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屋】(全)


* 嚴禁任何形式無斷轉載
* APH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架空童話
* 全文使用人名/以相近名諱代稱
* 電波向注意

- 獨立短篇(噗浪即興修正版本)
- 米英法
- R12有





  法蘭西斯打一開夾心餅乾做的堅固門板時便恰巧目睹那對兄弟所幹下的好事。
  「是巫師耶。」高一點也壯一點的那個首先不客氣地喊了起來。看起來比較笨卻很適合幹勞力活,只是原先硬梆梆可如今竟在剝落的糖晶外牆亦肯定是這傢伙搞的鬼,可惜了自己雕琢許久的美好手藝。
  「是女巫啦。」矮一點也瘦一點但有哥哥樣子的金髮少年似乎比較容易溝通,即使出口的話實在不太中聽。他的手指和嘴角都還沾有些許糖霜痕跡不過無論儀態動作皆至少文雅許多。骨碌碌轉動的淡藍眼珠毫不掩飾厭惡與貪婪地迅速掃過他們身上散發臭味的破爛短衫及開口髒鞋,同時笑容滿面伸出了手。
  「肯定餓壞了吧,你們兩個小可憐,進來吧,住在森林裡、好心帥哥的美味糖果屋可是任你們吃到飽噢。讓哥哥我猜猜,你們是村子裡最窮困潦倒的漢森和格利泰吧,哎、看看你們都瘦成什麼樣子了?」
  弟弟澄澈的湛藍眼眸瞬間危險地閃閃發亮。「真的可以把糖果屋吃得一乾二淨嗎?」
  「是亞瑟和阿爾弗雷德啦。漢森和格利泰失蹤之後他們家就發財了,」和瞳底精光閃爍的阿爾弗雷德相比回握伸手的亞瑟顯然有禮數周到得多(甚至記得狠狠扯緊準備撲向牆角麵包磚的自家弟弟衣領)——除開他兇暴地捏住法蘭西斯纖細手指的粗魯舉動之外,「所以我們來了。快招待我們進屋喝茶吃餅乾吧,糖果屋的壞心老巫婆。」
  「亞瑟,他是巫師啦。而且其實長得滿好看的哦。」
  「笨蛋。覺得那樣就叫長得漂亮的話你不會喊他哥哥算了,哼。」
  「我比較喜歡喊你亞瑟。要來一口嗎?」
  「不要把咬過的軟糖吐出來!」
  背過身去引領他們入內的法蘭西斯在兀自爭吵的兄弟看不見的地方翻了個白眼;冷靜,他告訴自己,英俊瀟灑的法蘭西斯大人之所以容忍這群毫無教養渾身髒兮兮的愚蠢小鬼踩著臭烘烘的破鞋任意踐踏毀壞他精心打造的甜品小屋,不正是了自己那處心積慮的偉大計畫嗎!念及至此的金髮青年再次轉身面對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渾球(此時他才發現喀啦喀啦的脆裂聲響不是錯覺,牛奶糖片的彩色地磚正讓阿爾弗雷德拆得不亦樂乎),露出足以迷倒眾生的惑人笑容。
  「哥哥我帶你們去洗澡吧。」他的嘴角由於興奮和不悅微微抽搐,「趁這個時間哥哥我烤些香噴噴的熱餅乾,泡好喝的牛奶給你們唷,像哥哥我剛剛說的、你們肯定餓壞了吧?」
  「咦——沒有可樂嗎?」
  「我想喝紅茶,謝謝。」
  「去浴室。」法蘭西斯笑得咬牙切齒,伸手指向那間門板大開地展示內裡貓腳浴缸(裝滿粉色爆米花)的精緻浴室,「現在。」
  「酷。」乾脆果決地放下啃到一半牛奶糖地磚碎片的阿爾弗雷德搶先鑽了進去,「我可以跟亞瑟洗鴛鴦浴嗎?」
  「不行。」意外地搶在亞瑟之前開口的人是法蘭西斯。
  「浴缸是給哥哥我用的,你們最好去角落的水龍頭那邊把自己給好好地洗乾淨。」
  哼。把嘴裡還罵罵咧咧不知好歹的兩個傢伙推入浴室後佯裝走進廚房實則躲在門縫後方偷窺的金髮青年冷笑,給獵物用帶有花香的熱水洗澡就已經很夠意思了,怎麼可以讓髒兮兮的小鬼碰打開就有頂級熱蜂蜜牛奶流出的爆米花浴缸呢。至於熱餅乾和牛奶廚房可是隨時都準備著呢,空下的時間當然是要趁機好好觀察哪個更適合食用囉:例如赤裸上身地替自家弟弟脫去衣物的亞瑟(脫下的骯髒衣物全扔在糖霜甜甜圈黏疊的水桶中,法蘭西斯決定等等要連甜甜圈水桶一起提出屋外燒掉),以他的標準來說是稍微瘦了一些,眉毛也粗得誇張,但白皙纖薄的乾淨膚色及線條優美的身體曲線美好地補足了這點微不足道的小小缺陷;何況還擁有一張若非閱人無數自己絕對會誤以為對方尚未超過十六歲的柔嫩臉蛋。另一個則明顯地發育比實際年齡好多了,如果亞瑟實際有十七歲而看起來只有十五歲的話,阿爾弗雷德肯定是被誤會為十六歲實則僅止十四歲的那個,法蘭西斯甚至差點開始懷疑後者八成經常搶食前者飯菜才擁有現在這等好身材,色澤濃麗的稻草金短髮與晴空無雲的天空藍瞳孔仔細清潔過後決計可以變得更加出色;可惜年紀還輕。青年躡手躡腳地溜回廚房,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把亞瑟養胖幾天就會是他盤中最為上等的美味佳餚,至於阿爾弗雷德就需要再等一陣子,不過糖果屋要是能多個人手也是不錯的事情,憑藉自己口才肯定能將對方耍得言聽計從吧。法蘭西斯呵呵地笑得邪惡,猛然讓浴室傳來的怒吼嚇了一大跳。
  『噢阿爾弗雷德你居然把麵包牆壁挖穿了!』
  ……之後的事情還是之後再說吧。

