了《Voodoo Kingdom》。
從《Touch》換過去也太跳痛了點。
我想說應該只是喜歡JoJo的兩人興趣而已。不過看了畫面以後,意外地還挺合的。
雖然只是亞瑟在和櫻搞而已,不過看來是把不會動的櫻拍成像是在姦屍一樣的氣氛,
而副歌的節奏和亞瑟腰部的動作也有對上。
感覺就是用上了無謂的技術,雖然有夠白濫,有夠不正常,
可是意識到的時候才發現我已看得出神。

看完的感想是,浪費才能的最高境界就是這樣啊。老實說,我勃起了。
不知不覺中居然讓我想到家裡的熊二子。
亞瑟的表情超得意。

我「這啥洨無謂的高品質……」(啊,不小心說出真心話了)
亞瑟「我就說吧?超棒的好東西。」
我「是法蘭先生編輯的啊?太強了……」
亞瑟「他好像以前真的待過某個AV製作相關的地方的樣子。」

竟然是專家。這讓本來還有點崇拜他的我以後該怎麼面對他好呢?
難道下次一起去喝酒時要說『請幫我和熊二子拍一支好嗎?』
怎麼想都不太妙啊。

亞瑟「那麼今天你就當攝影師吧。主演男優是我,女主角是櫻,Ready?」
馬上脫成全裸,把櫻拉出來的亞瑟說。Ready個什麼啦。

亞瑟「吶。」
我「咦?」
亞瑟(看來酒比較醒了腦袋卻還沒,現在想想這段也應該一起錄下來才對)
「咦什麼,女優來了,所以你不是該打個招呼之類或者說個兩句好話讓她有點幹勁,對吧?」
一臉正經的亞瑟。
我再次確定了,啊啊這傢伙果然是個真正的白痴。

但既然是(有點想上的)前輩要求,等等說不定還有我的份,不假裝一下也說不太過去。
所以我試著模仿了下熊二子平時說話的口氣。順帶一提熊二子內建語音系統。

我「啊,醬啊wwww櫻小姐安安啊www今天也是很漂亮的死魚臉呢www」
亞瑟「我揍飛你喔。」
亞瑟對於我使出渾身解數的招呼話不太滿意,一面發脾氣一面幫櫻穿上水手服。
真不愧是個熟練的變態。

亞瑟「算了。那麼攝影就交給你了。」
把攝影機遞給了我。
我「欸,我不太可能做到像法蘭那樣好喔?」
亞瑟「無所謂啦,反正先拍,之後再編輯之類的,總是有辦法處理的。」
好像什麼三流的導演一樣。總之就要開始拍了。

亞瑟「那麼,今天要用什麼主題去拍呢……」
手撐著下巴,露出沉思動作的亞瑟。全裸的。
這種蠢事才不需要什麼狗屁主題──雖然我這樣想著可是亞瑟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就隨便他吧。

亞瑟「好,今天就來弄強暴片吧!」

因為櫻有著根本不會動的問題,看來是要把這個表現成因為恐懼和絕望而動彈不得的樣子。啊隨便啦都給你說就好了啦。
亞瑟「好,就馬上動手吧!」
亞瑟穿上了網購買的,北斗神拳的雞冠頭裝備變身成為Rape Man。
白爛也該有個限度。

不過我想櫻好歹也是矽膠製的高級品(?)吧,容忍度很大的。
像熊二子那種就要小心一點。

開始拍了。亞瑟猛烈的襲向櫻。
亞瑟「嘿呀——!我要用濃稠的精液淹滿妳那張襬架子的死魚臉啊!」
亞瑟從一開始就像賽馬一樣暴衝,high到最高點的喊出了台詞。

啊你還不是也說她死魚臉。

亞瑟「欸嘿嘿嘿!來囉!」
馬上想捅進去的亞瑟。
但是這時候,亞瑟的手機突然響了。
亞瑟「搞什麼,在這種時候……等我一下!」
把櫻放著去拿手機的亞瑟先生突然整個臉色發青。勃起的雞雞也咻地縮回去了。

亞瑟「啊啊,我……沒啦,我和後輩去喝……咦?現在?已經到——!?等、等等。」
亞瑟一臉鐵青的把手機扔下,慌張的把櫻塞進壁櫥裡。
真可憐哪。如果是熊二子可沒這麼好應付。
上次突然有朋友來,我慌慌張張把它塞進壁櫥裡的時候就被狠狠咬了一口。
害我不得不去醫院打破傷風針。

