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補][2ch]射在黑道大哥臉上結果發生不得了的事情APH版(R18)


* APH三次惡搞改寫,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原翻譯:射在黑道大哥臉上結果發生不得了的事情

- paste修整
- 露(加)白,微法→加→英





閒人就陪陪我吧。
我隨手寫寫,有閒的人就看看吧。

我,業務員(不是變態)。喜歡風俗店。
A先生,前輩業務員。超愛風俗店。方便起見化名成亞瑟好了。
兩個人都是汽車的銷售員。


平常在休假日前亞瑟先生都會帶我去一些各式各樣的風俗店。
亞瑟總是能找到一些給人「你麼找到這家店的啊?」,「這種店沒問題吧?」,
這類感覺的店。
而且那種店通常我們去過後一兩週後就會消失了。
那一次也差不多是這種感覺般的危險的店。

那一天從上午開始亞瑟就超乎尋常地興奮。
亞瑟「這次的店可真是不得了啊!絕——對——不要給我帶會洩漏我們身分的東西去喔!」

上次他對我說「沒問題,很普通的店啦」,
結果是一家可以一次找兩個進行式中的變性人玩3P的店。
(可怕的是我還是勃起了。在意料不到的地方發現自己的新底線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哪。)
連這種人都這樣說了,我心中一半是期待,一半是不安,完全沒心情工作。

我「今天是要去怎樣的店啊?」
亞瑟「嘿你就拭目以待吧。這可是我這個風俗王推薦的店啊。」
邊說邊擺出了勝利姿勢的亞瑟這麼說。

上次我看他擺出這個Pose的時候,結果那次兩個人最後都被仙人跳。害我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啊啊熊二子,請妳務必保佑我。順帶一提熊二子是我的女朋友。

到了晚上,我們搭著亞瑟的車前往目的地。
亞瑟
「吶吶,我等等射的時候要像壽司店的師傅一樣大喊『射☆精~☆』!啊你也記得要喊喔! 」
我「……我絕對不要。」
這種還沒喝酒就醉了大半的囂張模樣是怎麼回事?

我和亢奮得有點煩人的亞瑟先生花了1個小時到了目的地。
如同預料的,是個離鬧區很遠的住宅區公寓。
依照我過去的經驗,這種場合大概有6成是外國人,3成是仙人跳,
還有1成是某種非法的店之類的吧。

亞瑟「這邊的Level真的是超高的啦」,他整個人超開心的,
透過西裝都看的出來明顯的已經勃起了。
到了公寓的某一戶,有個超小的,像是風俗店的門牌的東西貼在門上。
亞瑟按了門鈴。

透過門鈴傳來個「是的?」的聲音。亞瑟對著門鈴的攝影機秀出了他的會員証。
啊,是會員制的,那看來仙人跳的機率稍微低了一點點……吧。
門打開後,一位在束起捲髮上戴著可愛髮箍的粗壯外國大叔走過來對我們對我們說了聲歡迎光臨。

稍微張望了一下,裡面的空間意外的寬廣。亞瑟把手續都辦好了,臉上掛著微笑回來。
亞瑟「90分鐘3萬元。馬上就要進去了,啊你可別太快就去了喔?」
我想風俗店的好處之一就是可以說些低級冷笑話吧。

因為是第一次來,大叔就和我們說了一些像是禁止事項的說明。
簡單說除了挖角以外什麼都可以喔(^O^)/。哎呀真是的,這麼寬大。

之後我去沖了澡,到房間裡等小姐。心中對於要來的人是怎麼樣的人呢充滿了期待與不安。
隔壁的房間傳來了沒什麼聽過的語言的喘息聲。所以是外國人系的?
剛才說的Level很高該不會是在衣索比亞那邊來說等級很高的意思吧?至少也要以北極海來算嘛。
我想著這些,然後傳來了敲門聲。

我「請進——」
女「晚安。」
感覺好像有點沒精神的聲音。唉呀,看來這次沒中嗎?
結果她進來的瞬間我就把這份顧慮都拋到九霄雲外了。
什麼啊,這妹超正的啊。

女性「初次見面你好,我是娜塔莎(NaTaSha)。」
我「初次見面妳好……唔喔。」

娜塔莎小姐一面打招呼一面握住了我的老二,冷酷地對著我微笑。
雖然笑得很可怕握住老二的手卻很親切。哎呀真是的,這麼淫亂。
我在心裡說服自己,搞不好是那種看起來很兇狠實際上非常火辣的反差類型。
娜塔莉亞「……稍微享受一下吧。」