  出乎意料的是阿爾弗雷德倒十分大方地對他的手藝讚不絕口。但法蘭西斯竟難得地渾身冷汗直流,或許由於只要前者每說一句讚美向流理檯投射過來的祖母綠目光便又兇狠幾分的緣故。
  「……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吧。」以和自家弟弟全然不同的優雅儀態裝模作樣地啜了口湯的亞瑟趁著對方直接往嘴裡塞入一整條法國麵包的短暫空檔冷冷說道。「我也會煮呀。」
  「說的也是。上次那道兔頭蘋果派我就覺得不錯。」
  「不、不要說得這麼大聲!」
  忙著烘焙以填補阿爾弗雷德所吃吐司牆壁的法蘭西斯以為自己聽錯了。「——兔頭?」
  「對呀。」阿爾弗雷德咔滋咔滋地啃著麵包脆皮。「亞瑟烤蘋果派的時候錯手把兔頭一起塞進派皮了。不過我想沒差,全部都黑黑的、味道也差不多。」
  「為什麼蘋果丁堆會有兔頭?」
  「就說了不要講得這麼大聲啊白痴!」
  「為什麼?你覺得不好吃嘛?」
  「為什麼蘋果丁堆會有兔頭?」
  「是肉桂蘋果丁好嗎。我……我沒有覺得不好吃。」
  「噢原來你加了肉桂,難怪辣得很。你確定放的不是辣椒嗎?」
  「是肉桂!應該、是肉桂吧。」
  「到底為什麼蘋果丁堆會有兔頭?」
  「因為蘋果丁堆裡有兔頭,死娘砲。」
  「哇哦,你終於發現他是巫師不是女巫了嗎。」
  「你現在是想嫌棄我長得沒你帥嗎,阿爾弗雷德。」
  「我只是個好心帥哥。不是娘砲也不是老巫婆,小兔崽子。」
  「我真心認為兔頭蘋果派好吃嘛,雖然跟你的其它料理同樣都是焦炭。你想我會死於大腸癌嗎?」
  「我才覺得自己會得大腸癌好嗎。」
   「不,我猜你得的明明該是肛門鬆弛和直腸病變。我的食量比你大了好幾倍。」
  「夠了。」法蘭西斯忍無可忍地僵著笑臉站了起來(他發誓絕對要先吃乾抹淨該死的哥哥),「可憐的孩子們一定吃飽了吧,哥哥我帶你們去舒服的大臥室好好睡個安穩的覺吧。」
  「欸——可是我還沒喝到可樂。」
  「我想您肯定不.方.便替我泡茶吧,先生。」
  一瞬間青年心中湧現同時將這兩個不識抬舉的小渾球一起扔進黑漆漆的地牢裡免去所有盛情好意直接養胖他們再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但理智很快地提醒他單憑自己是無法一次對付兩個人的,因此法蘭西斯只是和藹可親地一手抓住他們新換上的軟糖絲睡衣、一手拿起架上的千層蛋糕故事集就往客房走去。「該睡覺囉,小朋友。相信你們會喜歡木柴餅乾和棉花糖所鋪成的軟床的。」
  「可是我還沒……」話還沒說完的阿爾弗雷德一被拖離木柴麵包餐桌,桌面便轟然垮了連帶劈哩啪啦地摔碎一堆薄糖片餐盤。
  「噢阿爾弗雷德你啃掉了半個餐桌!」

