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itas》閱前簡介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 本篇故事以APH的二次衍生為主題,無法接受或理解者請迴避
* 採用架空城市模式;除了國家身分擬人之外保留本家設定,
* 因此若是本家僅給予國名稱呼而非姓名的話、將儘量採用相近名諱取代
* 出現人物僅限本家提過人設之國家
* 超現實設定亦保留(黑魔法與妖精等等)
* 多CP(全CP列表內收)
* 微黑暗血腥向注意
* 角色死亡可能
* H

* colitas,西班牙文,花蕾、也有意思是little tails。
 而cola在西班牙文裡是指尾巴(tail);在七零年代,大麻被稱作小尾巴。
            ——《Hotel California》.The Eagles
* saudade,葡萄牙文,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難翻譯的字眼之一。
 表示一種懷念,渴望已逝去的、所喜愛的人事物心情,帶有宿命論的味道;
 有種心底明明知道卻又不肯承認所渴求的對象可能永遠也沒辦法回來的感覺。


- 人物對照、章節安排(簡短試閱捏它可能)、CP列表 -





【人物姓名對照表】(按出場順序排列)

※文中自創
尼德藍特/荷/蘭
琵莉珍/比/利/時
盧森柏格/盧/森/堡
莫娜可/摩/納/哥
小吳/越/南
莉絲.敦士登/列/支/敦/士/登
尤格蘭/烏/克/蘭
卓久勒.瓦拉齊亞/羅/馬/尼/亞
查理/神/聖/羅/馬/帝/國
艾斯倫/冰/島
傑克/捷/克
賽西兒/塞/席/爾
科拉/澳/洲
修普/紐/西/蘭
凡提肯/梵/蒂/岡
羅斯/保/加/利/亞
泰/泰/國
凱薩/羅/馬/帝/國
巴亞莫/古/巴


【章節安排】

Chapter1.晨醒
尼德藍特
亞瑟.柯克蘭
法蘭西斯.博納富瓦
愛德華.馮.芬克
瓦修.茨溫利
卓久勒.瓦拉齊亞
羅德里赫.埃德爾斯坦
彼得.柯克蘭
托里斯.拉瑞奈提斯
提諾.維那莫依寧
路德維希.拜修米爾特
  路德維希喃喃自語著,伸手捧起基爾伯特的腳踝,蜻蜓點水般溫柔、不留痕跡地輕咬下去。毫無知覺的青年皮膚上還留有方才沐浴過的淡淡香氣。雙手則稍為施力、確認著自己兄長粗糙美好的每塊肌膚及骨骼:趾骨蹠骨踝骨、這裡有著絕對不能錯過的踝關節,向上是脛骨腓骨髕骨、以及膝關節,然後是股骨恥骨、還留戀地多親了髖關節的部分一下,沿著肚腹來到能被細數的肋骨胸骨鎖骨、同時伸手從背後懷念地揉捏按撫著脊椎與肩胛骨;再來回頭吻起指骨掌骨腕骨橈骨尺骨肱骨、自然沒有放過指腕肘肩關節這裡,最後有些困難地跨坐在基爾伯特身上抓著枕骨部分從顎骨顴骨額骨一路含咬上去(依依不捨地從眉頭及眼睛之間離開)、不忘順著項鍊的冰冷線條在頸關節和顎關節那邊停留許久。啊啊,路德維希在心裡反覆誦唸著人體各部位的學術名稱,流暢連綿就像首餘韻不絕的詩歌;全身的感官被極度放大,不想錯過任何一點享受。基爾伯特的年紀雖然比自己大了點、也經歷過不少街頭廝殺,筋骨四肢卻仍然保持著良好狀態,像是能隨時回到戰場上一般。

Chapter2.狂宴
傑克
菲利西亞諾.瓦爾加斯
菲利克斯.盧卡榭維茨
  那個聲音用著和自己相仿甚至更為成熟的腔調在無盡的黑暗中不停地說話。
  ——請不要感到困惑,我想這一定是主上的恩賜呢。
  ——伊凡先生其實是個非常好的人哦,除了拉瑞奈提斯之外能夠仰賴的人就是他了。
  ——托里斯.拉瑞奈提斯的存在是你唯一救贖。只要存在存在就好,雖然感覺上似乎非常卑微卻是相當實際哦。
  ——你不想跟托里斯分開吧?想要活著想要留下來,只要能讓他待在身邊怎麼樣都無所謂不是嗎?那就學著逃避、學著為了生存而逃避,即使被誤會得不到諒解也絕對不要退縮;請切切實實地逃避一切並將自己放心交給自己。
  ——然後你就可以活.下.來。與托里斯一起唷。

  菲利克斯不得不承認,每次回復清醒的瞬間同時被那種清新心情所完全淹沒的狀態,總是讓他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不論現實生活中的自己究竟是受到了怎麼樣的殘.酷.對.待。只是記憶力的短缺有時候會造成一點困擾,比方像是托里斯就似乎是有些起疑的樣子。
  但是那些不愉快的過去難道真的是需要被回憶的嗎?
  能夠堅持己見無謂輕視不斷逃避並在傷害中恢復過來的自己難道就一定比尋常那些強悍勇敢的莽夫還要來得懦弱低下嗎?
  如果是托里斯他會怎麼回答的說?

