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雨》#05-#08


+ 有想到才會更新(超久...主力仍是《艾利斯》XD") +
+ 苦甜交錯 +
+ 我流酸腐文藝溫馨向(我說真的QAQ...好像是我寫過最甜的橋段了O3O) +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 APH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架空城市
* 全文使用人名/以相近名諱代稱

- 米英
(直接複製貼上,因此若有粗體、斜體、更換字型等部分並未另加以標明,完全不影響閱讀)


p.s. 登場者請參見《太陽雨》(#01-#04)或





#5


  基爾伯特左手上的鋼筆流暢地打著漂亮的旋,一雙紅瞳惡狠狠地瞪向辦公桌後神色凝重的青年警官。
  「你該清楚本大爺平常最痛恨多管閒事。但現在連局長也說不動只好來拜託本大爺來勸勸你;所以本大爺也不客氣了——你到底打算怎麼辦,貝瓦爾德?」
  貝瓦爾德.奧克森謝納依舊沒有任何答應,只是皺著眉將嘴抿得死緊、細部肌肉在臉上糾擠起伏。
  基爾伯特嘆了口氣。「你還想護著他多久?沒有你攔著提諾早給降職調任了,難道你還真想一輩子包庇他?提諾待的是重大刑案組、刑案組!他要打算留下就該控制點脾氣,否則最後吃虧的絕對是你們。昨天威斯特——昨天公設辯護律師已經向本大爺提出正式抗議;嫌疑犯和被害者的舊識,沒什麼名氣不過好像有點來頭吧、什麼設計師的,哎總之是叫博納富瓦的樣子,也來電說是表達他媽的關心。那傢伙有罪沒罪是一回事,你們讓他鼻青臉腫地押出去就是違反司法程序這不會不夠清楚吧。不想我們直接跟提諾談的話你好歹提出解決辦法不是?」
  「……先把他接去緝毒組支援。」冰綠色眼睛始終不帶一點溫度,只有他們這些彼此勉強稱得上熟稔的同事才能稍微參透裡頭細膩的情緒變化。「琵莉珍會被調走,今早發現尼德藍特和泰的集團有所接觸的證據。」
  麻煩事情真是接踵而來,基爾伯特不耐煩地摔下筆,琵莉珍追查那件案子已經好幾個月,這下她包準氣炸了;有個當毒販的哥哥總讓熱心勤奮的女警蒙受不必要的困擾。「本大爺問你的是一勞永逸的方式。他待的是重大刑案組,貝瓦爾德。你不可能讓提諾永遠不碰謀殺案,如果轉任——」
  「替被謀殺的被害者親屬伸張正義是他的畢生心願。」貝瓦爾德寒著臉無視長官的建議硬生生地打斷,「何況,提諾每年都有通過性向測試及心理鑑定。」
  「去它的評量鑑測。本大爺知道他的過去,也清楚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捱過親眼見到全家遭到連續殺人魔滅門的幼年陰影;」基爾伯特搓揉眉間,「但這不過是在遷怒。到頭來只會影響判斷。再說你不能老罩著他嘛,遇上殺人嫌疑犯就容易激動的糟糕性格以後絕對會壞事,想想提諾壓在局長那裡的黑底吧。你總有一天要放手的明白嗎。」