娜塔莎小姐看起來就像是真人版的格蕾特姊姊一樣,不過同時超正的,身材也很好。
長得像洋娃娃的她整個人看起來超煽情的,從頭到尾都沒離開過我的老二。
而且叫聲好大。正在做的當中還會掐住我的脖子,感覺就是個超喜歡做愛的人。應該啦。

補充一下。
有些風俗店會在小姐的個性欄位寫上淫亂,可是這位小姐感覺完全就是另一個等級的。
甚至會讓人想到她是不是有性愛依存症或者是色情狂之類的症狀,就是這麼激烈。
實在很不可思議啊,明明從頭到尾都僵著一張臉,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掏出短刀跟人同歸於盡的恐怖傢伙,
我卻確實感受到她內心澎湃的熊熊烈火了。

然後作為娜塔莎對手的我也開始越來越亢奮,越搞越上火。
我「啊啊要出來了——!」
娜塔莉亞「……來吧。」
我開始衝刺,然後隔壁突然傳來一個白爛的聲音。

『射☆精~☆!』
不會真的是衣索比亞等級的高Level美女吧。
要是哪天真的搞到亞瑟的時候他也這樣玩我一定會當場軟掉。

同時,店門口那邊好像傳來了有人在爭執的聲音。
這兩邊的聲音害我有點軟了。咦,出狀況了?該不會是仙人跳吧?
我加速衝刺,想在麻煩的事上門前趕快解決閃人。
結果在快要出來的時候注意到一陣重重的腳步聲在往這個方向過來。

咦?是不是非常不妙啊?
我想起了之前亞瑟帶我去的店發生的事情,那次我們射了之後馬上有黑道人士衝進來。
結果真的有人把門踢開了,一個看起來好像是黑道(?)的人進來了。
看到這似曾相似的場面,我把皮繃緊了。

黑道「你們在玩什麼好玩的遊戲呢~コルコル~」

黑道發出了謎樣的語助詞。好像他很亢奮的樣子。但是我們這邊也沒停下來。
雖然他整了個大鼻子(應該,除非是俄國佬否則誰有那麼大的鼻子啊)又戴著超長的厚圍巾,
可是這傢伙怎麼看都只是個高大的笨蛋罷了。
「如果是這傢伙的話我還贏得了」,洨衝腦的我在心中這樣下了結論,就不管他了繼續動腰。
娜塔莎也完全不管那個亂入的人繼續掐住我的脖子。真是個厲害的女人啊。

黑道「欸~這樣不行啦~コルコル~」

我們倆就連有人亂入都不停下來,黑道的臉上露出了6分困惑加上4分無趣的表情。
不過雖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他還是繼續用手槌著床頭發出怪聲。
怎麼好像下一棒打者一樣。

結果娜塔莎小姐因為第二棒的登場反而叫的更大聲了。真是個有膽識的女性啊。
可是一想到這可能是仙人跳就害我不太高興了,我決定要沒經過許可就射在她臉上。

我「啊啊!要出來了!」
我在心中大喊「熊☆二子——!」,同時也射在她臉上。
娜塔莉亞「……!」
黑道「咦唔?」

結果大概是太興奮了,大部分都噴到了第二棒的黑道大哥臉上。
我趁大哥退卻的這個機會抱著我的衣物衝了出去。

以防萬一,我從二樓跳了下來後馬上找了地方躲起來。
真是差一點啊……稍微模仿了一下城市獵人的台詞。全裸的。
啊亞瑟大概是不太妙不過算了他自作自受……我放棄了,決定在這邊等他。

然後我在停車場等了20分鐘左右亞瑟出現了。
亞瑟一面走著一面哼著歌。咦?他沒事?

