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濡沫涸鮒》03.萊丁貝魯格城堡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 Unlight二次創作
* 星幽界捏造

- 噗浪即興
- 古魯瓦爾多中心





  『怎麼辦?』
  『不怎麼辦。』
  蜷臥箱內的古魯瓦爾多聽見外頭傳來刻意壓低的模糊討論,漫無目的地思索了會便選擇再度闔上雙眼。他認得出來那些聲音:發話的是快要沉不住氣的艾依查庫,表裡不一的兇猛軍犬;回應的是他們的艾芙塔,一個活生生的嬌小人偶、活生生的,雖然這個用詞或許還不夠合適。尚未開口的是艾伯李斯特,另個表裡不一的英俊騎士,會被當作樣板剪進招募海報中的那種。
  據說他們是在一座埋沒於層層靜謐間的蓊鬱高丘上發現自己的。他們走過小徑、折損草葉,強硬且毫無愧疚地破壞寂靜,掀開鎖頭老舊的深紅寶箱,喚醒他。
  喚醒你。頂著一頭銀白螺旋雙馬尾的美麗少女不帶感情地慎重宣告(內容卻又極具戲劇性),賦予你為了聖女大人、為了你自己浴血奮戰的義務和機會,以實現未盡心願。
  他血色的瞳無謂地眨了眨。
  「我拒絕。」

  饒是身為代行者的人偶一時之間也怔愣著啞口無言。古魯瓦爾多曉得他們所為何來,塵封已久的沉重箱蓋掀起剎那甫清醒的他便明白自己已經無路可退了。這就是命運。腦海裡浮現的沉靜嗓音輕聲地說。
  而搜索記憶他並不認識誰。
  古魯瓦爾多也沒有意願想起。他高瘦細長的身軀難堪地摺疊塞進容量有限的大型木箱,四肢痠疼、模樣滑稽得可笑,但青年依舊不打算起身。
  ——他什麼都不想要。
  你一旦甦醒就無法再次睡去,趴伏箱緣的少女斬釘截鐵地說,是「你」的話。
  「與妳無關。」古魯瓦爾多淡淡地說完,便不再搭理上方面面相覷的戰士們、逕自翻身縮回箱內。即使他心知肚明對方說得沒錯,自己再也無法沉沉睡去如同過往。
  像是詛咒。

  「您餓了嗎。」夜晚他們升起篝火時名為艾伯李斯特的年輕軍官終於首次開口對他說話,不卑不亢的優雅聲線友善而疏離。
  古魯瓦爾多睜開眼睛,細密汗珠滑過蒼白後頸滴落在散發腐朽氣味的木箱底部。我不餓。他說。
  「您選了個好地方。」彷彿對於拒絕並不介意的青年輕鬆地露出微笑,「不如出來看看吧,只是透透氣也不錯呢。」

  他漫不經心地走過他們身旁,遠離偶爾傳來爆裂聲響的小型火堆,遠離看不出心思的人偶和騎士,遠離目瞪口呆的軍犬嘴邊混雜血腥的碎肉香氣,逕自清出一塊空地躺下。面對幽暗夜空伸展四肢闔起眼眸。
  他不餓。若說真有什麼是現在的自己所欲追求的,那麼大概就是再度回到原本的地方去吧。
  身為亡者的最終歸處。

  「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趁著午後晴朗蹲在呆坐著動也不動的他身旁採摘花草的少女沒來由地從容說道,「聖女大人可以實現你的心願,白銀的古魯瓦爾多。畢竟你是被我喚醒、為我所用的英勇戰士,如果那正是你.所.企.求的。」
  但你得先為我完成任務才行。就一個。閃爍金色光輝的純真眼瞳定睛注視著他,踮起腳尖將不知何時編織完成的繁複花環戴至自己頭上。然後你便得償宿願,古魯瓦爾多。
  「……妳確定?」
  人偶的下顎關節咧開不自然的溫柔笑容,他可以聽見對方清亮嗓音於空曠肚腹內低低和鳴。「不騙你。」

