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鳥】


* 嚴禁任何形式無斷轉載
* APH三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架空遊廓和風設定,與現實中之機構、社會等毫無關聯

- CWT37無料
- 獨立短篇
- 米英米,色子米x芳客英
- R18





  「你確定?」
  「……嗯。」
  「不後悔?」
  「不後悔。」

  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壯膽般猛然乾了手中烈酒,沒奈何地放下精雕細琢的長菸管,在顫顫巍巍的手突然欺近作勢扯下己身腰帶時不動聲色出手解圍。衣襟尚未掀開沾染酒氣的唇便急色地貼了上來,羞赧可不生疏的靈活舌尖細細舔吮欲拒還迎的苦澀口腔。其實還不賴,阿爾弗雷德邊迎合親吻邊適度調節吐息以免被對方主導節奏到失去控制的地步,伸手協助如今單靠物主決計無法輕鬆脫除的金屬皮帶與合身西褲。

  「比我以為的還厲害呢,柯克蘭先生。」

  「——是亞瑟。還有那是當然的。」趾高氣昂地輕啃離自己遠去的溫暖唇瓣、臉色酡紅的金髮青年偏著頭以幾乎過分冷靜的沉穩口氣說道,水光瀲灩的蓊鬱幽林於燭火搖曳間載浮載沉,「女人們都、很喜歡的!」

  不過我是你第一個男人呢。半仰躺著的阿爾弗雷德歛下目光,大方開敞的精實腿根俐索地扣住青年腰際隨意磨蹭,不像女人那麼麻煩,想要刺激的話不戴帽子也可以,而且……

  說不定比女人還舒服哦。

  紮在腦後的長尾髻壓得他頭有點疼。嘴裡罵罵咧咧的亞瑟仗著酒意猛地按倒他並跨坐上來、同樣讓酒精醺得暈呼呼的修韌手指怎麼樣也解不開材質華貴的背心鈕釦。阿爾弗雷德似笑非笑瞅了一會,最後才終於看夠似地覆上自己的。不需要貓手啊,染溺醺醉的優雅聲線有些失控地低吼回絕,一下子就被擅長演奏的粗糙指尖輕巧抵住。

  「你當然不需要。」順勢伸直手臂推離怨懟雙唇的英俊色子瞥了對方未有太大反應的蟄伏下腹一眼,搶在抗議之前便突地拉下底褲、接著俯身張嘴含了進去,成功換得言不及義的頹靡反抗。覺得自己隱隱受到羞辱的亞瑟惱怒地掙扎,可下體彷彿即將溶解般的酥麻快感令滿嘴詛咒全化作甜膩悶哼;技巧純熟的溼暖舌尖熱情地捲上前端,吐出以專注舔舐龜頭溝壑時寬厚掌心亦跟隨貼覆暴露於空氣中的水潤莖柱與斷續震顫的渾圓囊袋親密把玩。然而就在青年旋即高潮之際阿爾弗雷德卻殘忍地停止動作並坐直上身,拉起袖口裝模作樣擦拭遭唾液及分泌液體沾得一塌糊塗的微腫唇瓣,自矮几旁拿起從一開始就準備妥當的潤滑劑。「——有精神辦正事了?」

  該死的。再次覺得自己被嘲笑了的亞瑟忿忿地搶過細長順手的香料瓶,分開對方大腿豪邁淋上大量調和油膏,躊躇了下才握住連未甦醒時都比自己宏偉許多的傲人性器——雖然是很不甘心,不過要求吞沒同為男性的裸露下體實在略顯強人所難,但若用手的話他可不認為自己仍會屈居下風。稍微試探幾次就能抓住弱點了吧。亞瑟慢條斯理搓揉著,滿意地瞧見游刃有餘得可恨的輕佻笑容不自覺蹙起端正五官,沒過多久便逐漸洩出幾不可聞的難耐細鳴。

  「你、到底……唔……」

  反正找到入口就好了吧。亞瑟惡戲地揉捏變得精神的昂揚私處,確實碰觸到的剎那青年便猶如燙著了般蜷縮起來。可接下來——他開始有點後悔方才暢飲時所誇下要由自己主導一切的傲慢豪語了,怎麼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吧!心一慌原本興致勃勃的勃發陰莖也褪回蒼白,還在遲疑的時候又重新被按倒在整齊鋪合的嶄新塌塌米上:阿爾弗雷德再次俯低身軀品嚐欠缺關愛的敏感地帶,這次更變本加厲吃進囊袋,僅留手掌大面積掃過、聊勝於無地服侍益發空虛的可憐柱身。