    ※

  「麻煩請您再說一次?」
  「要我說幾次都可以:我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拒絕出庭那個、呃該怎麼說?『作證』……對、作證,我才不要出庭作證讓你們有把柄可以控告他。」
  「灣小姐,」提諾歪著圓圓的腦袋,「您曉得您的發言代表什麼含意嗎?我還真不明白原來那位殺人疑犯有這麼帥氣能將您迷得神魂顛倒呢。不要忘記我們隨時都可以叫移民局的人過來;聽話簽名、到時候乖乖出庭作證,或許還有辦法幫您一把,不追究您那天清早匆匆忙忙地究竟是想.上.哪.去哦。」
  『哼,你們根本拿不了王哥皮條。』
  「不好意思?」
  「沒事。總之我不要為了讓大哥哥鋃鐺入獄而出庭作證。這是良心問題。」嬌小的少女目光凌厲,「殺人犯我見過不少,沒有一個眼神像他那樣乾淨,要不是我真嚇傻了也不會尖叫引來你們這些蠢條子;你們在我們地盤成天抓錯人才該回家關門好好檢討。」
  聽到這句等於是在挑釁警方辦案能力的提諾不祥地瞇起眼睛。「良心?吶,不知道您究竟明不明白自己現在的立場呢?目擊證人和共犯往往只有一線之隔哦;態度如此不配合實在啟人疑竇呢。」
  「我該說的都說了。」灣撩起瀑布般的黑色長髮把玩,「我當時在趕路,慢下來喘口氣的時候眼角餘光正好飄進巷子裡,看到大哥哥手拿球棒渾身是血地站在那邊;結果因為嚇了一跳的關係尖叫起來,後來才被不知道從哪裡跑來的大姐姐拉去對面公寓的玄關躲著。就這樣。我沒看到他動手的過程、也不覺得看起來像是剛殺完人的樣子,比較像是……十足倒楣地正好站在案發現場罷了。」
  提諾的筆尖差點戳爛紀錄用的紙張。和這位桀驁不馴的少女已經糾纏了好幾個小時,從談話內容來看似乎另有隱情但態度方面感覺卻也光明磊落;當然不會完全排除由於心懷怨懟所以故意刁難警方的可能性。我殺了亞瑟,年輕的新進警察擰緊眉頭,還給我,不可以動搖,那是亞瑟給我的,一切都是殺人犯為了博取同情演出的虛偽戲碼,我殺了亞瑟——vittu!
  門砰地一聲被打開,提諾還來不及抱怨就發現來者是臉色同樣不太好看的同事琵莉珍,素來清亮活潑的亮綠大眼如今陰沉得猶如佈滿青苔的黯淡死水;她的毒販哥哥尼德藍特被列為W警局的頭痛人物之一、即使永遠逮不到把柄他的身分也總讓自家胞妹在每年例行的評鑑考核會議上吃足苦頭。八成是來接替自己的,提諾啐了一聲不甘不願地站起來。
  「外頭那個綁馬尾自稱小吳的說是這女孩的朋友。」經過琵莉珍身邊時她低聲說,「應該是王耀的耳目,小心點。」




vittu 芬/蘭文,雞掰。



#6


  阿爾弗雷德緊緊摟住懷中的戀人,由於毫無節制的體重令他們深陷沒入老舊的雙人沙發中並隨著前者的扭動引發細微哀號:每當戴著面具的殺人魔自暗處竄出襲擊那些狂歡過後的金髮波霸美女時總要惹得少年冒出一陣分不清楚是興奮或是恐懼的怪叫並緊緊箍住亞瑟不放。
  「阿爾、放鬆、」青年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快要窒息,悶笑著惡戲似地用手肘戳上對方柔軟的腹部,「沒什麼好怕的……而且你又胖了對不對?」
  「嗚……H☆ero是擔心你害怕好嘛!再說我才沒有變胖啦啊啊啊——」
  自相觸緊貼的身軀確實感受到大男孩的微弱顫抖,亞瑟笑著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鑽得更密合些,後頸卻倏地被什麼溫暖溼潤的東西貼上。
  「阿爾!」
  阿爾弗雷德咯咯壞笑,將青年的臉龐扳回電視機裡因逐漸接近的死亡驚慄莫名其妙地更加飢渴而正打得火熱的男女主角身上;同時不顧抗議在頸肩部分亂親一通、一把掀起對方的T恤。被逗得面紅耳赤的亞瑟不停地左閃右躲仍阻卻不了甜蜜攻勢。
  『哈啊——Baby!』

  混亂中阿爾弗雷德的親暱攻擊倏地停在女主角高亢做作的浪叫聲裡。他的戀人困惑地想轉過頭卻被制止,只感覺到粗糙厚實的指掌迷戀輕觸著線條清晰的肩胛骨。

  「……阿爾——咿?」
  才正想開口詢問的亞瑟瞬間就立即換來背部一個足以留下痕跡的強勢啜吻。
  「——亞瑟。」阿爾弗雷德的嘴唇還貼住肩胛不放,吐出的氣流隨著音節溫順地愛撫過蒼白肌膚。
  「嗯?」
  「……我愛你。」
  「我也是。」



#7


  「吶,基爾!俺看到很有趣的玩意呢!」
  一早朝氣十足的青年就連開門闖進的吆喝聲都充滿活力,啪地便將整疊還帶著餘溫的報紙扔到正埋頭苦幹的檢察官眼前,震得後者左手一歪、鋼筆就直接在紙面上畫了道扭曲的長痕。
  「怎麼,難不成那些記者搶在我們之前發現了什麼勁爆消息?」吐了口氣,與其使用修正液不如乾脆換張紙重寫。面前有著小麥健康膚色的警官是跟自己同期的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雖然看起來似乎相當不拘小節實際上可是細膩精明得很、對犯人而言絕對不會是個好惹的難纏傢伙。「看來你們那邊應該還挺順利的,否則哪裡有時間過來閒晃?」
  聽見老同事不帶惡意的挖苦安東尼奧也是笑得無可奈何。「沒辦法嘛,俺其實是過來避難的:琵莉珍心情糟透啦;西格諾又被娜塔莉亞轟出實驗室——俺昨天放瓦爾加斯那對慣竊兄弟檔出去當線人、只好調他回局囉,畢竟是表親的關係長相太容易被人注意,所以暫時不讓他到現場;然後剛剛一個公然猥褻女上班族的無業遊民又讓貝瓦的臉色和提諾的態度嚇到語無倫次。你關在這裡不曉得,今天外頭可是鬧得雞飛狗跳……哎但這不是重點,你快看這裡。」
  基爾伯特順著安東尼奧所指的部分看下去,才發現頭版下方有則再小不過的不起眼方框,籠統地標上「情殺?大學生涉嫌亂棍打死男友」的字樣;仔細一看還是由前天來電騷擾的傑克主筆。
  「哇喔,」與這位記者交手多次的檢察官酸溜溜地諷刺,「卡夫卡是吃錯什麼藥啦?那傢伙以往不是最愛這種聳動驚人的新聞,不把它放上頭版頭條不甘心的嗎?」
  「你繼續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囉。」經驗老到的資深警官聳聳肩。