丁馬克
貝瓦爾德.奧克森謝納
  ……原來沒有提諾的生活是這樣度過的啊,貝瓦爾德沒有留下半滴淚水、只是握緊拳頭讓修剪良好的指甲戳刺掌心直到流血,怎麼會忘記從前那些沒有提諾的日子是怎麼度過的呢,丁馬克冷酷的嘲諷語氣在耳邊誦唸著瘋狂的騷擾簡訊內容,回來吧你活該早告訴你只有老爺我才能保護所有人哦;最令人害怕的是為什麼自己還可以如此平靜,平靜懦弱得完全不敢去想像提諾會遭受怎樣的待遇。提諾,提諾躺在伊凡床上的時候也會露出應該只有自己看過的美麗表情嗎,他知道不會卻克制不了嚇人的可怖念頭。下流,下流的背叛者,他聽見聖誕少年用蒼涼卻不帶指責的平靜口吻說,是的他是,他是下流的背叛者。受到丁馬克詛咒注定失去一切繼續孤獨的下流背叛者;而這全都是由於自己太過軟弱的關係。
  ……
  光線照進房間的時候諾威就已經清醒過來。貝瓦爾德拿著自己的衣服走進客房時,看見諾威光著身子若有所思地坐在床沿、晨曦映出他半是光輝燦爛半是陰暗模糊的軀體。瞬間貝瓦爾德突然感覺自己的眼中第一次見著丁馬克在那個當下所真正看到的東西:乾淨剔透的身軀晶亮的像是耀眼通明的水晶雕像,猶如背上即將浮出隱形翅膀振翅飛翔、純潔無垢的虛無天使;這樣面無表情的諾威卻能讓人意外地感受到在十字髮夾及紫藍色眼神之下隱藏了不同於外表、冷豔妖冶而狂妄奔放的淫亂本質,企求著奢靡浪蕩的氣息若有似無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而無法完全遮掩。初生朝陽下的諾威給人一種錯覺,一種事實上在那個光怪陸離的昨夜因為被丁馬克恣意玩弄而扭曲不堪的諾威、才是他原本模樣的錯覺,一種既.想.親.近卻又陡.生.厭.惡的錯覺。

馬修.威廉士
琵莉珍
萊維斯.格蘭特
王耀
  「……只不過是嫌麻煩而已。」亞瑟嘴唇扭曲成一個難看的上揚弧度,「你那種滑頭得跟蛇沒兩樣的個性竟然能存活坐大到現在才比較讓我震驚哪。」在他眼裡象徵東方勢力的華麗金龍怎麼看都只不過像是條長了四隻腳的鱗片細蛇,王耀狹長上挑的漂亮眼眸及勾人薄唇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喏,褪下長衫的東方美人難道不是跟一隻剛蛻去外皮的金色小蛇非常相似嘛——何況明明都能算是舊識了,或許是由於什麼祖傳秘法的關係保養得當、相貌依舊和以往一樣姣好得驚人哪,哪天說真是給蛇附身不準也沒人懷疑。
  王耀優雅地拉起衣服。「有什麼不好呢,蛇是凶兆與財富的象徵;而二個意思我都非常喜歡啊唄。再說很不幸地你叱吒風雲的時代是早過去了,」略長的瀏海在額前覆上險惡的陰影,「就慢慢去喝你的茶等著瞧吧,地下水道以後一定是唐人街的天下啊唄。只怕你給生生燙著了啊唄。」
  「那還真是令人期待。」亞瑟漫不經心地敷衍、沒被激起半點不快,伸出筷子隨手揀起一塊涼糕咬下。清爽柔軟的甜味在嘴裡舔舐纏綿。王耀的身價已經不同以往、將來勢力恐怕只會變得更加強大;要不是自己當初多個心眼推薦的大煙還真讓他上癮得抽到沒完沒了的地步,大概根本沒人能與其抗衡——又或許這病厭厭的美人姿態也是種令敵手鬆懈的伎倆之一?長了四足的金蛇在斗室裡蜿蜒盤繞財大氣粗,彷彿身不見底井口的黑色雙眼從來不會漏掉任何一點好處。