我想說他一定是捲入什麼麻煩事了,便衝過去抓住他的肩膀。
我「你沒事吧?」
亞瑟「怎麼會沒事!蘿莎(小姐的名字)實在太棒了!老二的新陳代謝高手呢!」
邊說邊露出了謎一般得意表情的亞瑟。他在說什麼啊。
為什麼喝醉之後都會變成不認識的另個人啊ˊ3ˋ。
為什麼我總是跟這個人嘻嘻哈哈鬼混一塊呢ˊwˋ。

總之先回到了車上,我把黑道闖進來的事情和他說。
亞瑟「啊。難怪我有聽到有人在那邊跑步的聲音,原來是你喔?」
我「欸,我以為又是仙人跳你被他們抓住了之類的?」
亞瑟「不,我很普通地出來的。」
我「咦?那我那邊是怎樣……」
亞瑟「不知道吶。不過照這樣說,下次要去就不太方便了呢,那一家很棒的說——」

亞瑟似乎打從心底感到遺憾的樣子。原來你還想去啊。

結果之後也沒有搞懂當時到底是什麼狀況,之後一個月也沒有再去那家店了。
雖然怕黑道可是說實在的我還真想和娜塔莎小姐再來一次吶。

直到某天工作的時候,亞瑟很高興的對我說,
亞瑟「喂,有客人囉。」

好——,我簡單的回應後進到了店裡。然後立刻作了個U型Turn回來。

黑道大哥在那邊看著新車的型錄。

亞瑟「怎麼了?」
我「欸,那位就是之前的黑道大哥啊!」
亞瑟「耶?真的假的?」
為什麼你看起來好像很高興啊,我對那張臉湧起了殺意。

大得像是整過的鼻子配上我真想問哪裡才有賣啊的超長厚圍巾,穿著土褐色大衣的黑道大哥。
在這種家庭向的店裡實在是再顯眼不過了。店裡的其他客人們都一直在偷看他。
他好像在找人似的東張西望。欸欸,相當的不妙啊。

我的心臟跳個不停。咦?咦?咦?
不不我一定是認錯人了只是錯覺啦就算是真的也只是偶然啦。
此時,我負責的一位客戶來到店裡了。
啊啊,亞瑟說的客人一定是這位啦!我就朝著他走過去。

我「歡迎光臨!我們久候您的光臨吶。」
一面用著比平常多三倍的笑容出來迎接,一面偷瞄黑道大哥的動向。不妙,大哥盯著我看。
看來我是完全被他鎖定了。

看來真的是沒辦法了,就只好當面對決了。Let's黑道。
我「歡迎光臨。請問是來看車的嗎?」
伊凡「啊啊,我是來找東西的沒錯唷……來找你的。」
他用手指指著我,彷彿帶著BANG!的音效一般。我感覺好像每根頭髮都被往後吹倒了。

我「啊,醬子啊ˊwˋ」
我只能露出個曖昧的笑容。

我「欸?為什麼呢?」
嘗試著努力的抵抗的我。黑道大哥他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黑道「コルコル~在西伯利亞天堂(店名)還玩的盡興吧?你忘記了嗎?吶,馬修(我的本名)先生?」

不行了,這下真的慘了。
從來沒有人能正確喊出我的名字。連熊二子平常叫我的時候都只能發出『馬呦~呃嘰』之類的錯誤音效,
能正確喊出我名字的傢伙絕對不是隨便應付就可以打發過去的凶神惡煞。

我「啊,非常抱歉,有其他客人找我——」
總之先想辦法撤退。但是,此時大哥作出了意外的舉動。

黑道「欸——客人?那,就給我這台吧?」
他在產品目錄上隨便指了指。
黑道「你推薦一台吧,就照你開的價格買。這樣我也是客人了吧?」
我「啊……咦?」

老實說,此時我最害怕的是不知道為什麼會被他查出我的身分。
不會連熊二子都被掌握了吧。

然後大哥給了我一張名片。
黑道「總之詳細的細節就來我這邊談吧。七點整,我等你唷。」
我「咦——咦?」
黑道大哥爽快的回去了,留下在原地發愣的我。

欸……?這該怎麼辦啊?總之我先回去和店長討論。
愛德華「喔喔,馬利,賣出一台了!」
馬上就和本店連絡了。就是這樣所以我才討厭商人。

我「不是吧,店長,客人還沒決定啦——而且這種的不太妙吧。」
愛德華「唔?他不是說要買了嗎,這樣就算是預賣了哦。」
他把不想聽的部分全部都當耳邊風。

說真的該怎辦啊。說起來那傢伙幹麻買車啊?仔細想想這種狀況就算當場被揍也不奇怪——
難道是為了確實把我幹掉所以才找我去他家……?咦?
不管怎麼說感覺逃也逃不掉了。
我「我知道了……我和他約七點,到時我就過去。不過,請讓亞瑟先生和我同行吧。」