我「喂,是怎了?」
亞瑟「慘了,阿爾(Alfred)要來了,該說他已經在樓下了!」
我「真假!?我先閃了。」
喀啦。聽到了開門的聲音,我們兩個都僵在原地。

阿爾是亞瑟的男友,還挺可愛的,可是感覺像男友被情趣娃娃睡走了一樣,有點可憐。
之前我來亞瑟家玩娃娃的時候也曾經中途跑進來過,把我們痛罵了一頓。
而且阿爾個性又相當認真(在這方面啦,
老是說著變態什麼的,怎麼說也不能隨便叫弟弟變態啊,
何況我才不算是變態好嗎),說實話我們完全無法應對他。

更重要的是,阿爾同時也是我的雙胞胎哥哥。所以其實完全想像不到他們會在一起。
說起來我很驚訝他們一直沒有分手。
冷眼走進房間的阿爾,我把眼神飄開。

亞瑟「嗨,好快呢,哈哈……」
全裸穿著雜魚裝迎接的亞瑟先生,這樣子完全是純度100%的變態。
阿爾「……你在做什麼?」
我也想知道我們在做什麼。

我「沒啦,亞瑟喝過頭了有點醉——」
阿爾「你不能安靜一下嗎?」
我「是的。」
阿爾哥哥眼神凶惡地坐著。這氣氛實在是糟透了。
亞瑟「沒啦,好像真的喝太多了……哈哈……」
邊說著一面脫下了雜魚裝。

總之我們先坐了下來。
阿爾看了看那裝著櫻的壁櫥嘆了口氣。
阿爾「你們又在玩那個玩具了對吧?我要把她拿去扔了喔?」
看來他們兩人對於櫻的事情有相當的摩擦了。氣氛很凝重。
亞瑟「所以我就說她不是玩具,她是櫻啦。」

看來亞瑟在這一點上怎樣都不會讓步的。拜託你看看這場合好不好,為了我的安危。
我們到現在都還睡在相臨房間而已耶。

阿爾「所以就說不要幫她取什麼名字嘛,很噁耶。」
亞瑟「一點都不噁啦。」
阿爾「老實說吧,你覺得那個娃娃比我還好對吧?」
亞瑟「欸沒啦,這也……」
阿爾哥哥現在也一副能放出替身使者的氣氛。場面好凝重。
亞瑟啊算我拜託你你在這邊就先退讓一下吧。我還想回去跟熊二子安度晚年。

沉默了一陣子。媽呀我超想回家的。
不對,應該說我超想回到只有熊二子和我所在的溫馨小世界的。
「那麼,如果說你不把那個扔掉我就會死掉呢?你會怎麼辦?有真人還不夠嗎?」
阿爾眼神陰沉的咕噥著。不妙,要是這邊選錯選項就要直奔Bad End了。
「欸……那個……嗯……」
竟然選擇保留回答的亞瑟。啊,看來是沒救了。

阿爾「哦。這樣啊——」
站起身的阿爾背後散發出了黑色的火焰。慘了慘了……亞瑟先生真的要像雜魚們一樣被打爆了。
我腦中想著該怎麼逃跑才好,這時阿爾有了意料外的反應。
「……(吸)……(吸)……」
阿爾哭起來了。

亞瑟「啊……」
阿爾的鼻涕像是水庫潰堤一樣。說真的有點髒。
也是啦如果想到自己竟然贏不過一個情趣娃娃,誰都會想哭。
這樣說起來到底為什麼他們兩個會交往啊。他喜歡廢材型的嗎。
雖然說亞瑟是廢材可是有著不可思議的魅力之類的我是可以理解啦。
畢竟我也不是沒想過哪天或許可以上他之類的。
當然只是想想而已哦。

亞瑟嘗試著安慰他可是阿爾用手把他揮開。

就這樣哭了10分鐘左右吧,阿爾總算是沉靜了下來。
亞瑟「是我不好……」
總之先道歉的亞瑟,而阿爾像是擠出來般的回了話。
「為什麼我就不行呢——」

亞瑟「沒有啊,沒有不行啊。」
阿爾「你說眼鏡比較好看我就去退掉隱形眼鏡了。」
亞瑟「嗯,很適合你喔。」
阿爾「你說我那邊有臭味我也去醫院檢查了。」
亞瑟「呃,嗯,抱歉……」
老實說這邊我還挺想笑的,努力的忍住了。