  「啊,哈啊……你這個,嗚嗯……」不完全同於先前、脆弱之處妥貼地遭人把持的獵奇快感沉著且紮實地侵襲神經腰椎,沉浸混亂的亞瑟粗魯地揪扯身下游移的燦金髮絲,急欲推拒又不真正想要明確拒絕——畢竟阿爾弗雷德肯定會順著自己的意、只是……

  「嗯,啾、看起來亞瑟,沒有、呼嗯,玩過女人的後面吧?」
  「囉嗦、嗚!哼嗯,嗯、啊……咿!嗚嗯——!」

  可以清晰察覺穴口皺褶正飢渴地夾緊恣肆刮搔的搗蛋舌葉,而比起排泄所在承受欺侮的詭譎感傷更令人羞恥的是自己竟然非常享受般連陰莖也無法克制地高高翹起,在昏暗燈火下透著唾液潤澤的水漬反光。他難堪地舉起手腕嘗試遮掩因極樂扭曲的無瑕臉龐,徒勞扭動腰肢嘗試逃脫掌握卻毫無效果;當阿爾弗雷德終於轉向攻擊裸於襯衫衣襟外的發硬乳首時依舊滴淌稠黏香膏的龐然怪物也一併擠進胯間。怎麼辦,他半開玩笑地說,吻上頸側的英挺鼻尖呼吐熱氣,避開突起的調皮指尖繞著淺色乳暈溫柔摩挲。要示範一次給你看嗎,萬一讓你從此愛上這種感覺可不太妙哦。

  氣息紊亂的淺金眼睫倏地張開,細細顫動宛若撲火蛾翅。或者更像蝴蝶,阿爾弗雷德沒來由地陷入迷離,彷彿耽溺情慾的於清晨破蛹的溼漉漉的蝴蝶,振羽復又沉沒。

  ……嗯。

  於是他完了。憑藉過多潤滑不算太困難地推進自己的阿爾弗雷德在益發高亢的美妙哭喊與遭攀附背脊傳來的細微刺疼裡近乎冷淡地想,亞瑟的緊窄臀部遠比妄想來得狹小舒適且令人迷戀。要是明天被告發他就完了。啊嗯。嗯。嗯哼。意外地適應得很快的沉醉綠瞳歡快地放縱呻吟,形狀漂亮的嫣紅性器搖擺著在彼此緊貼的肚腹上拍打水痕。他的荷蘭小帽還藏在袖身暗袋內,但已經太遲了。與飛馳思緒相反他毫無保留地挺動精壯腰腹猛力抽送。羅德里希不會接受一時意亂情迷的狡辯託辭,最糟的下場就是被逐出紅櫺之外。阿爾弗雷德。阿爾。雙膝被按至肩膀兩側的放蕩紳士不滿呢喃,勒勾後頸的細長手臂暴戾地把侵犯者圈往自己直至額角相親,扯掉沉重髮簪讓一頭飄逸金髮披散垂落將他們雙雙禁錮於明滅不定的柔軟的無法脫逃的燦金牢籠裡。留在這裡,無所壓抑的激烈浪叫中他啞著嗓子切切懇求,我不會拋下你,我會一直來看你,所以別走。別離開我。

  於是現在他曉得澈底自己完了。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短篇 刊物資訊 架空 R18 UNLIGHT 國擬 濡沫涸鮒 星幽界 撲克 西仏 plurk Pottertalia 合本 亞瑟王者之劍 西法 音樂劇 惡魔 改寫 Vortigen Mercia Bill Arthur Uther 萬聖 48hours BBCSherlock 00Q 英米 Bondlock AlfredxArthur 英法 露墺 露中心 米法 法墺 全員向 WonderfulLife 英仏 仏列 墺洪 親子分 法奧 姊嫁物語 獨普 阿傑爾 喬魯克 英挪 露洪 獨北伊 なつの 瑞仏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