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x Arthur》序


# 初稿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 APH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架空城市
* 全文使用人名/以相近名諱代稱
* 暴虐向注意

- 米英





  阿爾弗雷德.F.瓊斯甫進警局大門便對於辦公室內的同事們不斷投射過來的審視目光感到非常不快。他壓抑住搗毀自己所經過每張辦公桌的暴躁衝動,在坐進座位之前脫下外套並趁機嗅了一下自己:很好,他昨晚一個人在家,臉上理所當然不會有任何鬥毆傷痕;因此自然也沒有類似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經常耽溺的嗆辣酒精氣息或者法蘭西斯.博納富瓦終年揮之不去的淡淡大麻味。似乎沒有什麼問題,那麼他們到底他媽的是在看哪間動物園裡的稀奇動物?
  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可以堂而皇之地藉口卸下自己維持已久的良好形象——好吧,或許不是那麼完美,大約是讓上司氣得跳腳卻又不得不咬牙切齒地拍拍肩膀以示嘉獎的程度。嘖,阿爾弗雷德隨手拿走桌上染有陳年咖啡漬的骯髒馬克杯,決定總之先替自己倒杯咖啡冷靜一下,免得自己等等突然抄起檔案夾或其它的什麼砸了整間警局。
  「——組長請您過去一趟。」當他按下濃縮咖啡鍵時被自己評定為性格怕事的後進愛德華.馮.芬克走到身邊壓低音量快速地說(但金髮青年曉得週遭傢伙們都故作鎮定地豎起了耳朵),鏡片後方的閃爍眼神略嫌怯懦。阿爾弗雷德不過是側頭看了他一眼,對方就像是受驚的小動物般稍稍縮起肩膀讓語句末尾全擠在舌尖。