亞瑟試著說服總算冷靜下來的阿爾。
亞瑟「嗯啊,真的很抱歉,讓你這麼不愉快……」
阿爾「……」
亞瑟「因為啊,吶,我實在太喜歡你了,總是忍不住想對你撒嬌,使使性子嘛。」
阿爾「……」
亞瑟「真的很對不起……就別生氣了。」
阿爾「……嗯。」

總之,狀況終於收拾了。停了一下後感覺他總算是消氣了。
我完全被當成電燈泡。可是就在此時——

阿爾「那麼,你願意把那個扔掉嗎?」
亞瑟「不可能。」
立刻就回答了。你稍微有點學習能力好嗎。

突然整個氣氛又開始怪怪的了。
阿爾「啊?」
聽了亞瑟的回答,阿爾的集氣條又開始大幅上升了。亞瑟也開始有點慌張了。
亞瑟「沒啦沒啦,不是什麼要扔掉還是不扔掉的問題啦,吶。」
阿爾「……」
亞瑟「櫻也是,嗯,我很重要的,呃,那個嘛,嗯。」
阿爾「……」

亞瑟「對吧?人要是不吃飯不喝水也不能活嘛,嗯。」
阿爾「……」
亞瑟「喏,你也是大人了所以應該懂吧?」
阿爾「……」

我第一次聽到這麼爛的說詞。

亞瑟越描越黑。
當然的,阿爾的氣條也快集滿,要放大招了。此時亞瑟竟然送了個『沒問題』的眼神給我。
哪裡沒問題了啊。其實你酒根本還沒醒吧。
看來亞瑟是把阿爾的沉默當作被說服了的樣子。你的眼睛是高性能的破洞是吧。

不妙。阿爾好像快抓狂了。我揮動身體做了一個暗號給亞瑟:總之先暫停一下吧。
但不知為何他看了之後竟然豎起大拇指回我一個『Good!』的動作。
大概是把我的動作當成『就是這樣!衝啊!』的樣子。

那種眼睛不要也罷。
早知道今晚應該赴法蘭先生的約。我寧可冒著屁股被捅的風險也不想死在這裡。

不管慌亂的我,想要把話題收尾的亞瑟。根本是在火上加油。
亞瑟「所以啊,吶,阿爾要不要也——」
亞瑟把雙手搭在阿爾肩上,用他最燦爛的笑容做出了結論(扣下了扳機)。

亞瑟「——試試看4P啊?如何?」

阿爾無雙開始了。

阿爾「開什麼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爾抓起了菸灰缸往亞瑟的側臉上貓了下去。亞瑟就維持著那智障的笑容被敲飛了。
阿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爾把桌上能丟的東西都扔出來了。一把剪刀從我脖子旁邊飛過去。

亞瑟的臉撞到了電腦,結果那個《Dutch》又開始播放了。
『股間舔了一秒/因為你那快要高潮的眼神』
亞瑟「喂,冷靜點啦!」
亞瑟試著抓住阿爾的腰,結果被壓在地上痛打。

『讓我一點技巧都用不上的/孤獨早漏』
阿爾「去死!去死啦!你明明連我弟弟都想要!就是不肯放棄她!」
他的樣子真的是要殺了亞瑟。這種時候我再不幫忙就不妙了。

我的計畫:從後面伸手去揉阿爾的雞雞→阿爾「咿呀!?」→亞瑟脫逃。
我可以揉到雞雞,阿爾可以避免變成殺人犯,亞瑟先生可以獲救。
完全是個三贏的方案。馬上動——

嗯?是不是哪裡怪怪的。不管了,馬上動手。

感覺自己要變成Rape Man了般屏住了氣息。嘿嘿,你背後充滿空隙啊!
趁他在專心地痛揍亞瑟,我從背後襲擊。
來吧!像個娘們似的一樣發出哀嚎吧!於是我伸手抓住了他的雞雞。然後——

