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ossible β Force


* APH二次創作
*ABO設定 x IMF(電影《不可能的任務》系列之不可能任務局)風味,楔子試閱
*架空城市,與現實中之機構、社會等毫無關聯

- 米英(βxβ)、法奧(βxβ);正篇女主角為白(Ω)
- 雖然用了IMF4的哏但想推的米英paro其實是IMF5……充滿阿米美國人對亞瑟英國人的夢幻泡泡(?





  所有人皆不約而同地認為這並不是個合適的安全地點。所以當葛洛斯一見到這次的交易對象提著鋁合金箱踏出轎車時,立刻向後者身旁的牽線人抱怨起來。
  「你的雇主還真是選了個爛地點啊,里奧?」
  他指的是這片位於近郊的廢棄商業區。他們站在大樓環伺的荒涼中庭,那些癡癡地等待政府重劃整建的老舊樓房高度自然無法與現今的摩天大廈相比,但任何稍微受過相關訓練的人都可以輕易指出這個地點的安全漏洞。砰地關上車門的米契皺起眉頭,偏過頭看向跟自己手下一起下車、正好整以暇地整平灰藍色西裝外套的牽線人。
  「……這是怎麼回──」
  「我選的。沒錯,是我選的,別急著質疑我,」被稱作里奧的中年男子吊兒啷噹地攤開雙手,金褐色的齊肩短髮蓋住他一部分膚質粗糙的臉,「葛洛斯先生一向習慣提前半小時到達約定地點,這裡可以讓他佈署個夠;而附近就是米契先生的地盤,我保證這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吃虧的事情,葛洛斯先生。相信我,最近警方查得緊,這裡可比──」

  『──什麼紅燈街的酒吧還是鬧區的公園適合得多了。所以……』
  「你聽得見嗎,老鷹?」坐在狹窄麵包車車廂裡的年輕女性手指飛快地敲打鍵盤,白金色的長髮隨意地披散肩後。
  『非常清楚。』代號老鷹的金髮青年戴上眼鏡,一對湛藍眼瞳自十二層樓高、事先鑿出大洞的破敗辦公室落地窗俯瞰不遠處的中庭方向,「狀況如何,野狼?」
  「A、B、C區確認清空,大部分是椅子的人。現在往預定地點前進,預計一分半鐘後到達目標位置附近。」
  『域外通信訊號切斷。阿爾弗雷德,路德維希,如果他們沒有察覺哪裡不對勁,你們有十一分鐘。』
  全副武裝的路德維希俐落拔起插在倒在長廊上沒了聲息的傭兵後頸的鋒利短刀收回腿鞘後迅捷地繞過轉角,追上前方的棕髮青年腳步。他們順利到達位於大半視線被雜生樹叢遮蔽的一樓走廊窗邊,壓低身軀勉強從縫隙間窺視中庭動靜。棕髮青年掀開臉上的皮製鼻罩嗅了嗅塵沙飛揚的寧靜空氣。
  「現場一共有七個α,五個β;五個都有使用α促進劑。和情報相同。」他悄聲說,把鼻罩套回原位。「還有一點Ω的氣味,不過我想應該只是他或者誰昨晚睡了個Ω的緣故。」
  「他倒是挺放鬆的啊。」路德維希嘆了口氣,伸手按住耳機,「尼德藍特?」
  『有個壞消息,』耳機另一端傳來一邊奔跑一邊安裝彈匣的清脆喀擦聲。
  『羅德里希拿錯小提琴盒,把狙擊槍帶成了炸彈。』
  『……什麼?』
  『我們五分鐘後和你會合。』
  『我的天哪羅德,你拿錯啦!』
  『住口、笨蛋小姐!』

