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Μοίραι】(未完)


#底稿是剛放暑假的時候跟著《Colitas》番外和《艾利斯》大綱一起起草的(好久)
#本來是想偷偷廢棄的但最近他們一直吵只好寫出來T^T
#所以背景是晴朗炎熱的夏天
#看過《Colitas》實體書的讀者到時候可能會覺得似曾相識(誤)
#至於與《艾利斯》的關係嘛...(炸)
#CP請務必注意(眼神死)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 APH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架空城市
* 全文使用人名/以相近名諱代稱

- 獨立短篇
- 米英米英、英英英
(稍捏反白:米x無良海賊英x米x貴族女王英、無良海賊英x貴族女王英x女版英非性轉
- 微病態向注意





  亞瑟第十三次徒勞無功地踢著腳上的鎖鏈弄得啷噹作響。
  媽的,他想,順手抓了抓扎手的淺金短髮,不意外地又帶起一陣清脆噪音,還真有點想念自己那頂以蓬鬆白羽裝飾而成的破爛寬簷船長帽呀。經過整夜水刑折騰的喉嚨隱隱作疼但青年並不特別介意,只是像隻被關在籠裡的野獸不耐地將地上乾草碎屑踩得塵灰紛飛。窄小的牢房只有一扇鐵窗,身上單排釦鑲金邊的血紅華麗長版外衣的金質鈕釦在森冷月光下反射黯淡光芒。
  亞瑟和他的手下是在昨天中午的船戰中遭俘的。喔不,他們才不是海盜,他們不過只是向那些腦滿腸肥的懦弱商人討點多餘錢財花用罷了、順便把他們踢下海去——或者割斷喉嚨後再踢下海去,隨便啦。結果,媽的,誰曉得區區一艘商船竟會擁有如此驚人的火力、加上跟自己素來不合的另艘海盜船——頭子是位腦袋被雷劈過的愚蠢丹麥人——還趁機落井下石,順勢衝撞拉克希絲號當成墊背而得以逃過一劫。亞瑟忿忿地啐了口痰,要是還能活著出去定要讓包括這幾個渾蛋在內的所有混帳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是的,活逮海盜的商船當天便靠岸最近的港口得意洋洋並近乎誇耀似地將它們全數交給當地駐紮的海軍;雖然還不明白自己尚未被好大喜功的將領們處決的理由,但今天既然依舊是個晴朗的日子,手下們說不定已經全讓一群嗜血的野蠻群眾在光天化日底下鼓譟著給掉在懸崖邊上。整艘船上只剩頭子苟活不啻是對海盜最大的侮辱,海軍們八成也是基於類似的理由僅於昨夜對他施以不痛不癢的刑求後便把他扔回這裡不聞不問直到現在。一切都是阿特羅波斯手中利剪的決斷吧,呸,去他的命運女神。
  ……但不知道那傢伙現在怎麼樣了。
  才剛冒出這個念頭青年便啞然失笑起來,揉了揉前額發出粗俗難聽的喉音:都死到臨頭還有空閒關懷自己的、唔,姑且稱之為消遣對象吧。亞瑟呀亞瑟,難怪你也有落得失敗下場的一天?不過無論如何那傢伙的確是棒透了。他得不吝嗇地老實承認,那傢伙完完全全就是自己最精美華貴的收藏,從各方面來說。
