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濡沫涸鮒》01.誘惑森林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 Unlight二次創作
* 星幽界捏造

- 噗浪即興
- 艾伯李斯特中心





  在那群成天忙著嘻笑胡鬧追逐打混的善戰死者們逐漸聚集起來之前起初仍是從一個人開始的。他們都曉得這點,也知道是誰如此得天獨厚,亦感受得到那樣微妙的渺小差異多少造成彼此之間的隱約隔閡。
  雖然艾伯李斯特並不這麼認為。

  艾伯李斯特在富麗堂皇的起居大廳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的新主人就坐在一旁的沙發軟椅上。一具人偶。少女純真的通透綠眼冷淡地注視著他,沉默嘴角觀察不出任何情緒;她擺了擺手,示意他可以暫時不用開口免去尷尬。
  於是幾乎同個瞬間青年便立刻明白自己的處境:他死去、或者可能沒有,但無論如何在這裡他必須拖著這副沒有呼吸失去心跳的熟悉身軀跟隨對方繼續奮戰下去。至死方休。
  如果死亡一詞對於他們而言還有任何意義的話。
  至於新主人的管家則彷彿早已準備妥當似的,在自己坐起之後熟練地於他面前放下精雕細琢的骨瓷茶具並執起壺耳注入濃郁茶香,臉上掛著慇勤得令人有些不自在的悠閒笑容。勞駕您了,他輕快地說,畢竟您比較特別。
  比較特別。自稱布勞的管家叨叨絮絮地繼續說道,您是人偶誕生時便被其選擇一同復活於現世、為要實現執念的亡者戰士,由聖女記.憶.印.象所構築而成的現世。
  但我以為,青年久未言語的喉間乾澀發癢,以視線徵得主人同意後才謹慎地端起茶杯並啜了紅茶。但我以為我失.去.記.憶了。
  布勞配合地輕笑出聲。是的,他說,我們都是。真是湊巧得令人發笑,不是嗎?