我「咿呀!?」
阿爾頭也不回的回了一拳,正中我的睪丸。我像個娘們似的發出了哀嚎,
有一瞬間整個人失去意識了。

但是這還是值得。阿爾總算是停手了。
可是他的怒火完全沒有收攏的感覺,他跑去了壁櫥把櫻拖了出來。
亞瑟「喂!你——!」
阿爾「啊啊啊啊啊!!」
阿爾衝向了窗戶,至少30公斤重的櫻就這樣被他拉著走。

不過阿爾從小就有非比尋常的驚人怪力,倒也不會讓我太過驚訝;
比較可怕的是亞瑟,他的臉現在看起來就像顆豬頭一樣,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他是亞瑟,走在路上我都不一定認得出來。結果亞瑟居然還有力氣大吼大叫,
看來櫻對他來說真的很重要。

就當我想著「不會吧!?」的同時,阿爾把櫻從窗戶扔了出去。
我和亞瑟「喔啊啊啊!?」
櫻順著窗戶外的樓梯很快的滾了下去,像個雪橇一樣。
旁人看起來應該完全是個殺人事件吧。

阿爾「啊啊啊啊啊!!」
阿爾一口氣衝出了房門,整個是狂戰士狀態了。

滾落的櫻,頭也不回的阿爾。美少女遊戲也沒有這麼好懂的分歧選項吧,正當我這麼想,

亞瑟「櫻啊啊啊啊啊!!」

毫不猶豫的衝向娃娃的亞瑟先生。這傢伙沒救了啊。

我「等等啊亞瑟,至少穿個內褲啦!」
總算制止了差點全裸衝出去的亞瑟。

我「櫻我去回收,你快去追阿爾啦!」
亞瑟「啊,啊啊,對,交給你了!」

結果大概因為太慌亂了,亞瑟又重新穿上那身雜魚裝。眼睛死盯著櫻的方向。
唉這白痴沒救了。

兵分二路,我前去回收櫻。
下了住宅後門的樓梯,馬上就可以看到櫻倒在那邊。
結果我看到一位警察。

耶?好像不太妙?

警察遠遠的盯著我看。
一頭金髮,身材比誰都還要高上不少。額頭右邊有道細長的疤。
看起來就是個不好惹的傢伙。
我假裝成出來透透氣的居民,可是一直喘氣又全身是汗的看起來超可疑的。
但是要是櫻被他發現就真的Game Over了。

因為在居酒屋的時候喝了酒又吃過冰淇淋導致影薄技能也失效了。
先手必勝,就由我這邊去主動接觸警察吧。

我「晚安。」
荷蘭「……晚安。」
他看我的眼神完全是把我當成可疑人物了。

我「……怎麼囉?」
我試著把它當成別人家的事情。
荷蘭「……似乎有一群醉鬼在大鬧的樣子。」

他的表情如同是想要大喊「就是你們啦!」一般,還好他似乎是忍住了。
而且看起來好像習慣了這種事情的樣子。

我「啊啊,又是那個老爹啊……他每次鬧一鬧很快就會睡了的啦。」
我試著把事情嫁禍給不存在的老爹。
荷蘭「……這樣啊。話說,你怎麼看起來很慌張的樣子啊?」

我馬上在腦中分析了攻略。櫻被看到→Bad End,不然至少也會被說教。
沒辦法了只好繼續掰下去。

我「沒啦,我來前輩家玩,結果沒注意到女友一直打給我。
要回電的時候發現屋子裡收訊不好所以急忙衝出來而已啦……」
荷蘭「……喔——」
當然我沒有什麼女友。等他回我「啊你有女友喔'="=」之類的時候我假裝惱羞就可以撤退了。
嘖。雖然很想說我的女友就只有熊二子而已,我對她是認真的。
不過這樣回答的話一定會被當成腦筋有問題的現行犯抓走的吧。

結果有個女性友人打來了。
打來的是一個超機車超煩人的女性朋友,不過這時候打來還是幫了個忙。
繫著蝴蝶結的銀白長髮很漂亮,臉蛋不錯,胸部非常大,
雖然她一直說自己下面也是毛茸茸的可惜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家裡有個會變態變態地罵人的哥哥就夠了,沒必要再多個手裡隨時握著鐵鏟的恐怖傢伙。