爽快地答應了,雖然亞瑟頗有微詞可是被我用4打啤酒(罐裝)收買了。
循著黑道的名片到了地址,是個像間小公司一樣的地方。

我「那麼我就去了,說正經的:要是一個小時後我沒和你聯絡就麻煩報警吧。」
亞瑟「好——好知道知道了。小心點喔——」

亞瑟滿足地喝著罐裝啤酒。我的殺意又湧起來了。
不過一想到讓人引起殺意說不定是我,整個情緒就Down下來了。
時間到了。沒辦法了只好去到黑道的所在地。

我「打擾了……」
一進事務所馬上有一位年輕小夥子出來招呼我。
萊維斯「咦——?」
他頂著一頭蓬鬆短髮,臉蛋圓圓的眼睛也圓圓的,就像哆啦A夢一樣。
沒有小指頭這點也很像哆啦A夢,不過應該是因為意外吧,因為他不僅小指,連無名指也沒有。
倒是熊二子只有兩根手指呢,果然是沒辦法的事情。
不能強求的啊。

我「那、那個,我來和伊凡(黑道大哥)先生談有關購買新車的事情——」
萊維斯「……」
哆啦A夢死盯著我看。
伊凡「喔喔,你來啦。」
大哥從裡面走了出來。

萊維斯「大哥您辛苦了!」
然後大哥一出來就——

伊凡「不可以亂嚇客人唷?コルコル~」
——咖拉!
彷彿很自然似的拿起了水管朝哆啦A夢的頭上敲了下去。到底是哪裡來的水管啊。
萊維斯「欸欸欸欸欸是的!非常抱歉!」
頭上流著血,一面努力道歉的哆啦A夢。
第一次碰面的時候,我居然還想著應該能贏的,對不起我錯了。當時洨衝腦的我才是真正的笨蛋啊。
沒辦法啦,這個人實在太習慣於施展暴力了TwT。

伊凡「麻煩你帶他進來吧。」
萊維斯「是是是的!請從這邊請!」
被敲頭後變得更加親切的哆啦A夢帶我到了裡面去。

我被帶到了間充滿惡趣味的接待室,被一堆看起來很貴的擺設給包圍。還有各式各樣的水管。
話說這年頭當黑道不是已經沒那麼賺了嗎?還是說該有的從來沒少過?

伊凡「總之先坐下吧。」
他催促我坐下。兩人開始了man‐to‐man的對話。

伊凡「吶,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被找來的理由了吧?」
我只能露出曖昧的笑容。我想著,要被殺了嗎?
結果他問我要不要喝點伏特加。

不,我是開車來的。我如此拒絕他也爽快的作罷了。
伊凡「真可惜。那,我就自己喝吧。」
哆啦A夢又被叫來了,他頭上的流血還沒停。
大哥要哆啦A夢幫他拿伏特加來,然後不知為何就把我晾一旁開始兀自對著哆啦A夢交談。

伊凡「你喜歡車嗎?」
萊維斯「是的,喜歡。非常喜歡!」
大概就像這種感覺的對話不斷進行著。
雖然偶而會把話題帶到我身上,我也只能隨口回個「啊,醬子啊ˊwˋ」之類的。

這期間有數次哆啦A夢想伸手去擦頭上的血跡,結果被大哥用眼神制止了。
說是用眼神制止不過還是笑嘻嘻的。
這個場面讓我胃痛了起來,慘了,這傢伙連對人施壓這方面也是專家。

正當我想著,拜託饒了我吧,大哥終於要哆啦A夢退下了。
伊凡「那麼,進入正題吧?」
我試著拿出了新車的型錄要給他,大哥他對著我不懷好意的笑了。
伊凡「那個啊。我晚點會買的,你就放心吧。可是呢,好燙啊,馬修桑你的『那坨』。」

黑道大哥用手比劃了下他被我顏射的位置。我迅速地下跪磕頭。
是店裡其它前輩教的日式謝罪禮,好像稱作土下座的樣子;雖然想學俄羅斯式的不過來不及了,
都當到大哥了不會這麼計較吧。
我「真的非常對不起!」
伊凡「欸~你怎麼跪下了?コルコル~」
黑道大哥一面笑著一面倒酒。糟糕被我的道歉就這樣被他帶過了,我更用力地給他磕頭。