  「……先坐吧。」
  與自家兄長個性截然不同的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在他順從地踩進組長辦公室並露出人畜無害的燦爛微笑時微微皺起了挺拔眉尖,那副不小心吞下整根大麻菸的古怪表情讓阿爾弗雷德確信這又會是一次狗屁倒灶的鳥事。他沒有坐下,只是端著咖啡謹慎地啜了一口,然後調皮地吐出舌尖。
  「發生了什麼事?」
  「昨晚你一個人在家?」
  答非所問。阿爾弗雷德在心底啐了一口。「是的。整晚,沒有不在場證明,如果你有興趣的話——發生了什麼事?」
  「三天前,」路德維希裝模作樣地翻閱紙張,但他明白對方肯定早就把相關資料背得滾瓜爛熟了,「你值夜班,留守警局。那天大夥幾乎都外出巡邏維持遊行秩序,本部這邊幾乎是——空空蕩蕩。」
  「沒錯。」阿爾弗雷德笑得牙齒喀啦作響,「有什麼問題嗎?」
  「你知道證物室附近的攝影機壞了將近一個月嗎?」
  「我相信那是會計或是總務的問題。」他報復性把至少有二個月沒清洗的馬克杯砰地擱上組長整潔得近乎病態的辦公桌桌面,「上次基爾和我打賭,在那邊的監視器前做出一些……無傷大雅的小動作,較量看看誰運氣好、最慢被發現哈哈;哪知法蘭西斯事後想調錄影帶留作紀念的時候才發現那一帶的鏡頭似乎全壞光了。確實一直沒有其他人發現的樣子——嘿,我們當時就回報囉。後來怎麼處理就不清楚了。」
  純金短髮梳得一絲不苟的藍眼青年點頭,明顯打算忽略當看到馬克杯放在自己桌上與聽見兄長行徑時眼角抽動的失態反應,更不打算理解會讓變態聞名的法蘭西斯想要保存的猥褻影像究竟有多驚人。「所以你知道證物室附近的攝影機壞了。」
  「如果你要繼續這種白費時間的無意義交談的話,是的。」
  推上黑框眼鏡的路德維希將面前的一疊紙本轉了個方向:證物室的出入紀錄。
  「不是白費時間。我們還在清查證物室的保管清單,很快就會知道答案。不過三天前、也是最後一位登記的——」他的手指威脅性指向紙張下方,「是。」
  阿爾弗雷德不敢置信地瞪著那份表格。「我?我沒事屁顛屁顛跑去證物室閒晃幹嘛?」
  「嘿,注意你的用詞。」矢車菊藍再次露出吃壞肚子的胃疼表情,「核對過筆跡了,別跟我爭論這個,顯然現在也沒有監視器可以證明那是你、或不是你;所以……」
  肏。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必須非常努力才能忍住掀翻組長書桌的瘋狂衝動,鏡片底下的湛藍穹蒼暗潮洶湧,「叫當天輪值證物室的傢伙出來對質不就得了嗎。」
  「恐怕這就是問題所在。」路德維希的端正臉龐難得蒙上堪稱為難的尷尬表情,「——死了,證物室的李香。就在昨晚。」
  他很快地回想了下幾乎毫無印象的同僚長相,「不太記得;黑頭髮,個子不高,眼睛只有一丁點大,口音很重的那個?謀殺?」
  「不,猝死。確切死因得等相驗結果出爐。其它的……」金髮青年臉上笑得抱歉,不容質疑的直述口吻卻沒有半點退讓的意思,「我不能說得太多。」
  阿爾弗雷德不甘示弱地笑了起來。「噢,是嗎。讓我猜猜:他是不是脖子拴著皮帶吊在衣櫃裡,褲子脫了一半的時候被活活嚇死的?那我可以告訴你兇手絕對是……」
  「——瓊斯!」
  「你他媽的我連辯解機會也沒有!」
  「夠了。交出你的警徽和配槍,你需要放個假。」路德維希搖頭,平舉攤開雙手表示抗議駁回,這種假正經的官方派頭恐怕便是他與至今仍是基層警官的基爾伯特最大差異,「何況我剛剛看過你的出缺席紀錄了;你本來就需要度假,工作狂阿爾弗雷德。」
  「幹。」
  「交出、你的、警徽和配槍、去、度個假。有狀況我們會再通知你,好嗎?」他嘆了口氣。
  「或者通緝我。」阿爾弗雷德忿忿地把腰間警徽及配槍摔上桌面(震得馬克杯猛地一跳),轉身便要直接走出組長辦公室。
  「瓊斯!你的,」路德維希一臉鐵青地盯著那只多月未洗、杯緣還留有數枚唇印的發灰馬克杯,沒料到行事方式一向讓自己束手無策的頭痛人物居然真的乖乖停下腳步。「……嗯?」
  「再回答我一個問題吧,拜爾修米特組長——我好像有陣子沒見到隔壁部門的柯克蘭了?」
  「唔,是說亞瑟.柯克蘭?一個月前就自主請調到其它單位去,不在這裡了;不過似乎幾天前才剛請辭獲准的樣子。聽說他前腳一走主管們都要忍不住相擁而泣呢,」陷入回憶的路德維希自顧自地叨唸起來,「畢竟也是問題人物嘛:執法過當、喝酒鬧事、妨害風化、藥檢抽查總是低空飛過,啊,跟你不是有點像嘛……等等,你問這個做什麼?」
  阿爾弗雷德重新揚起那抹無懈可擊的開朗笑容,彷彿方才爭執均不存在的奪目笑顏看來反倒猙獰詭譎得令人有些不寒而慄。
  「沒事。再見啦,拜爾修米特——」
  「……慢著,你的咖啡!」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看到妨礙風化我笑了

Re: No title

> 看到妨礙風化我笑了

醉酒脫衣嘛wwwwwwwwww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音樂劇 改寫 48hours 惡魔 英米 萬聖 Pottertalia 親子分 墺洪 AlfredxArthur 西法 露墺 WonderfulLife 法奧 なつの 喬魯克 阿傑爾 姊嫁物語 法墺 仏列 米法 Bondlock 英法 全員向 獨普 00Q BBCSherlock 英挪 露洪 獨北伊 英仏 瑞仏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