  管家讓艾伯李斯特住進位於邊側的寬敞臥房,從落地窗望出去可以瞅見圍牆以外一道通往未知的寥落山谷,室內裝潢就如同這座孤絕的偌大館邸般低調華麗。他試著在屋內走過幾次,明白它的存在就和他們同樣不可思議:窗外憂鬱的深灰穹蒼廣闊可渺無聲息,鑲金砌銀的傢俱擺設名貴但不庸俗,嵌在牆架飄散淡淡異國馨香的白色蠟燭(據說是庫房總管路德的私人興趣)夜間映得宅邸四周燈火通明裡頭竟一片死寂,像是能夠吸收所有步伐細響的厚實地毯,像是無人採買地窖食材卻永遠充足的乾淨廚房,像是未曾行經亦從不積塵的隱蔽角落,像是時間從此凍結而他們並不真正存在於此。一切都打點好了;他們則是四具住進館邸的實體鬼魂,隨意遊走。
  假裝自己還是活生生的普通人類。
  因為這是利用記憶構築的世界呀。人偶伸出指尖邀請艾伯李斯特在她身旁的另把化妝圓椅上坐下,記憶是由無數片段填塞組合的連續畫面,像是瓷盤中布勞切好的每片蛋糕。我們所在的地方是面與面之間的夾層,既然是平行的面,沒有流動感也是很正常的。
  艾伯李斯特安靜地聽著主人侃侃而談,其實不太確定應該把視線往哪裡擺。從對方出借自布勞那得來的圖像指導手冊內青年知道不是每具人偶都擁有相似性格:有的活潑好動、有的富含溫情、有的生性冷淡、有的宛若機械、有的彷彿稚兒,但他的艾芙特跟自己當初暗自揣測的那些都不太一樣,唇線總是守著若有似無的高深微笑。啊,或許自己的確不用太過大驚小怪,畢竟他們得幸重生至此,擁有看似永不枯竭的用品儲糧或者世界以常人無法理解的形式精準運作、還有即使緘默無語行經迴廊人偶仍能從緊閉的房門裡揚聲請他入內等等,似乎也並非那麼奇怪的事情。就猶如身旁坐在化妝檯前光裸頭皮雙眼空洞拔除下顎仔細思索的女性人偶般。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回應戰士疑問之後的她正支托細心打磨的光滑顴骨認真地望向桌上的幾副零件,冷不防再度轉過頭來,用那對失去玻璃眼珠的漆黑深窩面對著他。
  你覺得哪種比較好呢。人偶平板的甜美聲音沒了眼球下顎填塞阻撓直接自腹部導出、於空曠室內悠揚迴響,綠色,黃色,或是紅色呢,雖然覺得藍色也相當不錯,可惜那是剛誕生時沒有選擇便從此錯過的顏色。你覺得呢,艾伯李斯特?你也喜歡藍色的眼睛嗎?
  我覺得都很好。我記得路德總管的收藏豐富,如果小姐不滿意,也許可以去找他。艾伯李斯特謙恭地答道。
  但無法窺測表情的人偶只是很快瞥了他一眼(如果這對黑洞還能被稱為眼的話),便自顧自選定擺在桌上的漂亮嘴型,喀啦一聲地裝回原本的位置。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暫時恐怕沒有足夠的代價。
  代價?
  凡事都必須付出相應代價。人偶明快地說,差點碰落一雙金色眼球,艾伯李斯特眼明手快接了起來放回原位。路德的收藏屬於聖女大人也屬於我,但並不表示我可以隨意使用它們,必須付出代價才行。即使世界上確實生有不需付出代價便能得到一切的幸運存在,可惜我們並不行列其中呢。如果是的話——或許我們就不必這樣生活著了呢。
  人偶輕輕地笑了起來,摸索且打開那個從不離身的精緻木盒,青年曉得裡頭裝滿從路德那裡取來的藥水補給,還有一些在庭院周圍採摘的乾燥白色石楠;她掀開隔板,露出藏在底層的晶瑩碎片。量化的代價,能源的原型,你若是有興趣、可以到宅邸深處那間據說過往是由高級工程師打造的圖書館看看,以後你也會需要類似的物品。
  我也需要嗎?
  是的。人偶臉上摻雜著莫測高深的清淺微笑,艾伯李斯特能夠清楚感受到自她雙眼空洞內側流露的真誠笑意。過幾天我會帶你出門,為了我、也為了你,以後或許沒有這樣的福利呢,需要大家合作共進退才行。不過你是第一個,所以比較特別。但你似乎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哦。
  ……是的?
  你也喜歡嗎。失去眼眸的少女薄唇微微開闔,你也喜歡藍色的眼睛嗎,帝國騎士、艾伯李斯特?

  越過宅邸附近的荒蕪地區後他們踏上了被稱為影之大陸的廣大區域,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片深幽蓊鬱的遼闊森林;從這裡起他們得開始習慣依靠自己、青年甚至必須肩負照料主人的責任,因為路德和布勞都還留在宅邸打理瑣碎事務。
這裡也是艾伯李斯特首次見到「那個」的地方。
  要心懷惡意地下手。他的艾芙塔站在身後不遠處沉穩地命令道,音質高昂整潔,彷彿自己面前的「那個」不過是另一隻涎著惡臭唾沫的噬人魔獸。
  這是生靈嗎?他聽見自己的聲音悠悠地問道。
  是,也不是。人偶安定地回答,細長手指把玩著換過顏色及造型的嶄新長髮。你覺得其它的艾芙塔和我是一樣的嗎?你覺得館邸裡面的人們是真正存在的嗎?又或者你其實覺得,至今歷經的一切、甚至我們的存在本身,恐怕不過是聖女大人的憑空捏造?
  他的愛槍槍托微微顫動。我不確定,小姐。
  我也不確定哦。人偶攤開雕飾精細的精裝集卡冊,翻到末尾的筆記頁面、上頭娟秀文字以羽毛筆華麗地書寫,不過我知道這裡有很多。很多的你。或者說,很多的艾伯李斯特。
  ……很多的我?青年有些茫然地複述著。
  很多的艾伯李斯特。人偶這次堅定地導正用詞。準確地講,所有的艾伯李斯特都迷失在別名誘惑的森林裡,只要是我們在誘惑森林中所見到的、姑且稱為生靈吧,就通通都會是艾伯李斯特;除此之外應該還有一名少年,但不是目前的我們能夠碰見的。這樣說你明白了嗎?你和他們通通都是艾伯李斯特,既特別卻也不特別,相異之處在於我選擇了你,因此你將有機會掌握特權、可以選擇讓自己有別他們。所以如果你想要成長,你真的想要的話,就得學習心懷無法抹滅的強烈惡意果斷地殺害他們才行。必須抱持理所當然的自私態度噢。