  他們在曾經豪華氣派的前庭廣場停了下來。寬敞宏偉的石造地面並不破敗卻依舊顯得空洞寂寥,只有圍繞邊緣的幾盞路燈忽明忽滅地閃爍著。艾依查庫吹了聲口哨。
  死氣沉沉。軍犬咕噥著放下行李,舔舔尖銳得過分的潔白犬齒從背包裡頭拿出塑膠墊布鋪在地上,古魯瓦爾多覺得對方的樣子看起來根本像個準備郊遊的大男孩——但其實自己也不清楚一個準備郊遊的大男孩實際上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所以他只是站在那裡,看著艾依查庫熟練地升火架鍋注水,接過艾伯李斯特先前從民宅內搜括而來的罐頭食糧倒進裡頭,咕咚咕咚。
  你當真不吃一點啊。金髮青年用那隻僅剩的澄藍左眼不可置信地盯著他瞧。
  別勉強人家。出聲制止的年輕軍官扣住鐵環施力下壓並順勢後拉便又打開一個罐頭。喀啦。還怕你吃不夠呢。
  空氣中霎時充斥醃漬肉類的濃厚香氣。古魯瓦爾多下意識皺起細長的眉,偏過上身避開那股氣味,正巧對上人偶的純粹臉孔。
  「跟我來。」他們的艾芙塔牽起他的手便走,保養得宜的光滑肌膚比預想的還要細緻柔軟得多;他一語不發地隨之跟上,耳際飄過身後艾依查庫的細聲嘀咕。我是好意呢。古魯瓦爾多到現在連水也沒喝過吧,記得我那時候根本撐不了多久。對,所以你吃下整整兩隻茸兔還嫌餓。艾伯李斯特似笑非笑地揶揄,而他分辨不出對方的調侃口氣究竟偏向玩笑亦或挖苦;他們彼此看似相處融洽其間卻像是隔了一道迷濛的霧。但算了。算了,畢竟那些都與他無關。

  古魯瓦爾多抬起眼簾朝少女所指的方向看去;沿著階梯穿越城堡正門,彷彿能預知未來的金色眼珠堅定地說,找到那位並完成任務,我就給你你所要的。
  「我怎麼知道是他?」
  人偶笑得淺淡,冷不防地抓住始終跟在後頭的弗拉姆。據說是坐落遠方的某處館邸特別送至人偶身邊以供差遣的尖牙妖精。「你會知道的。弗拉姆會和你去,確保你不會中途迷失。可以嗎?」
  連同纖薄翅膀被狠狠抓住的弗拉姆齜牙咧嘴地露出一口整齊白牙衝著他笑,摸不清底細的淡黃眼珠眨也沒眨。但「迷失」是什麼意思?是迷路的意思嗎,可同樣不清楚城堡細節的弗拉姆又要如何給予指引呢。
  無論如何他曉得自己決計不會在這座城堡裡頭失去方向。即使並不明白原因。古魯瓦爾多順手撫向腰際的刺突長劍,轉過身自顧自地踏上通往城堡入口的首道台階。
  你該記得這座城堡的名字,背後腔調揚聲甜美,千萬不要忘記了。
  這座城堡的名字是萊.丁.貝.魯.格。

  他步伐穩健地穿過金碧輝煌一片死寂的入口大廳,穿過精雕細琢空寂寥落的每條長廊,穿過寬敞氣派無人聞問的華美宴廳,穿過寢室穿過寶庫穿過年久失修的陰森秘道,於塔樓和塔樓形成的陰影裡疾走不歇,流暢地踩繞轉角推開暗門,作工精緻的長靴鞋跟落踏大理岩地面沒有發出半點聲響;緊跟在後的弗拉姆搧動翅膀微小雜音反倒於層層迴廊間不斷折射擴散,像是能驚擾死者的嗡嗡咒喃。
  「你曾經來過嗎?」弗拉姆嘶聲問道。
  古魯瓦爾多搖了搖頭,熟練地再度爬上一列交錯樓梯。他早就察覺了。每每往前踩踏鞋尖便彷彿能自動修正路線似地朝向某處邁進無須搜索宛若早已烙印於心——明明自己也同樣不清楚該到哪裡去的,內心卻隱約曉得有誰正在亟欲前往的那裡等待著他。
  這就是命運。腦海中不屬於誰的柔和聲線憂傷地說。可現下除了完成任務以外自己對於追究原因倒也沒有任何興趣。
  他什麼都不想要啊。