  還記得那傢伙初次站上甲板時便毫不費力地吸引眾人目光。他是趁著亞瑟在港口酒吧買醉時毛遂自薦的,或許出於一時興起或許出於醉意朦朧或許出於某些連後者自己也摸不清楚的理由直覺總之是讓對方登上船頭了——並成功地擊敗其它所有原始惡劣的愚蠢挑釁。居高臨下瞪視戰敗者的少年渾身上下散發勝者特有的驚人魅力、彷彿與生俱來那樣耀眼奪目;猶如一望無際遼闊天空的天藍雙眼澄澈銳利得不可思議且引人入勝,就連結實精壯的身材也宛若阿波羅般使人迷醉、以致於當那傢伙趁著某個狂歡過後的深夜爬上床時亞瑟甚至沒有想過拒絕……亦是一如猜想地沒有讓他失望。海賊首領瞇起暗夜裡散發瑩瑩綠光的晶燦瞳仁,乾澀喉嚨嚥下恣肆滋生的新鮮唾液:少年白天面對眾人時態度強悍倨傲,卻又巧妙地避免動搖不容質疑的上級幹部地位、招搖自大且恰如其分;夜裡伸展軀體的臣服則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宛若起初他因眾人鼓譟被迫挑戰船長時不著痕跡地輸得理所當然——即使當時依舊游刃有餘,亞瑟仍不介意這種彷彿看輕頭子的讓賢舉動,反倒由於對方識得大體並貼心滿足自己的虛榮感到相當欣慰自豪、從而激起更大興趣——嘖,那傢伙就像頭篆養得宜的兇狠野狗般惹人憐愛,看似桀驁不馴的表面下暗藏真誠順服的低姿態。
  這樣一想,那傢伙的行事作風的確奇異得令人難以想像。輪機長尼德藍特曾經向亞瑟報告過其他海盜對於那傢伙主動親近船長的舉動暗地表示不屑恥笑的態度,即使他們一旦膽敢做出任何明確譏嘲便會立刻被揍得滿地找牙;但就算打到拳頭血跡斑斑少年可從來沒顯露半點不悅、要知道這種謙遜心境對正值血氣方剛的男孩來說是十分難得的。當然,偶爾基於船長的職責權威他的確思索過這樣放縱的行為是否恰當、不過跟隨自己最久的幾個老手下對此倒是看法不一:比方砲手基爾伯特及廚師菲莉西亞諾基本對此不太關心,航海士安東尼奧原本或許會不帶惡意地取笑幾句、但自從搞上羅維諾以後就收斂不少(順帶一提的是倒沒人敢對後者出手、因為之前那麼幹的白痴當天便被身為廚師的雙胞胎弟弟給當成絞肉摻在晚餐裡讓除了亞瑟和安東以外的所有海盜都吐了整個晚上),大副法蘭西斯則是純然一笑置之。
  身為船長總是得為自己找點樂子嘛,你開心不就得了。將某個起鬨叛變的船員扔下海去的金髮青年漫不在乎地聳了聳肩,低頭檢視平日細心保養、現在染上鮮血的指甲有無任何損傷。
  畢竟,身為一位只能在劫掠豪奪冒險時產生快感、絕大多數時間都得待在水上流連的海盜頭子而言那傢伙絕對是再適合不過的消遣對象:不囉唆、不諂媚、不作態,同時性感得無以復加;看起來隨和、開朗、精神奕奕,卻又帶著一點難以捉摸的神秘。每當亞瑟進行探索時總會感受到如同挖掘出寶藏瞬間的極致刺激。何況,那傢伙首次解下褲頭的時候也讓他非常滿意:拉克希絲號的海盜們超過半數染有梅毒或是其它林林總總叫不出全名的性病,他們大抵也不太留心,法蘭西斯認為梅毒是西班牙水痘、安東尼奧反駁是義大利麻疹、羅維諾和菲利西亞諾堅持是瑞士傳染病、港口開設當舖的瓦修則叨唸是法國人的陰謀,眾說紛紜吵嚷叫囂;亞瑟自己就是由於受不了港口妓女們掀起裙襬瞬間所冒出的氣味甚至可以蓋過手下們的髒臭體味與岸上混合於魚腥及屍體的噁心穢氣,從很久以前開始便習慣只在酒吧買醉直到重新啟航。但那傢伙的下身清潔美好得令人屏息——在陰溝底層的討生活的孩子如果不是異於常人地惡劣暴戾便是異於常人地懂得利用自己、比方他本身便是前者的最佳寫照。
  不過男孩卻是全然不同於這二類的存在。
  那樣乾淨清爽的伶俐少年看似毫無心機。拉克希絲號的船長笑容在俊秀臉蛋上猖狂地扭曲著,一想起那傢伙能帶給自己的快感便忍不住激動起來,再度狠狠踢出鎖鏈並弄痛傷口。本來嘛,成為海盜的原因不外乎追求興奮、冒險、刺激、痛快、歡愉,只要能夠挑動神經的有趣事物他均不打算放過。在這點上那傢伙的確當仁不讓,是自己所有物中最可愛的存在。但目前所在的單人地牢狹小得連來回踱步都成為奢侈,磨得關節發疼滲血的手銬腳鐐發出惡質聲響在在提醒曾經耀武揚威的海賊首領如今不幸淪為階下囚的巨大恥辱;猜測自己活生生的美麗收藏可能已經吊掛於崖邊隨風擺盪的亞瑟猛地捶擊石牆、失去自由的狀態讓他憤怒嗜血慾望更加鮮明。這座瀰漫潮溼腐敗氣味的囚籠暗無天日。