  在「那個」終於無法忍受地主動衝向他的同時青年反射性扣下扳機,子彈從荊棘纏繞著的修長槍管內筆直射出,精準命中對方的蒼白前額。
  這也是,艾伯李斯特平息呼吸看著地上正逐漸化為卡片的年輕屍體,代價的一種形式嗎。
  因為我們終究不是最得天獨厚的那個啊。人偶優雅地走過他身邊彎身撿拾卡片並夾進卡冊,接著拿出那個精緻木匣、選了一瓶冰藍色的精靈藥水服下。我免去夜睡的多餘,不願服藥的時候卻被迫休眠;你無懼死亡的威脅,受我召喚的時候卻必須浸浴鮮血。所以要是你想變得更強、你願意的話,就要不斷殺害他人甚至是己身生靈才能更上層樓;比方現在,你可以選擇殺害目前的自己,藉此脫胎換骨成為更優秀的存在。不過放心吧,當你由於一次次地殺害自我而益發強悍,你的執念也會變得越深,屆時殺戮或搶奪什麼的、就再也不是難事了。所以,你打算嘗試嗎?

  少女將他的卡片重新抽起並扔出瞬間地面出現了小型的魔法陣,「那個」亦隨之出現在他眼前:是身形比較模糊的艾伯李斯特,像是過濃的投影。他們出於本能地朝彼此伸長雙臂,指尖接觸的剎那他突然覺得疼痛得令人幾乎昏厥過去,宛若從前心臟和肺部同時停止運轉的劇烈痛苦重新襲來,問題是自己明明早已死.去.多.時啊。

  艾伯李斯特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的艾芙塔正坐在身邊沉默地看著自己。
  覺得好一點了嗎?
  ……嗯,失禮了。不會。待青年坐起身後人偶遞出一把纏繞荊棘的儀式用劍。想起什麼了嗎。他握住劍柄,霎時細微的電流便滋滋地通過劍身,在尖端冒出細小的亮麗火花。我想是的。
  少女安靜地看著滋滋作響後逐漸消失的火花,宛若穿透地面般看去。對於從前還在館邸內的事情,你所沉思的那些,還有什麼印象嗎。
  艾伯李斯特抿起嘴,認真地想了一會。有,但是。他稍稍偏著頭、誠實地說,現在似乎比較接近記憶的形式,與其說是自發性的主動思考、更像是被灌輸的過往印象。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卻不因此感到困擾。這樣是正常的嗎?
  很正常噢。少女優雅地點了點頭,嘴角笑意不知怎地似乎隱約有些扭曲。本來還有些擔心,因為你可能比.較.特.別。像是藍眼睛。不過我想還蠻成功的。恭喜你,帝國騎士艾伯李斯特,恭喜你,曾經迷失在誘惑森林裡的艾伯李斯特。
  恭喜。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萬聖 改寫 48hours 惡魔 Pottertalia 英米 WonderfulLife 00Q AlfredxArthur BBCSherlock Bondlock 法墺 墺洪 親子分 西法 英仏 米法 英法 全員向 法奧 英挪 獨北伊 露洪 獨普 瑞仏 仏列 露墺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