安雅『喂~你在幹麻~?』
我「啊啊抱歉啦,我真的很愛妳。」
我背對著警察開始一直道歉。
安雅『咦?什麼?欸?』
我「真的很對不起,我心中只有妳啦。」

警察總算嘆了口氣掉頭走掉了。真是太危險了。

我快不行了,結果電話那頭的人就給我當真了。
安雅『啊,真的啊?如果你想和我交往我可以考慮看看喔?』
我「謝謝妳喔不過暫時不需要。」
安雅『你說什~麼~コルコル~』
我趕忙把電話切掉,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雖然有夠假,不過至少警察撤退了。
我用最快速度把櫻回收搬回房間。這東西真是他媽的重啊,要是被誰看到我就活不下去了。

總算把櫻帶回去了。喘兩口氣亞瑟就打電話來了。
阿爾當然不肯接電話,附近可能去的店也都沒看到他。
我「那麼我去車站附近找找吧。」
怎麼說畢竟是打從娘胎就生活在一起的兄弟,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
我踏上了晚上的街道。

跑到車站前,看到阿爾坐在旋轉花壇邊。
看來是比較冷靜點了
……雖然我這樣想,可是近看發現他一面喃喃自語,一面一根一根的拔著花壇裡面的雜草。

超可怕的。

這樣空手去實在不太保險,我去自動販賣機裝備了可樂後繞到他身後。
我把罐身按上了他的臉頰。

阿爾「唔喔!?」
阿爾發出了像是個老頭子般的聲音。幸好,
我還想說他會不會真的發出『咿呀!?』之類的少女聲音的說。

他注意到我了,對我投注了充滿敵意的視線。我只能對他曖昧的傻笑,
總之趕快把可樂塞給他。

阿爾「你來做什麼?」
我「欸,這個嘛——」

冷靜想想,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來這做什麼。

我「總之,那個,亞瑟也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氣的啦……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反正就先試著幫亞瑟說點好話。
畢竟我們至少是一起玩娃娃的同伴。雖然我還是不打算把熊二子借給亞瑟。

阿爾「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
回答的聲音中有點寂寞,不過看起來是冷靜多了。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
我就趁機問了一直以來的疑問。

我「阿爾哥哥,你為什麼會喜歡亞瑟呢?」
說正格的,他是個很有魅力的人,可是如果我是女性我絕對不會選這種東西當男友。
何況又是個娃娃狂熱者(Dutch Manic)。像安雅一定也會逼我把熊二子扔掉。
阿爾「……喜歡上了就是喜歡啊,沒辦法。」
也是啦。

兩個人喝著可樂沉默了一陣子,阿爾一點一點的說了。
喜歡亞瑟的地方,和亞瑟的回憶,亞瑟說過的名言……
聽得肚子裡全是二氧化碳的我都快起雞皮疙瘩了。
然後,阿爾終於切入核心了——

阿爾「……我想啊,他會那麼依賴那個玩具,說不定是我的錯。」
我用溫柔的表情在旁邊聽著。『是因為下面很臭嗎』,雖然我這麼想可是當然沒說出口。
下面很臭的話就翻開來洗乾淨啊,你能想像沒洗過的熊二子嗎。
就算很痛慢慢拉開也是可以的。老爸是不是忘記教你了?

阿爾「其實啊,我也對一些特別的Play有些興趣。當然不是像你那種。」
阿爾或許因為剛才發生太多事情,又或者因為已經半夜所以有點亢奮。
總之好像很有趣我就默默的聽著。感覺就是「嗯嗯然後咧」這樣。
不過「像我那種」是什麼意思,熊二子不好嗎。

阿爾「好像有點,太勉強他了,所以——」
氣氛又開始不太對勁了,阿爾拿出了手機。

阿爾「前陣子,因為有點興趣,所以就試著用了這個東西。」
他一面說一面用手機調出了照片。我發現他把亞瑟寄給他的訊息全部都保存下來了。

我看了照片整個人就噴出來了。(是上面,不是下面)

照片裡是只有在色情漫畫裡才看的到的超巨大按摩棒。

靠www用到這種東西你們是多淫亂啊wwwww,
我想如果是熊二子一定會這樣說的。而且亞瑟為什麼要寄這種東西給他啊,情趣嗎。
還是說他們是在討論應該嘗試哪一種型號?
我是知道有的1號也不排斥捅人的時候玩一下自己的前列腺助興啦,
不過沒想到哥哥竟然這麼重口味……

他發現了我臉上露出的微妙反應。
阿爾「不是不是啦!不是我用的啦!?不要用那種表情看著我!我才不是變態好嗎?」

什麼嘛www所以說這個是給亞瑟用的是吧wwww,
心中的熊二子繼續嘿嘿嘿地笑著。

…………咦?
咦?咦!?

