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pheus】(全)


* 嚴禁任何形式無斷轉載
* APH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MMD Sweet Devil米英(sm14885452)三次衍生 x 本家2011萬聖特輯衍生
* 全文使用人名/以相近名諱代稱

- 雙文手問卷(with花想桑),第六題
- 【Fall】x【Born to Die】平行世界劇情
- 米英
- R18有





  「夜安。」他說,手杖輕敲門檻。王座上的黑髮惡魔親切地笑了,踩著輕快步伐越過房間來到遠比自己年長的古老吸血鬼面前,脫下後者手套並溫柔吻上蒼白手背。
  「歡迎,我的貴客。我能喊你亞瑟嗎?」他說,謙遜地收起自己因興奮大張、散發輕微異臭的光滑蝠翼;但來人明顯依舊笑得游刃有餘,甚至隱含一點嘲弄。擁有過人智慧的吸血鬼向來瞧不起依賴本能行動的惡魔。
  「我來向您索回某件東西,」抽回手掌的亞瑟稍稍抬起下顎,「意外墜入此處,屬.於.我的某件東西。」
  「我以為惡魔只收取,不吐出。」隨手把手套塞進口袋內的湛藍眼眸天真地眨動,像為了心愛玩具說謊的狡猾男孩。「不過既然你難得千里迢迢來此,我就請問是意外獻給地獄什麼了吧?」
  亞瑟偏了偏頭,越過笑得誠懇的黑髮惡魔逕自坐進王座台階底下那張質料很好的破舊沙發,翹起雙腿並將手杖穩妥地擱在扶手旁。阿爾弗雷德看著他瞥了茶几上年代久遠的鐵製茶壺一眼,意味模糊地輕哼出聲。
  「一個傻瓜。相信對您來說他殘破不堪的骯髒靈魂毫無用處,因此若是能儘早物歸原主是最好的。」閃爍光輝的狡黠祖母綠很快收回對於茶壺的注意力,向朝自己走來的黑髮惡魔揚起滿盈虛假的優雅笑容。
  剎那對方露出了十分接近考慮的猶豫神情,但下一刻震耳欲聾的譏嘲笑聲便轟地籠罩整座宮殿。笑得太過激動的阿爾弗雷德幾乎是在同時間颳起強風般移至吸血鬼面前,雙手按上沙發椅背將後者瘦削薄肩膀鎖入挾制範圍,宛若晴空的天藍眼底清楚地倒映始終不為所動的俊美容貌。
  「惡魔下肚的東西,」他一字一句笑著說,居高臨下且露骨地打量頸線與領口完美貼合的緊密交界,「從不嘔出。你也明白我們總是飢餓得很,慈愛天父的惡毒詛咒,像你。所以可憐可憐、施捨施捨我們吧——或者你能給我們什麼甜頭嚐嚐,那倒是可以考慮的交易哦;只是你該曉得、惡魔可從不吃虧。我猜你是從博納富瓦那裡聽說我的,嗯?知道他和他愚蠢的小情人各付出了什麼代價嗎。」
  亞瑟抿抿色澤淡薄的唇,不帶溫度的微弱吐息柔和地吹拂垂落頰邊的血黑瀏海,掩於淺金眼簾後方的祖母綠游移得看似為難卻亦油滑得如魚得水。阿爾弗雷德盯著那對恍若能夠言語的紳遂林綠,覺得早已停止跳動的沉寂心臟就像是猛然被什麼赤裸裸地攫住般餘波蕩漾。「您想向我索討什麼呢,先生。失去憑依的法蘭西斯永世飄零,求得長久的伊凡禁錮於宅;但吸血鬼的污穢靈魂在蛻變時早已死透、化為塵埃,如您所說,慈愛天父的惡毒詛咒。而苟延殘喘的悠久種族所背負的苦刑荊棘之一便是無法饜足的乾渴軀殼,您又怎麼會看得上凋敝零落的枯黃薔薇呢?我以為這裡有的是縱情享樂的新鮮玩意,有嬌豔欲滴的盛放花朵任您採摘取樂;除非、除非地獄其實並不若天父及您們聲稱傳的如此美好,是嗎?」
  「說不定噢……但也許,」黑髮惡魔聞言笑靨燦爛,靠得極近的柔軟唇瓣終於溫柔地貼上對方額角,污血染浸的漆黑短髮及背脊蝠翼隨著昂揚情緒散發強烈氣味,「也許我就是喜歡蹂躪乾枯的可愛花朵呢。順便告訴你吧,魅惑對我可是毫無效果唷,亞瑟。」