  任憑葛洛斯手下搜身的里奧大方舉起雙手,還不忘俏皮地朝那個結束時把他口袋裡的保險套往小肚腩挑釁地拍了一下的金髮青年眨了眨眼,換來對方一記狠瞪。他無所謂地抬起半邊眉毛,雙手插進空空如也的口袋,陡然沉下原本有些神經質的浮誇語調。現在可以進行交易了吧,葛洛斯先生?
  「當然。」葛洛斯冷淡地點頭,「箱子給我。」
  「嗯哼。」里奧發出了不贊同的鼻音,「──沒有鑽石,沒有箱子。」
  葛洛斯微微一笑。「沒有箱子,沒有鑽石。」
  「我不介意在這裡耗上一整天;」早就被對方的傲慢態度惹得一肚子火的米契危險地瞇起眼睛。他聞得到葛洛斯身上囂張的α氣味,若不是目前缺錢孔急,自己未必得屈居下風。「我聽說你已經拿到鑰匙了,而我只想要我應得的那份。做正確的決定並不困難,葛洛斯。」
  葛洛斯抿起嘴唇,半晌後才向後伸出右手,從身穿緊身皮衣的彪形大漢手中接過皮箱,面朝他們打開:璀璨奪目的幾十顆鑽石,旁邊則是那支小小的、唯一能夠開啟保險箱內機關的圓柱型鑰匙。
  「等我確認保險箱是真的,鑽石就是你的。」
  「很好,你想怎麼確認?」
  「你打開箱子,等我確定鑰匙插得進發射孔,我們就可以分道揚鑣了。你們先走,免得你守在外面的手下……」

  『你們聽到了嗎?不能讓葛洛斯得手,誰知道那個瘋子會不會當場啟動──』
  左邊那四個我來搞定,菲利西亞諾用嘴型示意。
  「妳干擾了收訊對吧,茱麗葉?到那邊去,菲利。」路德維希點頭,比劃著要他就定位,雙眼仍緊盯著中庭。
  「沒錯,」茱麗葉沒好氣地答道,手指在觸控版上滑動,「所以他一試,我們就會曝光。」
  「我知道。野狼小隊注意,我們現在要直接攻堅,重複一次,我們現在要直接攻堅;阿爾弗雷德,接替羅德里希的任務掩護我們。」
  『我的位置是狙擊的次要選擇,尼德藍特和羅德里希距離太遠,我想只靠你們兩個沒辦法一次對付十二個人,路德維希。』
  路德維希努力克制自己朝上瞪去的徒勞舉動(何況從這個角度他什麼也看不到),焦躁而專心地盯著正在打開保險箱的米契。頂多再二十秒,即使尼德藍特他們尚未趕到,菲利西亞諾和自己還是得想辦法先發制人才行。菲利西亞諾通常能夠搞定二個α,他可以解決剩下的,但幸運且麻煩的是:他們既然身為補充α促進劑的β,不像真正的α被其他α的侵略氣味氣得失去理智,卻也比較難在近身第一時間判定誰才是首要威脅。他們之中只有菲利西亞諾天生擁有α級別的嗅覺靈敏度,加上受過辨別促進劑差異的強化訓練……然而身為支援這次任務的小隊隊長的自己依舊不想把希望寄託在一進入戰鬥狀態時就會變得不按牌理出牌的他隊隊員直覺。

