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獸


  約莫去年十月底拜讀了summer桑的〈故事!〉和小舞桑的〈【經驗】一個故事怎麼被製造?〉兩篇非常有助益的文章後就想著等關完窗來偷偷地班門弄斧好了XD;沒想到接連趕稿到昨天,今天準備回答【寫手遊戲】跟風時才想到還有這件事(恥。雖然我的心得實在很平常,恐怕沒辦法做什麼參考,不過一直以來都沒有嘗試系統化(v.)思緒,算是藉機整理一下、主要給自己一點警惕啦w。實例方面會盡量舉最近的片段/文章,方便參考(艸)。





  一般來說能夠引發我「那就寫出來吧!」的衝動,大部分可以歸納成兩種狀況:「情境」和「設定」;此處的情境和設定二者並不互斥,只是當作「故事如何開始」的分類。而根據前述可以得出下列四種排列:
  a) 情境式有大綱,例如〈WENN DU MICH LIEB HAST, WAS GEHT'S MICH AN?〉〈HUNTING〉
  b) 情境式無大綱,例如絕大部分的plurk隨寫短文或不完整段落;
  c) 設定式有大綱,例如《Sick and the City》系列、〈Scorched Paradise〉 ;
  d) 設定式無大綱,例如plurk上的【撲克】、【Pottertalia】系列。

  情境式的發想比較簡單,包括腦袋靈光一閃所浮現的場景、畫面、對話、橋段等等都屬於這個分類;通常也是片段而不連續的(不一定)。此時的情境基本先於設定,是由前者的狀況來考慮設定的部分,例如〈HUNTING〉,最初的念頭之一就是「感官格外靈敏的阿爾弗雷德偷窺亞瑟」的情節,至於阿爾弗雷德和馬修的關係、派翠克做為怎樣的存在等設定大部分都是在情境搭建起來後才開始思考的。
  設定式的發想稍微不太一樣。雖然「感官格外靈敏的阿爾弗雷德」似乎也可以算是一種前提設定,但整個命題著重的是意境展現;同樣的,在〈WENN DU MICH LIEB HAST, WAS GEHT'S MICH AN?〉中的阿爾弗雷德是個胖子/亞瑟是個設局敲詐者/羅德里希是個涉世未深的未出櫃大學生,不過故事的核心起點還是源自「有個胖子男友阿爾弗雷德的亞瑟仙人跳了沒出櫃還交女朋友掩飾的羅德里希」的場景,像是突然啪地一聲打開舞台燈光而早已就定位的演員立刻排練起劇本裡的一小段情節,設定基本都是從這個畫面慢慢釐清出來的。
  被我歸類為設定式的開頭在腦內通常會長得像這樣:以【Pottertalia】系列來說,起初會是類似「阿爾弗雷德應該是變形學教授、菲利克斯肯定是占卜學教授吧」的開場;在覺得「這個好像很有趣!」之後,會開一份表格或是拿出紙(通常是紙w),把想到的角色寫出來、再一一套用適合的人物,當所想到的角色用完後繼續把剩下沒搶到位置的人物列出來,思考他們可以成為什麼樣的角色,盡可能地讓所有人物軋上一角、各司其職。這個作法可能跟我「故事中所出現的角色盡量使用既有人物」的概念及「怎麼可以不讓某人出場呢!」的私心有關,不知不覺就養成了這樣的習慣XD。另外在設定的時候,角色特質和角色與角色間的關係也會順勢建立,大致上接近「副校長傑曼尼老是在替校長凱爾瑟收拾善後、護士長布莉姬絕對是學生夢中情人w」的感覺。特質及關係性一旦有了想法,情節也會自行發芽生長,蔓延到其他部分時尚未成形的設定便會自然浮出(伊凡傾慕法蘭西斯、法蘭西斯喜歡羅德里希卻不自覺、羅德里希常常迷路→某天羅德里希迷路到伊凡那裡去了→伊凡有一點被羅德里希吸引→那就是露法墺三角戀,等等、法蘭西斯的死黨安東尼奧應該也喜歡他→四角戀成立,耶);最後當每個角色的背景故事都構築完成,文章份量差不多也可以以萬字為單位計了,呵呵(被揍。
  上述關於設定的部分我多提一下。設定的時候所考慮的不僅是「某人適合演出什麼角色」(有人物沒背景)或「這個角色會適合誰」(有背景沒人物),對我來說一個挺有趣的作法是「這個人物『可以』演出什麼角色」、「我要賦予『什麼理由』讓他可以演出某個角色」——也就是反覆地嘗試發掘人物的不同面向。以【Pottertalia】系列的亞瑟來說,他算是我寫過比較柔軟、比較任性的亞瑟,以前沒什麼機會寫,要試試看嗎?想。要怎麼做?合理嗎?按設定,亞瑟和法蘭西斯、羅德里希一樣都來自古老的純血世家,禮數周到卻不是八面玲瓏的類型,容易想很多,畢業之後就關在家裡,有點執拗甚至不體貼恐怕也是在所難免→結論是應該可以,那這樣一來,會有什麼故事或背景造就強化他不討喜歡的自卑個性?阿爾弗雷德總是很有自信,在〈WENN DU MICH LIEB HAST, WAS GEHT'S MICH AN?〉想塑造一個軟弱的悲慘的不討喜歡的阿爾弗雷德,可以嗎?怎麼寫才能達到所要的效果?能夠做到什麼地步依然合情合理不突兀?設定的時候給自己一點挑戰、考慮各種不可能,提出每一個有機會把不可能化為可能的方式,反詰這樣做究竟是否邏輯充分,在思辨過程中通常故事也會跟著逐漸浮現。
  這個方法不一定適合所有人物,與好壞優劣無關,純粹牽涉到各人物的性格本質和每個人對於各人物的認知。對我來說,阿爾弗雷德和亞瑟或許是可塑性比較高的類型,反之基爾伯特就困難很多:在我眼裡基爾伯特就是我心目中的樣子,我比較難想像胖子基爾伯特或是軟弱任人欺的基爾伯特(羞,所以我的文裡的基爾伯特……就是一貫的基爾伯特(恥;這可能是跟我對他的既定印象太過強烈有關,但並不是說個人特質明顯或極端的人物就一定難以想像或駕馭——本質接近基爾伯特的路德維希在我看來亦算是可塑性較高的人物,而被本家稱作「沒有個性」的托里斯反倒讓我頭疼一點w。想寫個不一樣的托里斯對我來說很難的XD!大概……跟我的能力與經驗有關XDrz。
  配角使用自創角和既有人物的差別何在?對我來說,使用自創角稍微容易一些,因為個性可以按情節需要任意調整;既有人物就比較困難了,必須考慮到原有個性與「怎麼解釋他會出現/在那裡」等邏輯問題(霍格華茲顯然在英國,那法蘭西斯到底該喝茶還是咖啡?最後我找到解釋妥協,因為家族龐大、他混有法國血統所以還是喝咖啡XDrz)。但相較之下自創配角也常常僅是妥善發揮功能的路人群;對我而言阿爾弗雷德的前女友小辣椒或是亞瑟的前女友瑪麗安娜恐怕會比法蘭西斯的任何一任女朋友有戲得多,比較容易想像她們的故事而非僅是用過即逝的平面樣板。這是我的功力不足啊,所以很羨幕能把自創角寫得有聲有色卻又不喧賓奪主的作者(艸)。也因此我的架構很容易變得龐大冗雜,畢竟每個人自有其背景,一出現有趣的想法便任性地想寫出來,可以順利地短短完結不夜長夢多的、應該會像是《我愛你,與你無關》那樣子吧——裡面只有阿爾弗雷德與亞瑟兩個人呀XD!

