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全) - 修正版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 APH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國家與角色間界線模糊
* 全文使用人名/以相近名諱代稱

- 獨立短篇
- 冷戰
- 18R場面有(無H)
- 血腥向注意(監禁、刑求)





【ICE】


Lasciate ogne speranza, voi ch’ intrate’.
跨過此門者,捨棄所有的希望吧。

  深冬時節的地下室內寒涼刺骨,冷風由狹小的氣窗縫隙颼颼灌入;昏暗的白熾燈泡成了房間的唯一照明。正坐著的青年艱困地喘息、努力吸進稀薄的空氣彷彿要凍傷肺葉;面前的青年則是站在燈光下,於他臉上投下淡淡的陰影。
  「哇——」站著的青年瞇起鏡片後散發出明亮光彩的天藍色雙眼,假惺惺地模仿對方素來軟嫩甜膩的做作語氣,「沒想到才剛開始沒多久而已,結果你看起來一副像是快要死掉的樣子耶?好遜唷。」他從溫暖的橘褐色厚夾克口袋中拿出一個外包裝捏得皺巴巴的漢堡並毫不猶豫地大口咬下、噴出的渣滓菜屑嘲弄似地掉落在坐著青年赤裸的兩腿間。
  赤裸打著顫的白皙兩腿間。他上半身雖仍穿著原有的米黃色大衣、純白長圍巾也好端端地纏在脖頸間;但下半身的遮蔽卻全遭剝除,一絲不掛地被迫坐在巨型冰塊上。而肌膚幾乎已經和冰塊表面完全貼合、泛出青紫的不祥色澤,手腕也讓粗大的鐵鍊直接捆繞反綁吊起拉直,一移動就會發出詭異的清亮聲響。
  「不是剛開始、也沒有過了很久,是六小時又十七分鐘整哦。」青年抬起頭來,蒼白著臉努嘴朝向對方手腕上的錶悠悠地說。「我才是嚇了一跳呢,原來沒有我的Хуй你連算數都不行了。小.阿.爾?」他笑得甜美溫順,眉間陰影卻益發深沉。
  被親暱地稱呼著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放聲大笑,將漢堡塞回口袋中,用手背隨意揩抹一下油膩膩的嘴邊。「既然你還有力氣頂嘴那本H☆ero就放心了……本來還擔心你太過孱弱呢,看來是我多慮囉。布.拉.金.斯.基?」
  「是啊,」伊凡.布拉金斯基笑靨燦燦吐出森森白霧、向天花板延展而上的雙手搖晃鐵鍊喀啦作響,「我想如果是你的話一定連半分鐘也忍受不了呢;但你要是為此覺得丟臉到無地自容的地步而想躲進誰的懷抱裡尋求安慰,我倒是非常樂意替小亞瑟代勞、同時還可以隨時出借胸膛讓你哭泣哦。」
  啪。伊凡臉上挨了一個辣騰騰的巴掌,阿爾弗雷德的怪力打得他頭暈眼花、歪曲傾斜的高大身軀牽動束縛磨勒出新的血痕。喀啦喀啦。
  「嘖嘖,你怎麼會如此不了解自己目前的立場呢?」有著一頭耀眼稻草金髮色的青年溫柔地說道,隨手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伊凡面前並裝模作樣推了推眼鏡,「睜開眼睛看看你所處的難堪境地吧;難不成——因為實在太腫的關係連視力都一併減退了?」他訕笑著,用戴了厚實黑色皮革手套的指腹緩慢且挑逗地摩挲愛撫銀灰髮青年的大腿根部、若有似無地撥弄因酷寒而顫抖不停的下身,嘗試拉扯黏死在冰塊比面上的皮膚似乎是想將其生生剝起。但伊凡只是喘著粗氣,發出不知是歡愉亦或痛苦的細微呻吟;阿爾弗雷德皺起眉頭、對於這種反應看來不甚滿意。
  「嘛,我想你一定是覺得還不夠刺激好玩。」他懶洋洋地說,伸手摸向旁邊大桌拿起一捆電線,抽出尖端慢條斯理地用牙齒咬開塑料外皮、挑釁似地讓舌信濡溼內部銅線,冷笑著將其倏地湊近囚犯高聳挺直的鼻樑前優雅地旋轉搓揉。「怎麼樣,H☆ero總是相當貼心吧。讓我們試試這玩意能不能使你的小傢伙站起來,嗯?」
  目不轉睛的冰紫色瞳孔先是放大如珠旋即縮小似針、眼中極光黯淡通透,「是大傢伙唷,小阿爾。」晶瑩澄澈的視線盯著眼前背對窗戶的阿爾弗雷德,鏡片背後令人難以捉摸的陰鷙目光和頭上死白的燈泡光線在對方臉上相互交錯形成慘澹影魘。