伊凡「也是啦。平常要是有人敢做這種事情,就算被殺也不足為奇呢。」
完全聽不出來大哥是說真的還是在開玩笑。我跪得更用力了。
伊凡「呼呼~其實啊,我是想雇用小兄弟你啦。」
我「……?」,我爬了起來。

伊凡
「有人中途亂入還能繼續動腰,這可不是一般人辦得到的。心臟很大顆喔。不過下面的話還是我比較大就是了。」
コルコル~大笑的黑道大哥。這邊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伊凡「就是這樣。所以我才會去找你,想請你幫點忙。」

該來的還是來了,我想。
我的思緒開始亂跑了。找我去當馬夫?當殺手?不管怎樣都是直通黑色的明天。
結果事情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樣。

伊凡「其實啊,之前接你的那位小姐,她、她啊,是我的女人啦。」
哇我的女人耶,這種台詞我只有在黑道片裡聽過。大哥突然露出了充滿恐懼的緊張表情。
伊凡「那傢伙,很、很……厲害吧。」
「啊,醬子啊ˊwˋ」
她的確是相當淫蕩啦。雖然總覺得她說不定會在中途真的殺掉我之類的,不過的確是蠻刺激的。
但是何必結巴呢。

聽黑道大哥的說法,總之娜塔莎小姐整個就是玩超大超能玩的。
因為生氣很忙的他沒辦法天天陪她,除了大哥,她還到處找年輕男人的樣子。
不過對此鬆了口氣大哥似乎也就默許了。
但是後來越來越超過,甚至跑去風俗店上班了。
至此已經傷到大哥的尊嚴了,所以他才跑去阻止,衝進去找人,這似乎正是那天發生的事情。
哎這時機還真不巧。

我「不過你們也真有辦法,能找到她工作的地方——」
伊凡「咦?我不也找到你了嗎?要是被小看我可就頭痛了。不過,有人因此受傷了倒是真的。」
重新露出人畜無害的得意表情。果然這個人很恐怖。

伊凡「那之後啊,她告訴我做的時候有人在旁邊看感覺超爽的。」
望向遠方的黑道大哥。咦?他又在說些無關的話來試著對我施壓嗎?
我「嗯啊。那麼,要請我幫忙的事情是……?」
我戰戰兢兢地問了。黑道大哥很用力地咋了咋舌。
想到娜塔莎小姐那種瘋狂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怪怪的。應該只是我多心了吧?

伊凡「哎呀所以……你懂的吧?」
啊?什麼?我一臉慌張,完全搞不懂。
伊凡「所以說啊——」
終於受不了的大哥忍不住站起來稍微提高音量。臉上浮現像是小孩做錯事般的無辜表情。

伊凡「我要你在旁邊看著我們做啦!」

他到底在說什麼啊。

我「——咦?」
伊凡「吶,你可以吧?」
我「啊,是的。」
伊凡「很好。那麼就幫我估個價吧。」
我照他說的向他報了車子的價錢。
伊凡「很好唷~這樣就可以囉。吶,錢呢。」
哆啦A夢拿了一捆鈔票過來給我。
伊凡「詳細事項明天再談吧。」
業務商談一分鐘就結束了。

我一頭霧水的出了事務所。結果亞瑟看著車上的小電視在那邊狂笑。喂你是負責通報的人吧。
亞瑟「啊,結束了?怎樣?」
我「是決定了車子啦……」
我把事情告訴他又開始大笑。

亞瑟「哎呀這樣不是很好嗎。說不定又有得做了耶。」
喝醉了的亞瑟完全不當一回事。小心下次有機會一定會推倒你的哦。

隔天,帶著憂鬱氣息上班的我接到了黑道大哥打來的電話。
伊凡「コルコル~」
真是個爽朗的惡魔。
他提醒我,要我晚上早點到。

我又到了昨天的事務所,大哥在那邊等我。他帶著我上了二樓。
一進門就看到娜塔莎小姐全裸的在那邊自慰。這已經不是淫亂的程度了吧。
娜塔莉亞「是你……好久不見?」
伊凡「喂喂,真拿妳沒辦法啊。」
邊說著大哥便把衣服脫了。老二好大,而且形狀好怪。這就是傳說中的入珠嗎?