  古魯瓦爾多來到位於城堡角落的塔樓頂端房間門外時便明白自己已經到達目的地了。他謹慎地抽出長劍並迅速踢開木門,意外地——或者可以說不意外地——見到了「那個」。沐浴於自落地窗所投入皎潔月光之下的「那個」,按住長劍緘默地等待著誰的「那個」。
  反正是誰對自己來說都無所謂。青年擺好架勢,血紅雙眸定睛注視握緊武器移動身軀的「那個」,配合腳步調整至利於攻擊的最佳位置,在注意到對方即將發難的前一刻(他太熟悉這些難以調整的習慣動作,不會出錯的)搶先欺近,壓低上身、反手輕盈且確實地猛力推送劍柄。
  成了。
  圓滑尾端巧妙地避開盔甲筆直陷入肚腹,富有彈性的柔軟肌肉包覆深深凹進包覆住鑲嵌珠石的金屬短柄,古魯瓦爾多甚至覺得自己可以聽見對方藏於鐵線衣衫底下的骨骼臟器逐一破裂的悶哼哀鳴。不。
  他的確聽見了。
  古魯瓦爾多抽回長劍,在「那個」掙扎著揮出利刃反擊之前向後跳開,擺正劍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飛快速度強行突進,這次準確地深深刺入了無餘防備的脆弱肚腹間。深深地、毫無退卻地,藉由速度輔助產生的強大力道瞬間貫穿布料肌膚脂肪直達溫暖內裡,鋒利劍尖細膩柔韌的切割快意及結締組織緊密貼合的吸附觸感透過金屬震顫全數真切傳導至緊握手柄的冰冷指尖上頭,激得古魯瓦爾多的腦內神經似乎也不禁要跟著斷斷續續抽搐起來。「那個」恍惚的血色瞳仁不敢置信地瞪視青年,顫動的唇欲言又止。啊。像是想到什麼的古魯瓦爾多稍稍偏過頭,左手一推將前者壓制在地並跨坐上去、始終沒有鬆懈的右手劍鋒仍緊緊抵住傷口沒有遲疑。為什麼呢。他就著月光仔細端詳對方容貌,從宛若銀月的髮絲從英挺細長的眉鼻從紅似瑪瑙的眼眸從線條優美的唇廓從蒼白如紙的肌膚從堅韌瘦削的骨肉從氣近游絲的吐息一一數算確認而他們無所不似。為什麼呢。他們的半身皆浸潤於溫熱稠黏的血水之中。為什麼呢。如果他們失去呼吸沒有心跳胸腔何以搏動血液何以流竄如果他們無懼死亡何以仍得躲險避傷如果他們不算活著何以需要進食休眠。為什麼呢。你為何留滯於此你正等待著什麼那句低語又是自誰口中所出我不是失去記憶了嗎。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緩緩拔出長劍的古魯瓦爾多動作慢得幾近依依,在「那個」倒抽一口涼氣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便精準地朝著胃部重新刺了進去,張闔的嘴無法克制地淌溢鮮血、即使善於忍耐細若蚊吶的微渺單音依舊脫口流瀉。他幾乎以為那聲甜膩呻吟是由己所出。黏膩得彷彿正渴求著什麼的模糊血肉興奮地熱烈地曖昧地留戀地親吻舔舐埋沒入裡的冰冷劍尖,自傷口不斷流失的濃稠血液濡溼淹染腰際下身;為什麼呢。「那個」再也無力握住武器的修長手指狠狠掐住青年臉龐凝神相望,直至不住喘氣的自己哇地噴出一口帶有組織液的血塊弄髒了古魯瓦爾多好看的臉仍舊沒有鬆手意思。空氣中血腥氣味濃厚得嚇人。但「那個」尚未死去,或者按他們的習慣說法、尚未停止機能(他們不算活著,記得嗎),溫熱鼻息甘甜血鏽直撲侵擾毫無防備的鼻腔刺激感官,被濺得滿頭滿臉的青年幾乎是直覺性地下意識地本能地、再度拔起宛若蠍刺的螫人長劍,聽著身下男性發出悅耳低吟而忽明忽暗的皎潔月光映亮他銀白髮根溼透交纏舔過薄唇的舌猶如蛇信裸露脖頸沁出汗珠濡潤肌膚慘白臉龐隱隱瀲灩紅暈理應不復搏動的心臟管渠抽送血流逐漸匯集蓄積下身直至完全勃發……
  ——但他們不是早已死去了嗎。
  算了。眼眶內裡沾染鮮血以致視線模糊的古魯瓦爾多看著躲在一旁的弗拉姆搧動翅膀接近後終於向後仰倒時無所謂地想,自己從來不在意那些疑問是否真能獲得解答。他明明什麼都不要。