  始終保持笑容的里奧再次眨了眨眼,看著米契和緊握著鑰匙的葛洛斯準備交換打開的保險箱與鑽石。他漫不經心地別開目光,視線恰巧對上方才挑釁自己的葛洛斯手下。里奧決定親切地朝對方微笑,默默地在心底考慮是否要偷偷和後者分享自己剛剛突然察覺的一點無關緊要的小秘密;然而面前的金髮青年始終臭著一張臉,彷彿自己才是沒發薪水給他的那個人。可憐的傢伙唷,里奧忍不住竊笑,就在米契確認鑽石真偽而打算鬆開手裡保險箱的那一刻,他卻忽地收起笑意,肥厚嘴唇平整劃出一道冷酷線條:
  「──歐巴馬健保。」
  「你他媽搞什麼?」
  不明就裡的葛洛斯大吼出聲,想要揪起無預警趴倒在地的里奧質問究竟;然而身後的一名保鏢猝然壓低他的腦袋,自己下一秒鐘便被正面突襲的金髮男性一槍射穿腦袋。不過他們沒人來得及瞧見迅速欺近的褐髮青年身影,直到第二個人小腿上挨了飛刀痛得半跪下去,第三個人才大夢初醒般舉槍試圖瞄準,後頸卻突地感到一下前所未有的短促劇痛,他倏地癱軟下去的抽搐屍身被對方架起擋住第四個人的猛力疾刺,又推出去暫時攔阻撲過來的第五個人──現在這個在白淨臉蛋上戴著鼻罩的奇怪小傢伙完全暴露在他們面前了,奇怪的是他身上竟毫無氣味,彷彿幽靈……或是β一般。
  變故突生之際捏緊裝有鑽石的小皮袋滾至一旁的米契目瞪口呆地瞪著面朝下趴伏的里奧。後者的臉直接磨向細碎尖銳的砂石瓦礫,使得那張臃腫的臉不僅滿佈傷痕,皮膚甚至猶如與肌肉分離般獵奇地層疊堆積於眼眶下方。媽的,他想都沒想地抽出手槍,洩憤般對準了雙手抱頭尋求掩護、宛若現在發生的一切均與己無干的天殺的混帳。可就在他扣下扳機的瞬間,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冷不防地震飛了手槍──和他的手指;米契放聲慘叫,但下一刻他的淒厲尖叫便被牢牢地封在嘴裡:方才挑釁里奧的金髮青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擊中米契下顎,橫劈手刀封喉,待他反射性地屈起身體時再補上一記膝擊,順勢將人踢飛出去。
  半跪著的葛洛斯看著突然發難的手下轉身朝自己走來,那張清秀臉蛋上兩條粗得有些好笑的眉頭不悅地糾成一團,熊熊燃燒的祖母綠毫無畏懼地盯著他瞧。看來他們都被擺了一道,葛洛斯瞥向遠處失去知覺的米契,當機立斷地抓起保險箱及鑰匙,閃過往自己臉上揮來的拳頭並朝轎車跑去,在憑聲躲避背後飛來的子彈時失足踉蹌半步,將那支如同性命般重要的鑰匙向前甩飛。他急忙踏開步伐,眼角餘光卻忽地瞅見從附近大樓底下疾馳而來的迅捷身影;那道影子以驚人的可怖速度竄至他眼前,搶先一步攔截了鑰匙。葛洛斯大吼一聲,發狂似地往對方身上撲去。
  他們扭打在一起。但趁隙抄起保險箱以不鏽鋼尖角砸向對方腦袋的葛洛斯抓住機會擺脫糾纏;他可以聽見身後那個劫走鑰匙的高身兆青年與保鏢搏擊的呼嘯風切、聽見搖搖晃晃站起的米契勒住不遠處那個不知死活的叛變手下脖頸滾進一旁灌木叢的沙沙摩擦、聽見自己近在咫尺的腳步聲。
  他發誓,他要讓這些人全都死無葬身之地。