娜塔莉亞「凡卡(VanKa)——要開始了嗎?」
伊凡「欸,來吧。」
原來娜塔莎都叫他凡卡啊。算了這不重要。
如果跟著這樣喊的話一定會被打到西伯利亞地獄吧。我還是乖乖待在西伯利亞天堂就好。

兩人幾乎沒有前戲就直接來了,而我就在房間的角落看著。什麼跟什麼。
明明跟我做的時候表情超凶狠的。現在卻一副非常享受的樣子。
偶而娜塔莎會用那煽情的眼神偷瞄這邊。老實說我勃起了。這是什麼拷問啊。

然後娜塔莉亞提了個很Nice的主意,「讓他也一起來」。
伊凡「當然不行。」

Fuck You。

不過娜塔莎的情色力量沒有這麼簡單就被擋住。背後面有個人奮力地在衝刺,
而她一點一點的朝我這邊爬過來。
這樣子還挺可怕的。然後黑道大哥為了阻止她就像是著魔一般更賣力地動著。
但娜塔莎小姐仍然不停的靠過來。
這是哪來的Creature。平常要是被阿爾逼著陪他玩沉默之丘的話,
這時候就會邊嗚啊啊啊地怪叫邊躲到背後還把操縱桿扔給我;
哎如果牠們也長得一樣火辣就好了,只是我大概就沒辦法順利破關吧。

一到我的面前她便開始幫我口交。喔喔果然超爽的。
可是我一抬頭就看到凡卡死盯著我瞧,超可怕的。
他的眼神彷彿色情漫畫中,男孩突然發現自己喜歡的女孩其實是個淫亂的色情狂一樣悲哀。

猥褻的啪啪咻咻聲持續了幾分鐘後。
伊凡「喔喔,要出來了!」
娜塔莉亞「嗯啊~凡卡~」
兩個人幾乎同時高潮了,然後微妙的晚了一點我也出來了。
啊啊這樣就可以平安回去了吧——

結果娜塔莎小姐似乎還沒滿足的樣子,她抓住我的老二冷冷地瞪著我。

娜塔莉亞「喂。你還行吧?」
「呃,嗯。是可以啦……」
呦?又可以和娜塔莎來一發了?YAHOOOOO——
正當我這麼想,結果她口中說出了不得了的事情。

娜塔莉亞「那麼,你和凡卡做一次吧。」

白痴你在說什麼鬼話?我真想這樣回她。黑道大哥似乎想的事情和我一樣,
伊凡「吶、妳在說什麼啊ˊwˋ 別說蠢話了ˊwˋ」
想用開玩笑的方式把這件事帶過。

我「對,對啊。再怎麼說也沒有這種的吧ˊwˋ」
我也陪著笑了。

娜塔莉亞「你不是說什麼都願意為我做嗎?原來你是騙我的?」
表情非常認真的娜塔莎。我內心的警報鐘噹噹噹地敲了起來。
從答應這件事情開始就隱隱覺得哪裡好像不太對勁。

我「不不……不管怎麼說,我可沒有這方面的嗜好——」
捅人還行被捅什麼的就算了。
伊凡「對呀,這個我也不行啦?」
娜塔莉亞「啊?我說過我想看吧?」
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抓狂了的娜塔莎。不妙,這傢伙有著另一種的恐怖。
仔細想想娜塔莎小姐在跟大哥和跟我做的時候表情完全不同,
如果跟我做的時候整體淫蕩指數有200%的話那跟大哥做的時候絕對有5000%。
難道說娜塔莎小姐從頭到尾都是故意的嗎……
生氣忙碌的大哥沒辦法常常陪她,賭氣去外面找男人居然還被默許了,
一氣之下乾脆到風俗店去,然後提出無理的要求來測驗大哥可以為她做到什麼地步之類的。
一定是這樣吧。女人真是恐怖的生物啊熊二子。

伊凡「所以我就說不行了嘛!不要盡說些傻話!」
黑道大哥怒吼了。對對,加油啊大哥,再加把勁。
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了。我們能不能平安脫身,這個重責大任就交給你了。
不管怎麼說被沒經驗的黑道大哥捅光用想的就覺得不可能有什麼好事情,
如果真的要被捅的話我寧願選擇看起來經驗豐富的法蘭前輩啊。