阿爾的聲音中帶著些愧意。
阿爾「因為他啊,老是說什麼玩後門很舒服啊之類的……
結果我好像有點太超過了……哎你知道人有的時候就是會得意忘形嘛。」
我「你該不會同時用這東西往亞瑟的屁眼……」
阿爾「……嗯,似乎真的很痛所以中途就停了。那之後,他就不太和我做了。」

有點難為情地低語的阿爾。原來你也是變態喔。
所以才整天變態變態地罵我們是嗎。
還是說玩情趣娃娃是變態玩雙龍入洞就不是了嗎。居然這麼大一隻,嘖嘖。
下次貿然嘗試之前至少先從拳交甚至初步擴張開始吧,拳交不知道的話估狗一下就有了,
拜託不要連這種事情都要弟弟教你啊!

之後的發展好像是——
想從那可怕的Play中逃出來的亞瑟上網試著尋找其他的情趣用品,
結果遇到了櫻,一見鍾情→開始同居這樣。最愛也從真人巨根變成情趣娃娃。

對阿爾來說是晴天霹靂吧,雖然對亞瑟來說應該也是啦。
最喜歡的後門Play反倒變成心靈創傷什麼的一定很絕望。

唔喔……我開始有點同情亞瑟了。仔細瞧瞧那玩意兒,要是整根塞進去內臟應該會移位吧。
就是A片裡面撐得肚子都會凸出來還不斷嗡嗡嗡嗡努力扭來扭去的那種。
更不用說阿爾的尺寸和我基本不相上下,(等等,我可沒有自誇的意思哦)
是我的話大概會陽萎好一陣子。熊二子也一定會為此哭泣吧。

我「阿爾哥哥,這有點太超過了喔。」
阿爾「果然吼?」
我「阿爾哥哥也不希望對方強迫你做些太超過的Play吧。」
阿爾「嗯。至少也先從3P開始,4P太超過了。而且其中一個對象還是雙胞胎弟弟。
早就知道他喜歡這種的所以更不能隨便答應。」

當然啦看你把亞瑟揍成那樣我還是忘記自己曾經想過如果有機會要上亞瑟的事情好了。
我「阿爾哥哥,雖然說你討厭亞瑟的娃娃,可是如果是事情這樣的話,
感覺好像又有點沒立場說話了……」
阿爾「嗯。」
看來他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了。
我「總之,我叫亞瑟過來,你們兩位好好談談吧。」

我走到一旁,打電話給亞瑟。
亞瑟「這邊是亞瑟,櫻平安無事,Over——」
Over個屁啊。聽起來像是打擊過大回家的路上又在自動販賣機前灌了好幾瓶罐裝啤酒。
我「我當然知道啊,是我搬的。話說你怎麼回去了。」
亞瑟「因為我找不到阿爾啊……然後我又擔心櫻的狀況……你管這麼多幹嘛啦。」
亞瑟說著一些像個小學生一樣的理由。

我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我「……我想是不會吧,可是你該不會回去和櫻來一發了吧?」
亞瑟「…………」

你.怎.麼.沉.默.了。

我嘆了口氣。這傢伙實在是………………
亞瑟「……」
我「沉默就是默認了喔。不老實招的話我叫阿爾哥哥帶著按摩棒去你家找你好了。」
亞瑟「沒有做啦!我可是完全沒做喔!只有一點點應該不算吧!?」

一點點是啥洨啦。熊二子一定會這樣說的吧。

看來亞瑟的創傷完全甦醒了。
我「好啦隨便啦,現在阿爾在車站前面,你快點過來。」
亞瑟「我知道了!等我兩分鐘!叫他把按摩棒收起來!」
創傷的力量讓亞瑟只花了一分鐘左右就來到車站了。

總算和亞瑟碰頭了。腫得跟豬頭一樣的帥臉有點變形,不過好在感覺沒有傷得太嚴重。
不知道為什麼他穿的西裝裡面都皺巴巴的,而且一手拿著漢堡,另一手抓著廁所的滾筒衛生紙。
這麼短的時間裡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我們倆有點被他的狼狽樣嚇到了。亞瑟在那邊不停的喘氣。