  「你要是以為這種不痛不癢的嘴皮子能讓你耍到最後那可是大錯特錯囉☆。」他語調輕快、聲線像是夏日清爽微風吹拂般跳躍奔放,拍拍桌上連接著電線另一端的迷你發電機。「我想你一定會非常、非常、非常後悔唷。何況我可不想這麼快就失去對你的興致呢,」阿爾弗雷德將臉貼近對方、牛肉與蕃茄醬混合唾液的氣味翻騰發酵,戲謔地用手指描繪出伊凡稜線分明的姣好五官;另一隻手則捏緊銅線尖端忽實忽虛地戳刺著下身鈴口,使其斷斷續續不住哆嗦。「想點別的方法,讓我覺得你更有趣一點嘛。還是說你已經不行了?偉大的、博愛的、赤色的、親愛的共產主義先生?」
  伊凡嘴角牽起謙和弧度,聲音柔弱委屈。「懦弱的、自私的、無恥的、親愛的資本主義走狗,你壓到我的腿了。」
  「喔是嗎。」阿爾弗雷德聳肩,黑色軍靴鞋跟下一秒直接狠命地踢上對方的脛骨、接著趁對方吃痛扭轉身體時提起旁邊的近沸熱水直接當頭淋下。縱然是身強體健的伊凡這下也是疼得齜牙咧嘴發出受創野獸般的低吼;而覆上淡淡雲翳的天空藍一見到冰塊有些許融化的跡象便大力拉起受囚青年強迫他站起,被撕扯下來的肌膚遺落在尚未凝結的刺骨寒冷上鮮血淋漓。阿爾弗雷德愉快地吹了聲口哨,拉下對方的圍巾纏繞在手上,給自己倒了杯熱呼呼的美式咖啡啜了一口後便轉頭潑向搖搖晃晃的伊凡。給你醒醒神,他說,順手將電線扔回桌上。
  果然小阿爾這樣就不行了,北極熊笑得親切而一臉惋惜。沒有意外地換來一記結結實實的直拳,被迫像沙包那樣左搖右晃、聽見了手腕肌肉發出的怪異扭轉聲。
  「站好。否則就把你壓回去☆。」阿爾弗雷德的笑容像是炎熱夏日正午盛開綻放的向日葵花海,將圍巾隨便扔到一邊並解開對方大衣——在那底下是因寒意泛起無數疙瘩的完全赤裸、上面佈滿不忍卒睹的可怕大小痕跡。
  濃縮咖啡的香氣瀰漫斗室,吸入滾燙水氣的大衣微微散發熱度。稻草金髮色的青年推了推製作精細的半框鏡架,托著腮幫子、視線於原本就體溫偏低的發顫身軀和擱在桌上的針劑電線之間來回穿梭似乎是猶豫不決。伊凡抬起臉龐卻是咯咯笑個不停、眼中澄淨冰紫散發純粹色彩,說跟爽到翻天相比我更想要小阿爾你呢,要是能用圍巾把你勒死變成我的就太棒了唷。你分明是在挑釁我嘛。阿爾弗雷德故作鎮定的語氣掩不住興奮,從口袋中翻出紅色Marlboro點燃並朝著伊凡臉上呼出一口充滿致癌物質的有毒菸霧。他似笑非笑地撿起圍巾纏繞在自己脖子上並更加貼近對方,但是我現在不想碰你那骯髒的癩痢小可憐,話還說著卻咬住香菸蹲下身去:電線在血淋淋的囊袋部分冷淡迅速地打了個緊實死結、將充滿刺激感的銅製尖端稍稍插進垂軟的脆弱下身鈴口(做到得用手碰那玩意地步的想法就免了),在並排於銅盤上的針劑中精挑細選後慢條斯里地無視低吟直接注入柱體,拿出鐵夾咬住滲血前端看著它逐漸膨大漲成紫紅,接著滿心得意地重新站起審視自己的藝術品。
  然後迫不及待地伸手去觸碰開關。
  小型發電機上的燈泡忽明忽滅地閃爍,青年的淒厲慘叫聲幾乎震動地基。
  「哈……哈……剛剛看小阿爾……蹲……蹲在我下面……就覺得非……非常有成就感……哈……」甫遭酷刑的青年嘴角還在抽蓄、窸窸窣窣地綻開一朵漂亮笑容,胯間撕扯與電擊的疼痛刺激在到達一定程度後反而失去部分知覺。方才坐在椅子上欣賞自身傑作的行刑者在吻了圍巾之後才將燃到盡頭的菸蒂按熄於上。糟糕,我超級滿意的,差點以為你真的忍不住要射了耶,可惜我現在不想幹你的破爛屁眼,你知道的、點心都要留到最後塞牙縫,H☆ero吃吃笑道。所以先給你點其它的獎勵吧。清脆的軍靴聲復又停在北極熊面前,溫暖手掌伸出按向胸口隔著手套聆聽徒勞無功的掙扎搏動。
  「讓我想想……嗯哼,給點意見吧,你比較喜歡哪裡呢?」
  他偏著頭悠哉地思考起來,以令人恐懼的閒適速度徘徊在各個新舊傷口之間以深邃曖昧的視線指指點點盤算計數。脖頸上的圍巾散發出屬於原有主人的熟悉味道,混合著血污、嘔吐物殘渣、唾沫、精液、沸水、咖啡、加上一點點的阿爾弗雷德。最後終於依依不捨地選定了胸前接近心臟部分一處即將癒合的結痂,先是充滿愛意地憐惜撫摸、然後張嘴毫不留情地撕咬開來幾乎扯掉整片初生嫩肉。
  「你的鮮血和體溫正好相反、滾燙得嚇死人呢。噢,感覺真棒,」阿爾弗雷德嘴裡啣含血肉口齒不清、滿意地享受伊凡臉上混雜苦楚與舒暢的神情,「爽嗎?」