  辛勤勞累的漫長一天結束之後法蘭西斯心滿意足地躺回了主臥的棉花糖軟床。雖然今日恐怕有太多事情不如預期:比方糖果屋被吃掉的部分比以往多上幾倍不止,害自己根本不敢離開廚房忙著修補房屋填得腰痠背痛;但他同樣有些懷念漢森與格利泰,青澀甜美的小傢伙彷彿初熟果實、他們所帶來的美好時光至今仍讓人回味無窮,縱使亞瑟與阿爾弗雷德不像前人如此乖巧可愛,不過回想起在浴室的驚鴻一瞥就讓法蘭西斯相信自己一切努力肯定能夠得到足以撫慰身心的豐厚報酬。
  直至半夜三更被從客房傳來的驚人巨響嚇醒前他都是這麼想的。睡眼惺忪的法蘭西斯憑藉直覺隨手拿起以牛奶棒和炸義大利麵所製作的嶄新掃帚並推開客房房門,正好與那兩個天殺的全裸小混蛋面面相覷。全裸的。光溜溜的。沒穿衣服的。
  「……床怎麼會垮?」他也不曉得自己怎麼會先追問角落那張垮掉的床。但這的確是個好問題,身為設計者製造者及不可言說的各種緣故法蘭西斯試睡過了非常多次,無論怎麼激烈翻滾床可從沒垮過啊。另外沒記錯的話那似乎是亞瑟的床,但為什麼他們會一起站在這張床前?
  「它就是垮了。」時不時瞄向青年手中掃帚的亞瑟言簡意賅地說明,直挺挺站著的他比不知羞恥的弟弟好得多,雙手仍不忘客套遮掩一下。
  「——那你們的衣服呢,阿爾弗雷德。」天哪花了他多少心血縫製的糖絲睡袍!
  對赤身裸體毫無所感的阿爾弗雷德卻猶豫地瞥了臉色發青的兄長一眼。
  「……我睡到一半,」
  「嗯。」
  「覺得有點餓,」
  「嗯。」
  「就吃了衣服。」
  「……嗯。」
  「可是還是覺得有點餓,」
  「嗯。」
  「就吃了床。」
  「……嗯哼。」難怪從走進臥室起自己就覺得似乎哪裡不太對勁,原來是少了一張床嗎。
  「所以我決定跟亞瑟一起睡。」
  「嗯。」「哼。」
  「但我還是覺得有點餓,」
  「嗯。」
  「就吃了亞瑟的衣服。」
  「……嗯。」
  「然後我還是覺得有點餓,」
  「嗯。」
  「就吃了亞瑟。」
  「……啊?」
  擰緊眉梢不知道在彆扭什麼的亞瑟終於忍不住插嘴。「就是他把自己的牛奶棒——」
  「是大木柴——」
  「從後面捅進來。當然我才不要,這可是擠得要死的單人床——」
  「明明亞瑟也爽得唉唉叫,還裝模作樣一直掙扎——」
  「那是情趣,白痴——」
  「總之,」阿爾弗雷德嘆了口氣,在法蘭西斯還沒搞清楚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之前便遭推倒在地,手裡的牛奶棒掃帚也以不及掩耳的速度被亞瑟奪走。
  「我們剛剛很快地討論了一下,雖然我並不這麼認為,不過亞瑟堅持如果他肚子餓、又一直沒機會使用他的牛奶棒——」
  「是大木柴。」
  「那就太可惜了。所以我們決定讓他用自己的牛奶棒——」
  「說了是大木柴。」
  「從你後面捅進去,我就可以用我的真.超級大木柴——」
  「明明只是牛奶棒。」
  「……用我的超級大木柴從亞瑟後面捅進去——」
  「FUCK!」
  「或者我們一起捅你後面,你認為怎麼樣?」
  「我……」

  「我們先從牛奶棒開始吧,帥哥。」亞瑟接著說,晃了晃手上由牛奶棒和炸義大利麵製成的漂亮掃帚。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短篇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架空 R18 UNLIGHT 國擬 濡沫涸鮒 星幽界 撲克 西仏 亞瑟王者之劍 plurk 合本 Pottertalia Uther Arthur Vortigen 48hours 改寫 萬聖 音樂劇 西法 Mercia 英米 Bill 惡魔 全員向 BBCSherlock Bondlock 00Q 露中心 AlfredxArthur 露墺 英仏 WonderfulLife 怪獸大學 普墺 墺洪 親子分 法墺 瑞仏 露洪 阿傑爾 英法 獨普 英挪 金牌特務 法奧 米法 姊嫁物語 獨北伊 なつの 喬魯克 仏列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