亞瑟「……阿爾……這個,給你吃。」
他遞出了漢堡。什麼跟什麼。三更半夜的所以這難道是他放在冰箱裡的自製漢堡嗎。
我(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喏,阿爾哥哥,你看亞瑟這麼努力的在找你呢……吶?」
總之我試著想把它掰成一段佳話。

奇蹟發生了。
阿爾「啊,前幾天我說過我想吃麥當當的漢堡,你還記得啊!」

真的假的?幹的好啊,亞瑟!雖然不是麥當當的!
……當我這麼想著,結果亞瑟露出一副扭捏的表情。

亞瑟「欸?嗯,啊,啊啊,對啊?」
他臉上堆了個曖昧的笑容。原來如此,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啦。
如果阿爾已經不生氣的話就會乖乖吃下去的。

算了至少結果是OK。阿爾感覺也沒問題了,咬著漢堡時居然沒有嘴賤嫌棄它;
更重要的是我看酒又醒得差不多的亞瑟HP也快歸零了。

突然一股空虛感湧上來……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總之趕快把事情做個總結。

我們去了附近的家庭餐廳。
亞瑟「欸,那個,真的很抱歉……」
阿爾「不,是我不好。」
看來是和好了,這樣應該可以收工了吧。

可是這樣結束的話阿爾好像有點可憐,畢竟是哥哥嘛,
禁欲那麼久也挺慘的,作為懲罰也算足夠了,我就補上一句——
我「太好了呢,阿爾哥哥。作為補償,亞瑟說願意答應你一件事情,任何事情都可以喔。」

阿爾「真的!?」
他看起來好開心。
亞瑟「咦?喔,喔喔。只有一件喔。」
亞瑟似乎又開始擔心他的屁眼了。反正事情總算可以收尾了。

這之後,他們兩個談了一下。

——娃娃一個月左右只能用一次。
——不可以再用兩種以上的異物同時捅進亞瑟的屁眼。
——不要去碰股票和外匯。

他們締結了三個條約,兩個人又和好了。



(完)


大家辛苦了——

剪刀飛過脖子旁邊的時候我真的以為我死定了……
熊二子還在家裡等我隨便死掉什麼的可不行哪。
不過說起來真正瀕死的是亞瑟,就請別在意這麼多了。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No title

我還以為亞瑟會是被捅的娃娃(揍飛)

Re: No title

>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也在想壞掉的到底是原po還是我(欸

> 我還以為亞瑟會是被捅的娃娃(揍飛)
!!!!! 感覺也不錯(不XDDDDDDDDDD

No title

如果亞瑟是被捅的娃娃情節大概會是:
亞瑟其實是受到詛咒才變成娃娃,
唯有被XX一千次才能解除詛咒(!)
阿爾無意間達到這個數字(......)
從此以後他們過著性福快樂的生活(好爛的結局)
其實如果每天一次的話,只要兩年半再多一點阿爾就可以解開詛咒了呢!
(你滾!)

Re: No title

> 如果亞瑟是被捅的娃娃情節大概會是:
> 亞瑟其實是受到詛咒才變成娃娃,
> 唯有被XX一千次才能解除詛咒(!)
> 阿爾無意間達到這個數字(......)
> 從此以後他們過著性福快樂的生活(好爛的結局)
> 其實如果每天一次的話,只要兩年半再多一點阿爾就可以解開詛咒了呢!
> (你滾!)
太便宜阿爾的魔法故事了wwwww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短篇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架空 R18 UNLIGHT 國擬 濡沫涸鮒 星幽界 撲克 西仏 亞瑟王者之劍 plurk 合本 Pottertalia Uther Arthur Vortigen 48hours 改寫 萬聖 音樂劇 西法 Mercia 英米 Bill 惡魔 全員向 BBCSherlock Bondlock 00Q 露中心 AlfredxArthur 露墺 英仏 WonderfulLife 怪獸大學 普墺 墺洪 親子分 法墺 瑞仏 露洪 阿傑爾 英法 獨普 英挪 金牌特務 法奧 米法 姊嫁物語 獨北伊 なつの 喬魯克 仏列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