  『葛洛斯和尼德藍特太接近了,我沒辦法瞄準,茱麗葉!』
  該死的。椅子上的茱麗葉繃緊背脊,螢幕上的倒數計時將她的眼珠映得一片血紅,「你不能失手,我們只剩一分鐘!」
  『……我有更好的主意。』
  「什──什麼?」耳機裡響起狙擊槍墜地的碰撞聲響。喔,喔千萬不要,她忍不住在心底默念起來,狠狠翻了個白眼。
  『抱歉,你說什麼?』
  阿爾弗雷德左顧右盼,幾乎想也沒想地選定了二根柱子,「我們沒有時間了;一旦讓葛洛斯跑了,他絕對會想盡辦法──殺掉所有──哇哦!」
  『等一下,你想幹嘛,阿爾?』
  迅速繞完圈子安排妥當的阿爾弗雷德又瞥了一眼中庭,扯動繫在腰際釦環與柱子之間結實繩索的手臂肌肉微微鼓起。他不自覺地露出微笑,瞳仁中的湛藍火光熊熊燃起:
  「──我要跳下去。」
  茱麗葉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差點扯掉頭上的耳機。「你瘋了,阿爾,你他媽的在搞笑嗎?你吞太多α促進劑肏壞腎上腺還是大腦了嗎?」
  『我們成打地吞促進劑就是為了今天、現在,』退到辦公室深處的阿爾弗雷德深深吸了口氣,「我數到三,不接受反對意見──一!」
  數到三的剎那邁開大步狂奔起來的阿爾弗雷德鞋尖同時踩上了窗框邊緣。他張開雙手,毫不猶豫地藉著衝勁跳下十二層高的大樓,於靴底觸及玻璃帷幕的瞬間戴有手套的左手圈住繩索往下疾走。這高度並不算太離譜,但為求速度繩索上毫無緩衝結,要是左手承受不住或步伐偏斜,他會摔斷脖子,要是沒辦法跑得比直接跌落的速度快,他也會摔斷脖子,要是繩索長度計算錯誤,他依然會摔斷脖子;可或許的確是腎上腺素作怪的緣故,阿爾弗雷德只覺得輕飄飄的,除了急促搏動的心跳聲和耳邊呼嘯的凌厲風聲之外再也感受不到其它,同時身體裡的每一根肌肉皆緊繃至極限,踩踏玻璃所產生的每一下震動均緩慢且清晰地反饋鞋底。砰,砰,砰,最後一步距離地面還有約一層樓半的高度,但他完全不感到擔心,只是在最後一秒雙腳用力一蹬,左手放開繩索、任由它脫離安全釦環束縛,於即將撞上地面之際屈起身體翻滾減低衝擊,隨即乘勢向前宛如另一枚子彈般衝了出去。

  菲利西亞諾肘擊另一個α胸膛同時也清楚聽見對方胸腔深處傳來的噁心碎裂聲。他抬頭,看見踹飛路德維希的β撿起手槍,朝像頭野牛般瘋狂奔來的阿爾弗雷德連開好幾槍,卻因為傷勢無法平衡身體偏了準頭。把人直接撞倒並過肩摔在地的阿爾弗雷德順勢滑坐下去攻擊太陽穴敲暈對方,接著搶在一個想從背後突襲的α動手之前反身踢倒,跨坐在他身上一下又一下沉著地痛揍那張面目全非的兇惡臉孔。終於克服暈眩的青年摸著血流不止的後腦杓站了起來,順著耳機裡茱麗葉的急促咒罵往葛洛斯的逃跑方向蹣跚地快步走去。他發誓自己幾乎可以聞到神情扭曲的葛洛斯坐上他的紅色轎車……
  ──砰!
  他們目瞪口呆地看著遠方轟然炸開的橘色火焰彷彿一場毫無美感的粗糙煙火秀;掙扎著坐起的路德維希按著瘀青的前額,目光掃向此時才終於慢條斯理地爬起的牽線人:他幾乎分離的橡膠臉皮詭異地掛在臉上,露出底下一小部分白皙潔淨的細嫩膚質。青年一把揪住自己的假髮,將整張面具仔細地撕了下來。
  「太精彩了!」他用法語嘆道,甩動扁塌金髮朝面對自己走來的阿爾弗雷德攤開雙手,「而你也真的瘋了,阿爾。雖然哥哥我一直趴在地上,但還是看得很清楚唷?」
  「亞瑟呢,法蘭西斯?」早已習以為常的阿爾弗雷德心不在焉地略過了對方的調侃,匆匆走向灌木叢。他可以聽見那裡隱約傳來的沉重呼吸聲,可還是非得親眼確認才行。就在青年正要撥開面前礙眼的多刺樹枝時,一顆蓬鬆散亂的淺金色頭顱悠悠地抬了起來,熟悉的蓊鬱祖母綠狡黠地閃爍著愉悅微光。
  「──找我嗎?」
  亞瑟高傲地微笑起來,濺上臉蛋的他人血跡襯得牙尖嘴利的刻薄唇瓣格外柔軟。「你來得未免太晚了,小帥哥。」