Chapter3.宿醉
莉絲.敦士登
海德薇莉.伊莉莎白
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

本田菊
阿爾弗雷德.F.瓊斯
娜塔莉亞.阿爾洛夫斯卡亞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
  「Ёб твою мать,如果可以的話我比較想把你的擺在博物館裡唷。」水管有節奏地敲擊著石塊堆砌而成的牆面發出沉鈍回音,「你知道嗎小基爾,人類是懷抱著惡意出生的怪物唷。剛出生的嬰兒利用可愛的長相迷惑成人不忍拋棄他、利用尖銳的哭聲提醒父母不准遺忘他、利用可憐兮兮的撒嬌吸引大家繼續疼愛他,千方百計地不擇手段只是為了要讓自己存活下來;就連胎兒也是竊取母親鮮血長大的吸血鬼。怎麼樣,是很可怕的生物吧。」
  他轉過身,蹲在基爾面前。
  「不過呀,我一直一直都深深愛著這個由惡意組成的世界哦。」
  雖然同樣都生著一對紫色眼眸,但羅德里赫濃豔沉郁的像紫水晶、而伊凡則澄澈透亮的像清晨朝霞。
  「因為這裡啊,有很多很多美好有趣的東西,就像色彩斑斕的萬花筒一樣;所以我決定就算是被碎片刺傷,也要努力留下這些會令我一直覺得新鮮漂亮的極光。但是虛幻或者擁有,都跟快樂一樣是轉.瞬.即.逝的。那麼剩下的這些邪惡、傷害、憎恨還有其它,就不能夠被同樣深愛著嗎——人類一出生就是依賴和惡意緊密連結的愛才得以生存的唷,不過卻又總是害怕它鄙夷它唾棄它遠離它。明明這才是絕對真實純粹的愛不是嗎?」


Chapter4.Saudade
路德維希.拜修米爾特
馬修.威廉士
亞瑟.柯克蘭
  阿爾弗雷德的成長比想像中的還要迅速,在亞瑟還來不及感慨青春期的發育果真令人措手不及時就已經一步步地逐漸超越了他:抽長的身高、寬闊的臂膀、粗大的手掌、響亮的嗓音、驚人的怪力,眼裡的天空藍也開始變得深邃。開朗、活潑、外放、人緣極佳,沒跟女孩子出去玩的時候就賴在電視機前打遊樂器;腦筋靈活卻頂撞師長、對於寫滿紅字的成績單視而不見,吃飯的時候照樣噴得滿桌渣滓,堅持等到沒有換洗衣物可穿時才肯一次全丟進洗衣機也不在意混色,臥室髒亂得要死,目中無人的說話態度,嘲笑自己看不見的眾多Goblin讓亞瑟因為憤怒妖精的惡作劇疲於奔命,打架、搗蛋、把熊二郎塞進床底下(害馬修一星期不說話),沒有半點關於禮儀一詞的概念;從不抱怨亞瑟的廚藝,如同大狗般撲向又如同貓咪般偷親亞瑟的臉頰,放假的時候一定抱著亞瑟午睡,趁亞瑟感冒泡了一杯杯難喝的紅茶,替亞瑟裝潢修補房子(雖然所有人都對於他的品味不敢恭維),偶爾在亞瑟進行交易時充作保鑣,開始有亞瑟不知道的小秘密,聲音聽起來像初夏清澈的微風,笑起來像金盞菊初綻也像即將收割的麥田。
  總是隨心所欲、目中無人、趾高氣揚、貪婪驕傲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
  ……
  所以他或許的確是寵壞阿爾弗雷德了。阿爾弗雷德開心的時候、他跟著揚起柔和的嘴角,阿爾弗雷德生氣的時候、他跟著深鎖優雅的眉頭;阿爾弗雷德心血來潮的時候、他聽著那些自己一點興趣也沒有的八卦瑣事,阿爾弗雷德誰也不見的時候、他只是默默地試圖給自己找點樂子來打發時間;阿爾弗雷德需要的時候、他永遠會立刻出現在身邊,阿爾弗雷德不想的時候、他像個隱形人一樣消失無蹤。彷彿亞瑟.柯克蘭是專門為了阿爾弗雷德.F.瓊斯的需要所設計的存在。因此有時候亞瑟甚至會在夜裡無緣無故地害怕起來,在心底堅決想著從明天開始他就要澈底戒除這些令人隱約不安的相處方式。
  但抵抗永遠在聽見阿爾弗雷德道早安的嗓音之後變得徒勞無功。
  因為他總是忘記,如果自己是以身為來自終年雨霧的陰冷北方日不落帝國子民為傲,那麼阿爾弗雷德就必定是那第一道夏季日出的曙光。