  伊凡低下頭凝視著面前狂妄倨傲的世界H☆ero,晴朗無比的天藍色裡頭無情倒映出目前慘狀。果然哪,外在傷害對他而言都只不過是稍縱即逝的過眼雲煙,是只要咬牙一忍就能海闊天空的雞毛蒜皮;誰叫他是在極北嚴寒殘酷之地出生的伊凡.布拉金斯基嘛。想要的東西就務必搶到手,玩膩了再隨意丟棄;真要得不到毀了便成。人生不就是如此嗎。
  但只有這傢伙不一樣。
  直白、赤熾、無情、貪婪、邪惡、放縱、燦爛、耀眼、美好、自我中心、耀武揚威、隨心所欲,天之驕子,受到主上唯一深切祝福的金髮藍眼青年。熱烈放浪的向日葵花海終點。除了本身以外並不愛著亦不屬於任何人。所以只好無所不用其極地試圖消滅他,卻又總在最後一刻顫顫巍巍地心軟;否則怎會讓自己落入這等下場。
  不過或許自己其實根本就是故意的也說不定。
  因為,暖洋洋的呀,現在。

  「爽斃了。」
  伊凡伸長脖子、咬住沒有退讓的阿爾弗雷德嘴唇;瞳孔藍得熱烈的青年拉下圍巾繞上對方頸間逐漸收緊。二人舌尖纏綿繾綣直至吻出點點腥紅,血絲順著骯髒唾液交織綿延混合滴落。腿間傷口緋赤煽豔汨汨。
  你的鮮血也和體溫正好相反、冰涼得嚇死人呢。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萬聖 改寫 48hours 惡魔 Pottertalia 英米 WonderfulLife 00Q AlfredxArthur BBCSherlock Bondlock 法墺 墺洪 親子分 西法 英仏 米法 英法 全員向 法奧 英挪 獨北伊 露洪 獨普 瑞仏 仏列 露墺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