  或許的確隱藏了某些秘密可佔領那傢伙的時候就像是同時擁有天空和陽光。
  亞瑟喜歡晴朗乾燥的天氣。即使暴風雨一向富於挑戰性得多,但同樣會令他想起終年陰鬱雨綿的家鄉:腐屍魚腥四溢飄散的骯髒碼頭,孩童才剛學會乞討就在街上充當搬運苦力,背脊尚未伸展即壓至彎蜷,運氣再糟就是讓一顆糖果拐賣為奴或是推落火坑。拉克希絲號上的海盜們除了安東尼奧繼承妓女母親的名諱卡里埃多以外無人擁有姓氏,即使前者亦是在取走第十七個膽敢問候高堂的蠢貨性命後才逃上甲板(噢他們說的難道不是實情嗎,法蘭西斯邊訕笑著邊躲開迎面劈來的利斧)。當初要不是青年找到機會割斷人口販子喉嚨只怕今天他的樣子就會跟那些被綁在商船艙底的黑鬼同樣悽涼——為要引領他們的靈魂進入比地獄稍微舒適的所在亞瑟乾脆地養成放火燒毀遭劫船隻的習慣——雖然恐怕是便宜了那些老奸巨猾的權貴商賈們……對啦,倒是那艘擊沉拉克希絲號的商船究竟叫什麼名字來著、記得曾在兵荒馬亂中聽水手提起過,克洛托?
  浸潤於黯淡窗欄陰影間的英氣臉龐驀地沉了下來。跟自家船隻取了姊妹般的相似名諱還真是個不大妙的壞兆頭。記得被俘前曾經瞥過似乎是船主樣子的纖細身影,弱不禁風到這種天氣卻讓厚重披肩毛皮大衣裹得嚴嚴實實的地步。可即使只有瞅見背面卻也讓海賊首領瞬間激起渾身十足厭惡反胃的反射感受;呿,明明無論如何都是個不足為懼的傢伙不是嗎。亞瑟煩躁地扯著血紅外衣裡頭的棉質衣料,被刑求得傷痕累累的身上早已乾透但肺葉裡鬱積的水氣多少影響呼吸動作,喉間輕微的刺癢卻沒妨礙他聽見自入口處傳來的細碎腳步聲。
  會是誰?青年豎起在耳骨邊釘上五、六個銀環的左耳屏氣凝神,扯緊手上鎖鏈避免發出噪音;離晚餐時間可過了許久(趁著送飯時勒住獄卒脖子的下場便是多挨一頓揍)、離正午行刑也未必太早,再說這步伐輕快得甚至顯得有點虛浮不定,至少不像是那些老愛用鞋跟在泥地上踩出深深印痕的愚蠢軍人們。
  那麼,會是誰?




Μοίραι,命運三女神(希臘神話)。字根源於μοίρα,意為部分、配額。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敲碗!!好想看後面!!e-456

Re: No title

> 敲碗!!好想看後面!!e-456

坑一定會填起來的請放心好了(艸)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短篇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架空 R18 UNLIGHT 國擬 濡沫涸鮒 星幽界 撲克 西仏 亞瑟王者之劍 plurk 合本 Pottertalia Uther Arthur Vortigen 48hours 改寫 萬聖 音樂劇 西法 Mercia 英米 Bill 惡魔 全員向 BBCSherlock Bondlock 00Q 露中心 AlfredxArthur 露墺 英仏 WonderfulLife 怪獸大學 普墺 墺洪 親子分 法墺 瑞仏 露洪 阿傑爾 英法 獨普 英挪 金牌特務 法奧 米法 姊嫁物語 獨北伊 なつの 喬魯克 仏列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