諾威
  所以至今諾威其實還是不敢確定丁馬克究竟是恨他或是恨提諾哪個多一點。平安夜降臨的提諾比身上的服裝還要更像個聖誕老人——或許對於貝瓦爾德來說他的確是貨真價實的那個也說不定。即使有著一頭米金色頭髮的青年恐怕永遠無法真正脫離王子所賜予的堅實枷鎖。而嘴裡正嚐著Ribbetallerken的他也確實聽見大哥的湯匙無聲地掉落沉入吃到一半的Ris á l'amande中。愛,愛你唷,最愛你了,老爺我最愛小諾啦,老爺我會永遠愛著小諾呢,丁馬克嘴上邊說著邊按下簡訊的傳送鍵。他在日漸激化的眾多矛盾中自得其樂地生活著,並強勢地要求所有人與自己一同維持精心打造的完美箱庭、裝做或是完全看不見本就腐敗頹圮的支架橫樑。明明沒有人是真正被蒙在鼓裡、所有人卻對那些徵兆全數視而不見;互毆只不過是個早該爆發的導火線,無聲地宣告瑰麗城堡的塌陷進入倒數。
凡提肯
  他甚至沒有去確認少女究竟是遭受到怎樣悽慘的非人對待。法蘭西斯只是從此為了紀念故鄉的塔恩河谷留起鬍子;因為那個能夠恣意妄為地穿著行動不便女裝的美好日子已經過去,除了成為自己的專屬騎士外已經別無他法。將來他會眼睛眨也不眨地幹掉查理,不斷侵略鬥爭從所有人永遠的初戀成為所有人駭人的夢魘。王者法蘭西斯.博納富瓦必然同時成為自己專屬的騎士法蘭西斯.博納富瓦,而他的忠誠與愛將不屬於任何人、甚至並不獻給本身;如此一來就不會因為被包括自我在內的人類背叛遺棄最終招致毀損或是殞落的命運。
  這是貞德.達克上船之前的最後一句話。
  既是深切誠摯的祝福同時也是永恆無盡的詛咒。


Chapter5.白夜
阿爾弗雷德.F.瓊斯
提諾.維那莫依寧
伊凡.布拉金斯基
  人類世界是由以愛為名的惡意構築而成,伊凡.布拉金斯基這麼認為。
  每個人都讓偽裝的愛蒙在鼓裡、絲毫沒有發覺在背後實質操縱人心的惡意私心,因此總是被玩弄得苦不堪言。而他一向以最誠摯熱情的完全愛意不求回報地面對世界。
  ……
  阿爾弗雷德.F.瓊斯,滑出檔案夾的的照片正如資料上所顯示的那樣令人生厭,但並不同於亞瑟.柯克蘭眼中所見那樣燦爛美好卻十分傷人的晴空曙光或是金盞菊——在伊凡看來不過只是道幽暗蒼白的微弱光芒。是讓他一想到便不禁作嘔的慘澹日光。喔,伊凡是相當厭憎阿爾弗雷德沒錯,後者大概是他始終無法覺得深愛或是有趣的例外存在:極度自我中心、除了本身以外誰也不愛、利用壓榨他人剩餘價值、狡詐奸險、處處欲致自己於死地,這種對於人類毫無親愛之情的傢伙根本是污染了充斥愛意的世界。
  但恐怕沒有其它顏色能比他的瞳彩更適合襯托滿地盛開而即將死去的向日葵花海了。

艾斯倫

終章.番外
十字
永凍
藥癮
箱庭


【CP】
把所有CP列出來試看看的後果...

明顯CP:
米英、法英法、露普、露愛、冷戰、露波、露白、典芬、家暴、折檻、典挪、獨普、普奧、立波、瑞列、西南北,
微隱CP(幾乎沒有):
英荷英、英耀、露芬、露立、露拉、露耀、拉蘭、瑞奧、西荷西、英西英、西奧、西法、西比、荷比、南北、獨伊、日耀日、鯨組

結論是幸好當時沒有多加一筆英普(汗)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萬聖 改寫 48hours 惡魔 Pottertalia 英米 WonderfulLife 00Q AlfredxArthur BBCSherlock Bondlock 法墺 墺洪 親子分 西法 英仏 米法 英法 全員向 法奧 英挪 獨北伊 露洪 獨普 瑞仏 仏列 露墺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