  以上,大概就是關於坑是怎麼挖的、啊不,是「怎麼寫故事」的流程XD?雖然說得囉囉嗦嗦,不過很多時候也是邊寫邊想的,果然還是沒辦法一開始就完全確定要寫些什麼/只寫些什麼,多少還是有增減的(通常是越來越多QxQ)。「無大綱」就是我放任自己隨心所欲地寫,因此大部分會是沒有實質連繫的短文,集結起來才會是一個完整的世界觀——比方若是看過《the Lost Memo》應該可以更容易理解或進入《Draco Dormiens Nunquam Titillandus: The Unsolvable Mysteries of Hogwarts》的背景這樣(艸)。反過來說,單一文章想要不遺漏地把想法全表達出來,大綱還是需要的;只是我的大綱基本非常簡略,有時候甚至不是一個完整的句子,主要是讓我想起「敘述」和「接下來應該寫什麼」這樣。這或許跟我的寫文方式有關:我習慣在腦中想好一個情境該怎麼演出,反覆地想直到牢牢記住「形」——畢竟有靈感有想法的當下幾乎都沒有時間/空間/體力立刻寫下來TwT——等到真正動筆的時候大部分讓我感動不已(噁)的敘述對話已經全忘光了、剩餘的就只有「形」,大綱的作用就是提醒我把那個「形」從抽屜裡抓出來XD。所以我的大綱常常只有下述部分(以《the Lost Memo》的米英篇為例):

    三年級  留校過聖誕 阿爾弗雷德打擊手候補 丁馬克看守手候補
    四年級  女友 kiss 阿爾弗雷德家過聖誕 期末交往
    五年級  亞瑟級長 半套(=///=) 甜蜜……etc.
或是
    回辦公室→吵架→氣話→哭哭→……etc.

〈Love the Way You Lie〉則是:
    歌詞→past→受傷→歌詞→past(新聞)→電視→歌詞→……etc.

  大綱的另個目的是讓我檢視字數,不過……通常沒什麼效果(汗;說來奇妙,看著大綱預估出來的字數通常固定比實際字數少約一至二千字,但也有可能是當發現要爆字的時候就開始收斂以免超過太多就是XD"。這是我駕馭文字的能力不足夠了,或者更貼切地說是還抓不準自己的能耐及讓喜好凌駕於規則之上,學習在規則內完整地寫出想寫的東西是目前的課題之一啊(恥。

  終於!概略地把故事產生過程描述了下,不曉得有沒有什麼參考價值,或許是這種思考方式的關係,我稍微不容易在情節推進上卡稿一點(一開始就想好了、要不角色們也會自己演完XD"),不過遇到「怎麼寫都無法把想要的東西準確地表達出來」的時候還是超級痛苦的XDDD!即使知道該怎麼做做不出來也沒有用呀XDDD!這、就是人生了吧ˊˇˋ。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短篇 刊物資訊 架空 R18 UNLIGHT 國擬 濡沫涸鮒 星幽界 撲克 西仏 plurk Pottertalia 合本 改寫 萬聖 惡魔 音樂劇 亞瑟王者之劍 西法 英米 48hours Bondlock BBCSherlock 00Q 露中心 AlfredxArthur 露墺 瑞仏 英仏 法墺 Bill Mercia Arthur Uther WonderfulLife Vortigen 仏列 獨北伊 英挪 獨普 英法 法奧 墺洪 姊嫁物語 米法 なつの 全員向 喬魯克 阿傑爾 親子分 露洪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