娜塔莉亞「……原來你在騙我。這樣啊——」
喃喃低語的娜塔莎突然身手抓住了大哥的老二。她這一抓看得連我的老二都一起痛起來了。

娜塔莉亞「——你們不做是吧!」
她非常用力的擰了大哥的老二一把。呃呃呃呃呃。

伊凡「痛痛痛痛!知道了知道了,不要這樣對我嘛。」
大哥你太弱了吧。你可是擁有哆啦A夢的男人耶。

聽到這番話娜塔莎笑著的抬起了頭,然後把大哥的老二對著我。
娜塔莉亞「舔吧。」
我裝傻去舔了娜塔莎小姐的胸部。

娜塔莉亞「不是這邊吧?」
她一臉正經的回我。

我「欸,那個,我……可以示範一次給我看嗎!」
我又土下座了。

「真拿你沒辦法。那麼,手。」
一面口交,她抓著我的手握住大哥的老二。
娜塔莉亞「那你幫他打吧。」
雖然握著別人的老二怪不舒服的可是至少比要含好多了。

我與大哥交換了個眼神,可不能放過這個好機會。
大哥開始用力的擺腰。這是我們的趕快射一射作戰。

娜塔莉亞「嗯哼~」
不管怎樣說還是很淫蕩的娜塔莎專心的口交著。
旁邊是努力的幫大哥打槍的我。

伊凡「嗯——」
努力還是值得的,大哥很快就出來了。
伊凡「看來我今天已經沒辦法了吧?」
「這樣啊。」
她臉上意外的沒有出現不滿的神情。

才剛放心,結果娜塔莎把大哥的屁股對著我。
娜塔莉亞「那你就當1號吧。」
我和伊凡「「咦!?」」
妳在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不,拜託我不想懂。

我試著把老二對著娜塔莎小姐。
娜塔莉亞「不是這邊吧?」
她一臉正經的回我。OK,完全和我料想的一樣。
這根本是娜塔莎小姐的報復行動吧。報復不愛吃醋的大哥和在大哥面前上了她的我,是吧。

伊凡「不不,不可能,插不進來啦——」
娜塔莉亞「沒問題,放鬆。」
邊說,娜塔莎毫不猶豫的把塗了潤滑的手指插進了大哥的肛門。
哎呀真是的,這麼威猛。

伊凡「啊——等等——咿!」
陷入狂亂的大哥,踮起了腳尖了顫抖個不停。
娜塔莉亞「啊?你說什麼?我聽不到~吶、吶,吶~」
她的樣子看起來超快樂的。真是個可怕的女人。

娜塔莉亞
「耶?你嘴巴說不喜歡可是怎麼還是硬起來啦?結果還是娜塔莎最好了嘛,只有我才可以讓你快樂對吧?」
伊凡「……(似乎是太痛苦了說不出話來)」
娜塔莎用著可怕的速度抽插著,大哥一臉快要死了的樣子。

娜塔莉亞「喏,喏、喏~嗯……」
伊凡「……我嗚咿——(我不行了)」

慘叫著跳開的黑道大哥。我還想說怎麼了結果他的屁股裡流出了血來。
黑道大哥的處女就這樣被奪走了。
像是李小龍般的大喊著,大哥用著驚人的氣勢撲了上去。

伊凡「我、我果然還是想和娜塔莎搞啊!」
有點自暴自棄的大哥撲向了娜塔莎。
上啊!伏特加熊!

我們又交換了個眼神。大哥拼命的動腰而我就在旁邊用手愛撫娜塔莎小姐。
一定要想辦法趕快滿足她啊!為此我們兩個相當努力,非常努力。
要是被熊二子發現的話她一定也會學娜塔莎掐住我脖子那樣地努力。

最後,大哥和我大概合計射了10發,總算是被釋放了。
我的3P初體驗就在彷若阿部先生的劇本當中落幕了。



(完)


大家辛苦了。沒想到這篇會有這麼多人看。
在那之後黑道大哥就沒有再來找我或怎麼樣了……至少到目前啦。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音樂劇 改寫 48hours 惡魔 英米 萬聖 Pottertalia 親子分 墺洪 AlfredxArthur 西法 露墺 WonderfulLife 法奧 なつの 喬魯克 阿傑爾 姊嫁物語 法墺 仏列 米法 Bondlock 英法 全員向 獨普 00Q BBCSherlock 英挪 露洪 獨北伊 英仏 瑞仏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