  「妳騙我。」
  躺臥冰冷石面一動也不動的古魯瓦爾多輕聲呢喃,望向雕飾天頂的空泛眼神宛若穿越石磚直觸虛無穹蒼。
  浮在半空中掐住自己脖子催吐的弗拉姆扭曲著臉嘔出一枚沾滿唾液的翡翠勳章落在青年胸前,聞言自顧自地嘻嘻笑開。
  『我沒騙你。』尖牙妖精嘴中傳來銀鈴般的美麗聲線,迴盪著共鳴著彷彿他們的艾芙塔確實近在身旁。你的確成功地埋葬了先前的自己呀。『我只是忘了告訴你,你沒問的事情。翡翠的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靜靜地闔上黯淡無光的血紅雙眼。
  所謂的性格呢。啪啦啪啦搧動翅膀降低高度的弗拉姆動作輕巧,突然旁若無人地解釋起來。是由環境和時間逐漸形塑生成的,像隨著日子過去凝成石塊的熔融岩漿般堅硬頑固、用盡全力敲打只會摔得粉碎。這就是性格本質不可逆的悲劇之一,是無.法.改.變的既定事實。它以環境和時間為養分,在每個人體內生根、發芽、茁壯,使古魯瓦爾多成為古魯瓦爾多的一部分。至於記憶,不過是時間和環境的副產品而已,從來無損你的性格本質。所以我以為古魯瓦爾多你是知道的。噢,你怎麼可能不明白呢。你怎麼可能沒有發現,即使失去身為古魯瓦爾多的記憶、古魯瓦爾多仍然注定會是古魯瓦爾多呢?
  猛然睜大眼眸的銀髮青年抬起骯髒手背,隨意擦過因黏液凝結感到緊繃的白皙雙頰、抹得沾滿鏽褐血污的英俊臉龐更加毛骨悚然;他目不轉睛地瞪視眼前近在咫尺的尖牙妖精,細長瞳底冰涼冷冽,惹得後者咯咯怪笑,不屬於人類的淡黃眼珠散發異樣光采。看看你。看看你自己,古魯瓦爾多。
  你現在看上去簡直像是想殺了我似的。
  出言調侃的渾圓腦袋湊近青年鼻前並左右扭轉怪異角度,接著便以無法理解的詭譎方式喀啦喀啦地迅速張開下顎。牠的嘴大得幾乎能夠吞下整顆人類頭顱(古魯瓦爾多甚至覺得自己可以看見那藏於黑暗甬道後方的柔軟胃袋,令人作嘔的、富有彈性的),口腔內部的粉嫩肉裡由於大量涎液泛流淺淺水光,排列於牙床的每顆臼齒整齊劃一,佈滿舌頭表面的銳利倒鉤隨著呼吸輕輕顫動,每次循環蠕動翻滾都將積存於胃的難聞氣息吹進青年鼻腔。
  充斥溫熱、腐臭、殘渣、血肉、生命的難聞氣息。
  活生生的。
  這就是命運。

  『告訴我,古魯瓦爾多。』人偶的空靈嗓音近得令耳膜隱隱生疼,卻又彷彿遠得難以觸及。『你有想要的東西嗎?』
  古魯瓦爾多下意識地舔過嘴唇,悄悄握緊繫在腰間的黑王子。
  「……我餓了。」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まとめ【[Unlight]《濡沫涸鮒】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Unlight二次創作* 星幽界捏造- ?浪即興- 古魯瓦爾多中心

まとめ【[Unlight]《濡沫涸鮒】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Unlight二次創作* 星幽界捏造- ?浪即興- 古魯瓦爾多中心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好喜歡Absurd桑濡沫涸鮒這幾篇的敘事方法!!感覺像是看著那些看似於淡風輕的地圖描述,正被一個個的闡述清楚背後的意義,而且一些細微的景色描述跟大小姐與戰士的對話更是生動又有種奇異的氛圍,真的非常的好看!!
藍寶石跟白銀跟翡翠是指L卡的卡面等級嗎??w
很期待之後的故事的!!

Re: No title

> 好喜歡Absurd桑濡沫涸鮒這幾篇的敘事方法!!感覺像是看著那些看似於淡風輕的地圖描述,正被一個個的闡述清楚背後的意義,而且一些細微的景色描述跟大小姐與戰士的對話更是生動又有種奇異的氛圍,真的非常的好看!!
> 藍寶石跟白銀跟翡翠是指L卡的卡面等級嗎??w
> 很期待之後的故事的!!

謝謝您的喜歡>///<
是的ˇ 5個等級是白銀、翡翠、藍寶石、瑪瑙、黃金XD
我會加油的>"<!!

No title

這種描寫方式看起來好有感覺XD
很喜歡這樣的王子w

可是其實我不太懂...
王子殺的那個是他自己嗎?

Re: No title

> 這種描寫方式看起來好有感覺XD
> 很喜歡這樣的王子w
謝謝喜歡>///<
王子很有魅力啊(艸)

> 可是其實我不太懂...
> 王子殺的那個是他自己嗎?
啊啊不好意思是的XD
有隱諱地(自以為)寫到他們長得非常相像
下次會寫的清楚一點>w<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萬聖 改寫 惡魔 48hours Pottertalia 英米 WonderfulLife Bondlock AlfredxArthur 00Q 米法 英仏 親子分 法墺 西法 BBCSherlock 英法 全員向 墺洪 英挪 獨北伊 露洪 獨普 瑞仏 仏列 露墺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