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with A. 01】(全)


已徵得原作者同意發表


* 嚴禁任何形式無斷轉載
* APH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本家撲克牌衍生 x MMD Sweet Devil米英(sm14885452)三次衍生
* 全文使用人名/以相近名諱代稱

- 雙文手問卷(with花想桑),第五題
- 改寫〈Interview with A. 01〉
- 米英





  「真懷念呢。」
  他突然說,指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期盼地懸於留聲機不斷旋轉的黑膠唱片之上,「我聽著它跳過舞,跳過很多噢。」
  端正地從沙發另端抬起頭來的金髮青年脫下黑框眼鏡擱在桌面,對於紅髮惡魔的突發感言沒有太大反應。
  「……你也跳舞?」
  「難道跳舞是宮廷貴族的獨有權利嗎。啊我想起來了,」他站了起來,隨輕巧躍步響聲的厚跟軍靴於冰冷地磚間有節奏地敲擊。「你們總跳些讓人悶得發慌的社交舞蹈。」
  「我不知道原來惡魔自己也跳舞。挑動慾望的穢亂舞蹈向來是召喚惡魔的崇拜儀式之一。」
  「我也想歌頌我自己呢。」紅髮惡魔笑得輕佻,踩踏羊毛地毯在沙發與靠牆書櫃間的寬闊走道自在地旋起圓圈,銀鈴般的清脆嗓音交纏柔和樂曲迴響室內。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我還是人類的時候。想不到吧。我是學院的校隊成員,從初級,順著跳躍他比劃了個漂亮的弧,跳到高級,參加過幾次Blackpool哦。你去過嗎,巫師先生。
  亞瑟搖頭,並不真的感到惋惜。「可惜沒有。」
  「噢。」象徵淫慾的紅金長睫悠悠垂落,半掩著熠熠生輝的森綠眼眸。「你應該去看看,一次也好。那裡的小禮堂有個直白的名字,西班牙堂,一旦踏入就像是進了中世紀的宮廷大廳,金碧輝映,富麗堂皇,你會以為自己能在那裡跳上一輩子的舞。」
  亞瑟仍舊沒有半點表示,祖母綠眨也不眨彷彿他確實正專注聆聽。
  你以為。停下腳步的紅髮惡魔完全地闔上了眼,粗得有些過分的眉梢微微擰絞。你以為。
  然後就出現了。

  「——他說了什麼?」半晌過後亞瑟終於開口,但與由衷催促相較更接近迎合對方需要。惡魔總是需要投入的聽眾。
  宛若打從頭起便在等待此刻的紅髮惡魔戲劇性地睜開了眼,上身越過沙發前傾而略顯尖銳的荳蔻指甲深深掐進高級皮料裡。他在午夜時分的舞池盡頭等我。他讓我喝下了摻有咒語的調酒。他說。
  七個無辜的靈魂換回你的吻和微笑。他說。
  十三個純潔的靈魂換回你的舞和雙腿。他說。
  六十六個神聖的靈魂換回你的愛和自由。他說。
  ——而你拒絕不了,懾於他展現予你的真正姿態。

  陷入回憶的紅髮惡魔視線有些恍惚;亞瑟安靜且耐心地注視著他。
  「好玩嗎?」
  他回過神來,放鬆指節撫平沙發椅背上頭抓縐的裝飾蕾絲,重新露出那抹人畜無害的甜美笑容。「好玩。當然好玩。太神奇了,我終於明白墮落何以如此容易,太容易了。」
  太容易了。他喃喃地說,事情若是益發輕易就會逐漸變得無趣,像是眾星拱月的頂尖舞者,像是足以發狂的魅惑親吻,你穿梭在愚妄人群之中奉獻雙唇,無傷大雅的微薄甜頭,他們便心甘情願地兩手捧高靈魂任由惡魔收割並跪倒跟前哭泣著親吻你的骯髒鞋尖。甚至舔它;只求你敞開身體施捨他們更多。
  太無趣了。
  「所以數至第六百六十六個的時候我吊死自己。」紅髮惡魔偏著頭,抓住虛幻的繩索吐出靈活舌尖,「在另個燈光熄滅、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午夜,當長針位於十二與一的模糊交界;而他順沿繩索爬下,親吻我淺金色的頭顱。」
  然後就是你現在看見的模樣了。他聳聳肩,沉浸回憶的空茫目光間誠摯與狡詐並存;亞瑟清楚惡魔說話總是半真半假,謊言核心包裹著真實糖衣,無論浪漫、甜蜜、驚悚、哀戚皆只為蒙蔽凡人雙眼。他好快樂,他繼續說,他說,你原本深陷第二,但自殺者會墜入第七,不過放心,我會命Harpies為你吟唱輓歌助眠,讓你睡在被自己鮮血染成沉鏽的床。等你醒來,等你醒來便終將明白無論舞台有多絢爛璀璨有多瞬息萬變,劇幕落下後己身歸屬永遠僅止一處。別無其它。
  而我在那裡等你。真是太無趣了,對吧。

  一曲播畢,纖細針尖搖晃著離開唱片表面。
  「我的頸椎斷裂,」紅髮惡魔抿抿色澤迷人的柔潤唇瓣,古老壁爐上的光滑鏡面空無一物,「痙攣肺葉卻在他的吻裡活活窒息。像是這爐內最後一點殘薪餘火,啵。」
  最後一點微弱火焰隨著咋舌啵地回歸沉寂。
  「……為什麼你不親自下手?」亞瑟終於稍稍換了姿勢,優雅地伸手拿起裝有香氣恬淡但味可驅魔藥草茶水的骨瓷茶杯斂眉啜飲。「我想那比僱用區區人類容易許多。」
  紅髮惡魔再次垂下眼簾。靜默片刻後才於失去旋律的高塔書房內喀噠喀噠地踢踏圓弧並往灑落月光的拱型長窗一路躍去彷彿樂曲從未停歇。可就在即將撞上石壁時他的輕快舞步嘎然而止,回頭——背對身軀以常人決計無法辦到的詭譎角度扭轉整顆精緻頭顱——朝著不禁緊握手中懷錶的金髮青年勾起一抹喜怒難辨的爛漫笑容,紅豔唇舌間尖銳虎牙若隱若現。
  「壞心眼的人類。」軍裝包裹的清瘦背脊與溫柔疏離的白皙俏臉同時面向年輕巫師的亞瑟說,笑得歡快且盈溢幸福的慵懶聲線宛若軟蜜黏膩。「你明知故問呢。」




《神曲》中地獄第二層為縱慾,審判為愛放縱的英雄美人;第七層為暴虐,審判殺人擄掠、自殺敗家、瀆神雞姦放高利貸等施暴者。
Harpy/希臘神話的鳥身女妖,懲罰自殺者及敗家者,啄食其肉身。
鏡子/一說惡魔由於失去靈魂無法被鏡子反射影像,一說鏡子能夠映出惡魔的真實形體。

以下摘自原文注釋:
Blackpool,英國中西部的海邊小鎮,以海港和遊樂場聞名。這裡是指每年這裡舉行的全國性的大學跳舞比賽IVDC。歌曲為《Moon River》。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音樂劇 改寫 48hours 惡魔 英米 萬聖 Pottertalia 親子分 墺洪 AlfredxArthur 西法 露墺 WonderfulLife 法奧 なつの 喬魯克 阿傑爾 姊嫁物語 法墺 仏列 米法 Bondlock 英法 全員向 獨普 00Q BBCSherlock 英挪 露洪 獨北伊 英仏 瑞仏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