  「要哥哥我舉出這世界上最沒心肝的人那可非英國人莫屬啦!要不是哥哥我碰巧先一步從大樓的透明旋轉門瞅見路德維希的倒影還冒了這麼大的風險開口提醒,你哪裡有時間反應呀?」
  「我根本不需要一個只會趴在地上躲子彈的法國人多此一舉;天哪,當初到底是誰把你跟我編入同支小隊的?還有歐巴馬健保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法蘭西斯聳肩,啜了口手上的馬丁尼,泰然自若地揚起無辜微笑。「不曉得呢?哥哥我也是瞎掰的。你知道,那就像是黑暗中突然點亮的燈泡──」
  「喔是呀,然後讓我不得不出手救你,白白曝光身分。真是感激不盡哪!」
  「咦──怎麼會呢,哥哥我對你的實力可是很有信心的啊?」
  他們坐在W生化科技公司大樓的一樓酒吧吧檯前──剛結束任務回報的公司「職員」都習慣來這裡喝一杯;比方同屬老鷹小隊的茱麗葉現在也正獨自一人坐在沙發區,專心致志地敲打擱在穿著牛仔超短熱褲與白色過膝靴的窈窕大腿間的筆記型電腦。亞瑟毫不遲疑地露出了誇張的作嘔表情,打算反唇相譏之際羅德里希卻冷不防地自他們身後出現:他的左眼眼眶周圍細心地貼覆被因爆破碎裂的鏡片所造成傷口的乾淨紗布;法蘭西斯幾乎是立即轉過身去,胸前敞開的襯衫衣襟內戴著與對方款式相同的銀質結婚戒鍊。嘿,他開口,語氣柔和得全然沒了先前的挖苦嘲諷,你還好嗎?
  沒什麼。羅德里希垂下眼簾,任憑對方觸碰自己蒼白的臉。我見過安東了;強制休假接受調查,跟之前一樣。不過他說不必擔心。
  他也只能這樣處理。不是我要說,你怎麼會……
  「噢,」羅德里希很快地瞥了一眼佯裝對他們毫無興趣的亞瑟,克制地壓低聲線。「我才想問你呢。
  「……什麼?」
  「那個Ω。」
  「呃、哪個Ω?」
  「菲利說的那個Ω。」他挑起半邊眉梢,冷靜自持的平淡神情沒有半點遭主管訓誡的尷尬沮喪,指尖穩穩地戳向襯衫領口沒遮掩住的淺色吻痕,「我們說好的,只有Ω不行。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當爸──」
  阿爾弗雷德走出廁所的時候剛好與這對始終維持開放是關係的冤家夫夫(這在β之中也不算稀有)擦肩而過;他本來想打個招呼,卻又直覺地感到氣氛似乎並不那麼適合(「閉嘴,笨蛋先生。只有Ω才會蠢到想在對方身上留……」)。他抓了抓頭髮,選擇吧檯角落的位置坐下,跟酒保要來一瓶可樂娜。
  「──還以為你在找我呢?」
  無預警地面臨搭訕突襲的金髮青年嚇得差點從吧檯高腳椅上跳了起來。他眨了眨眼,直勾勾地盯著面前瓶身溼透的可樂娜。「只是……那個時候沒看見你。我們是同事嘛。」
  你不用擔心我。他的同事親切地微笑,「我很棒的。」
  非常棒。那對狡猾的綠眼睛放慢語速,緩慢黏膩得如同自己爬上對方大腿的修長指尖。而或許,我也想親身體驗你有多.厲.害?
  「……你、喝多了吧。」阿爾弗雷德很快地瞥了他一眼,立刻收回視線。
  可能吧。他開心地笑了起來,把自己那杯退冰得差不多的消氣啤酒推到可樂娜旁邊。「但我今天……一口都還沒動唷?」
  砰。青年猛然起身,把只有一條腿的吧檯椅撞得晃動不止。「我想去廁所。」
  「去吧。」幾乎忍俊不住的亞瑟放肆地笑道,伸手毫無顧忌地狠狠搧了耳根紅透的可愛同事結實挺翹的性感屁股一巴掌。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萬聖 改寫 48hours 惡魔 Pottertalia 英米 WonderfulLife 00Q AlfredxArthur BBCSherlock Bondlock 法墺 墺洪 親子分 西法 英仏 米法 英法 全員向 法奧 英挪 獨北伊 露洪 獨普 瑞仏 仏列 露墺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