  亞瑟掙扎著將陡然長長的尖銳犬齒扯裂軍服深深嵌進厚實頸肩裡。惡魔的血無法飲用,他當然曉得,啊,但是他必須。流入咽喉的濃稠血液苦澀難嚥,菸灰草木與腐化潰敗的難聞氣味並存,可停駐舌尖的醇厚韻味竟辛辣麻木得令人恍惚。這就是了。他想,在黑髮惡魔於單薄胸膛前烙下殷紅印記時他近乎激動地想,疼痛催生的晶瑩淚水似乎即將奪眶而出——但那些不過僅止錯覺,畢竟吸血鬼從不落淚,無論內裡外在他們早已完全枯竭。所以他們永遠口乾欲裂。所以他們永遠畏懼陽光。他乾澀的甬道難以提供什麼歡愉,就連親吻泌出的唾液也顯得珍貴,淺金眼簾揮搧翅膀宛若誤入歧途的美麗蝴蝶,於對方有節奏地猛烈貫穿的同時配合著縱情扭動腰肢、張揚那勾魂攝魄的甜美笑容。因為即使是力量強大的邪佞惡魔也得留心吸血鬼的恐怖能力。阿爾弗雷德深深吸了口氣,失去推擠間遭打落鏡架阻隔的耀眼藍眸回應的是更加蠻橫的兇狠撞擊,最後才在長得彷彿沒有盡頭的抽送中恣意傾洩了難以想像的驚人濁液。
  「啊……」滿佈青紫的柔韌纖腰被用力扣住好承接恍若永無止境大量體液的金髮青年仰高他線條漂亮的雅緻頸項,強行填充污穢的下腹深處奇異地益發飽脹,痠軟腿根與弓起腳板失去支撐地細細痙攣,「怎麼、可能……嗯……哈啊!」
  輕鬆笑著的黑髮惡魔拭過他幾未發汗的白淨臉龐,愛憐吻上沾染血漬的乾燥唇瓣,炙熱性器沒有絲毫停滯地再次膨脹起來。「因為惡魔,不過是和畜牲一樣的存在嘛。」

  稍稍出乎意料地,阿爾弗雷德沒有多餘刁難便將那個憑空變出、裝有鮮紅及亮橘交錯火焰的小玻璃瓶交給休息不久便迅速恢復體力的他。
  「你知道規矩的。」離開前肩傷早已癒合的黑髮惡魔於己身顱側巨大羊角形成的黯淡陰影中溫和地笑著。
  亞瑟擺動手杖點頭致意,沒有向對方索討那只黑色手套,手裡微微發熱的玻璃瓶彷彿迫不及待般傳來極輕鳴響、如同他的主人一樣心浮氣躁;確認這點就好,畢竟吸血鬼根本不在乎究竟付出什麼代價,那對自己來說都不過是枝微末節的瑣碎小事。但正當準備踏上地獄盡頭通往外界的破落台階時青年卻於漆黑之中清楚地聽見了那抹和黑髮惡魔聲線完全相仿可決計不可能出現、熟悉得令人厭惡的親暱嗓音。
  「——亞瑟!
  他回頭。




Orpheus/希臘神話中為了死去的心愛妻子至地獄以七弦琴的悲慟琴聲打動眾人,卻在對方即將踏出地獄之際回頭而再次失去了她的詩人與歌手。

亞瑟當時尚未踏出地獄。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短篇 刊物資訊 架空 R18 UNLIGHT 國擬 濡沫涸鮒 星幽界 撲克 西仏 plurk Pottertalia 合本 改寫 萬聖 惡魔 音樂劇 亞瑟王者之劍 西法 英米 48hours Bondlock BBCSherlock 00Q 露中心 AlfredxArthur 露墺 瑞仏 英仏 法墺 Bill Mercia Arthur Uther WonderfulLife Vortigen 仏列 獨北伊 英挪 獨普 英法 法奧 墺洪 姊嫁物語 米法 なつの 全員向 喬魯克 阿傑爾 親子分 露洪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