  『……據了解死者亞瑟.柯克蘭數年前已和其聲勢顯赫的原生家族完全斷絕關係……不願透漏姓名的家屬於記者採訪時拒絕發表任何意見,僅指出相關事務將全權委託律師兼發言人K.H.進行處理。而該發言人K.H.……』

  ——等等,這個「聲勢顯赫的家族」該不會正好是……
  「就是你現在想到的那個哦。」安東尼奧攤開雙手,「那個在商界及上流社會赫赫有名、行事作風又極度神祕的柯克蘭家族唷;不過沒注意到也是正常的,誰會馬上想到住在貧民區的被害者跟他們家有關係呀。俺從昨天開始就覺得很奇怪了,明明前天案件剛發生的時候卡夫卡還興奮得要死、結果昨天根本沒有任何媒體發佈消息,搞了半天原來是被壓下來了。難怪那個被害者與疑犯的設計師朋友都特地打電話過來關切卻沒多說什麼;來認屍的人竟然還是他的二個同事。而且你瞧上面寫的K.H.,八成是——」

  鈴——。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硬是截斷了安東尼奧的下半句話。基爾伯特雖然心裡有數,將話筒貼上耳邊時仍忍不住在心裡嘀咕了幾句。

  「喂?拜爾修米特檢察官辦公室。」
  『早上好。在下是本田律師事務所的本田菊,柯克蘭家族的委任公關律師;W警局的拜爾修米特檢察官您好。』自聽筒傳來的嗓音乾淨柔和且刻意地生疏客套,『在下冒昧想和您討論關於前天不幸遭到謀害的柯克蘭氏三男亞瑟先生的基本事宜——啊,越級叨擾您真的非常抱歉,但還請諒解在下也是受人所託來向您傳達柯克蘭家族的目前立場。』
  「有屁快放。」畢竟是那個柯克蘭家族的關係而不能太衝動直接掛上電話——嘖、真倒楣。
  東方人特有的細緻聲線在耳際漾蕩開來。『感謝您的包容,拜爾修米特檢察官。柯克蘭氏的要求是這樣的:由於亞瑟先生已經跟柯克蘭家族完全斷絕來往,因此希望警方辦案及檢方起訴時盡可能地避免提及他與本家之間的關係性、若有必要我們也會加以否認。目前當家的長子詹姆士先生和次子派翠克先生均已堅持拒絕辦理領屍及舉行葬禮等等善後事宜,四子威爾斯先生也不願意蹚進渾水;如果有非做筆錄不可的需求則希望能交給在下代為處理。同時也請您們別讓亞瑟先生生前的朋友博納富瓦先生介入案情、柯克蘭氏將否認與他有任何關聯,我們相信依靠司法審判便足以給予真兇適當的懲罰。』
  「看來你的確有本事把那批難搞的記者安撫或是恐嚇得服服貼貼。不過……對於被害者你的客戶要說的話就只有這些嗎?」
  『您抬舉了。而以我的個人立場自然對死者的逝去深表遺憾。』聽起來毫無感慨的聲音平板地笑了,『但柯克蘭家族不會接納身為同性戀的廢物;那是走上魔鬼歧途、無可救藥且令人作嘔的劣質存在——當家們是這樣說的。』



#8


哇——我這輩子第一次踏進警局的說。等下可以跟局長要簽名嗎……咦不行呀,真小氣的說。那麼就快點開始吧,春天是個適合把房間漆成桃紅的季節——不要瞧不起桃紅的說!一大清早晨曦映進裡頭的時候顏色會變得很漂亮的說。男孩子就不能喜歡漂亮的東西嗎你歧視啊的說?欸已經開始啦……好吧的說。

我的本名是菲利克斯.盧卡榭維茨、從波蘭搬來的,朋友和客人都會叫我菲利或是小菲利的說。在第五街轉角開了間廉價酒吧……嗯?不不不它不算gay bar啦,只是有不少同志會來我這裡光顧的說。喔對呀,這個人我認識,姓氏倒是不知道、不過大家都叫他亞瑟,嗯長得還挺可愛的不過不是我的菜說。欸?以前算是常客啦,多久的說?我想想哦,二年前都蠻常的;後來——好像因為終於交了個固定男友吧,老實說那時候大家都嚇了一跳耶……嗯?看起來就不像是能定心下來的樣子啊,還挺會玩的說。對對對,就是這個小鬼,他那個男友的說。認識的說?當然認識啊,有時候還是會來喝酒嘛,不是來找ONS對象哦是真的純喝酒聊天的說。嗯,二個通常一起來的說;有時候會遇見亞瑟過去的床伴、比較固定的那種,叫法蘭的樣子——誰知道他幹什麼的,我是老闆兼酒保又不是偵信社的說。啊不過他們三個關係還不錯的說。

那天唷,我當然還記得呀又不是得了健忘症,嗯,那天比較特別只有亞瑟來的說。可是心情不錯的樣子;咦,講男友哦,不會耶他好像很討厭講自己的事,每次那個法蘭嗎只要鬧一下剛好亞瑟又喝醉的話就會抓狂,呼呼,砸破過我這裡幾個杯子的說……欸——沒有暴力傾向啦,講得那麼嚴重要嚇死人的說?出軌……出軌什麼的我是不曉得啦,可是看起來不像、嗯,沒感覺到有任何跡象的說。嘖,當然啊、好歹我也在吧檯邊待了好幾年,看人我猜八九不離十,他們都不是那種人的說。男友哦,偶爾會單獨沒錯可是幾乎沒有,頂多只是過來寒喧一下而已——明明滿十六就能進酒吧了也不知道在矜持什麼;大部分是因為接到法蘭的電話才把喝醉的亞瑟扛回家這樣的說。哎唷總之亞瑟那天超級正常,難得好像只是微醺的說……呃?我想想,大概是半夜三點左右離開吧;在場的應該是海格力斯、薩德克、古塔——他們很奇怪都喜歡約好一起喝酒然後又大吵特吵;嗯那天也是,所以亞瑟走的時候我是有點分心沒錯的說。對了,酒侍艾斯倫還在哦的說。

耶?問我嗎?我只能說他們感情好得很的說。奇怪的地方?嗯,那個小鬼是很正常啊、有點吵不過蠻活潑的;亞瑟哦、亞瑟算是那種有點孤僻的人吧——欸不是你想的那種啦,他跟大家相處融洽的說。只是哦,常常不曉得在想些什麼就是了——不過我是覺得這傢伙還蠻有趣的說!吼你說我也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傢伙被我聽到的說。哈哈別介意嘛,常常有人這樣講,在這裡簽名嗎……欸我真的不能要局長簽名唷……討厭啦好吧,還是謝謝的說。

    ※

  阿爾弗雷德第三次打起瞌睡來時亞瑟終於忍不住推了推他。
  「阿爾,醒醒、去床上睡。不過是罐頭搞笑的沒營養節目沒必要看到最後。」
  「可是我想看嘛。」阿爾弗雷德嘟囔著又打了個哈欠,眼鏡鏡片映出電視機上正在播放的廣告、模模糊糊地變化著光影。
  亞瑟嘆了口氣。「你還是別打那麼多工比較好。我的薪水雖然不多、可能有點吃緊,不過至少足夠我們日常——」
  「噓。」少年伸手捂上戀人的嘴,「我不要聽你說這種話。H☆ero讓男朋友養像什麼話;我年紀又比你小,那不就成了小白臉啦?我才不當小白臉,而且身為H☆ero當然要保護男朋友啦嘿嘿。」
  「什麼傻話。何況你就是。」促狹地笑出聲音的亞瑟好不容易掙脫了箝制,「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你甚至只有十一歲,讓我照顧你有什麼奇怪的?」
  「對。那時候你不過十五歲。但我現在已經十九歲、你才二十三歲,過沒幾年我二十五歲了、你還不到三十歲;等到我八十歲的時候,你也只有八十四歲而已哦。你覺得我們年紀有差很多到需要你來照顧我的地步嗎?再說照這樣看來明明應該是我保護你吧。」

  亞瑟橫了他一眼別過臉去,臉頰卻又染上淺麗的瑰紅。「貧嘴。光會油腔滑調。」
  阿爾弗雷德得意地笑著,順勢親上對方溫熱的耳根。「——亞瑟。」
  「嗯?」
  「……我愛你。」
  「我也是。」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萬聖 改寫 48hours 惡魔 Pottertalia 英米 WonderfulLife 00Q AlfredxArthur BBCSherlock Bondlock 法墺 墺洪 親子分 西法 英仏 米法 英法 全員向 法奧 英挪 獨北伊 露洪 獨普 瑞仏 仏列 露墺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