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二則】(全) - 增注


#毫無意義的小短篇
#絕對不是為了推歌w


* 嚴禁任何形式轉載
* APH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國家與角色間界線模糊
* 全文使用人名/以相近名諱代稱

- 獨立短篇
- 米英、法英法
- 15R場面有





I. 首/こっこ


    我要抱緊你 纏著
    撕裂你 弄垮你
    性感地 誘惑
    踢倒你 擊潰你
    把你的頭沉入
    我們曾一起去看的海裡


  澄澈天藍眼眸在黑暗中閃爍幽微光芒。聽見開門聲響原先凝視窗外的散漫瑩綠視線緩緩回過神來,他偏著頭在曲起的雙腿膝蓋間輕快地笑了。
  「過來嘛。」伸出瘦削的蒼白手臂時他溫柔地說,呼吸間溢出酒精經過肺部催化的酸腐氣味。
  房間裡玫瑰香氣濃郁熱烈得幾乎刺痛鼻腔。


    當點燃了燭火
    才發現玫瑰已漸漸枯萎
    也該是換房間的時候了
    埋藏 花瓣


  「怎麼不開燈?」
  「我喜歡這個房間哦。」答非所問地他自顧自揚起嘴角,「落地觀景窗太棒了。你看,代表城市繁華的刺眼光線倒映在海面上以後卻讓會人覺得平靜呢、閃閃發光的。」
  隨著他的招呼爬上床舖的青年漫不經心地聳了聳肩,順手拍掉被褥沾附的無數細碎花瓣。乾枯色澤自邊緣渲染黯淡,蜷曲的花瓣焦黑薄脆、不需任何外力便碎裂成末。
  「明天請人換過吧?」
  「嗯。」他開心地鑽進對方懷裡咯咯笑著,「但是我——我才不要——噢、聽著,我才不會為此親你呢呵。」


    在飢渴的 床上
    夜夜枯寂 乾癟的靈魂
    被風吹著
    我空洞的身體
    埋藏在深邃的黑暗裡


  纖長手指由於呼吸困難而無意識地揪住青年後腦杓,指間略顯乾燥的稻草金髮帶著剛沐浴過的香味與溼氣;飽含水氣的祖母綠沒有完全閉合,但仔細觀察對方反應調整狀況的他突然深深懷念起近在咫尺的眼皮底下那片晴朗無雲的湛藍天空。嘴裡的唾液在翻弄舔舐之下逐漸增多且黏稠起來,他可以感覺得到青年的吐息間也混入了淺淺醺醉。不過還是別睜開眼睛吧,沒來由地他同時在心底這樣期望著。
  那總會讓他想到晴空之下一望無際的金黃麥田。
  強風呼嘯著吹亂淺金短髮,寬闊、並一無所有。


    從今 從今以後
    你絕不會再遇見
    像我這樣純真的女人
    你知道嗎?
    醒醒吧


  他有些急躁地扯開對方衣襟,被拉斷棉線的塑料鈕釦隨著乾枯花瓣安靜地滑落鋪上羊毛地毯的柔軟地面。


    想親吻你 向你輕聲細語
    想用我的舌頭 感覺你
    不斷的著彼此
    身體又濕又滑又掙扎
    你的背影已越來越遠 而我仍然
    就只有這樣


  即使潤滑充足被進入時他仍是忍不住失聲喊叫起來。為了攀住被弄得滑膩情色的身軀指甲無法克制地深陷對方背脊當中,粗喘著啃咬著細吻著放浪著扭動呻吟。


    我要抱緊你 纏著你
    撕裂你 弄垮你
    性感地 誘惑你
    踢倒你 擊潰
    我要抱緊你 纏著你
    撕裂你 撕裂你
    撕裂你 弄垮


  「不多留一會嗎?」只有乘著醉意才敢放膽要求的忿忿任性。
  「……天快亮了。」青年在他額上落下溫暖親吻。「我晚上再過來?」
  「哼。」不屑一顧的高傲口氣裡掩藏不住喜悅,「太晚的話我就先睡囉。」
  「好好好——」翻下床依序穿回衣物的青年調侃地回應。
  「好說一次就可以啦。」
  「是——那麼我走了。白天再請人過來……還有下次別喝這麼多,嗯?」
  「你早點來我當然會少喝。」兀自嘴硬唇角卻依依不捨地彎起,自海面探出頭來的曙光模糊地映亮他淺金髮梢。

  記得說過他的笑容就像清晨盛開的白蕊紅薔薇般嬌豔傲慢。


    把你的沉入
    我們曾一起去看的海裡


  「晚上見,法蘭。」
  「Bye-bye。」

  阿爾弗雷德動作難得輕巧地鎖上房門。



II. ベビーベッド/こっこ


    長得和你一模一樣 小東西
    從我的子宮 跑出來 喚集我的樂隊
    圍圈跳舞 為孩子的誕生 而欣喜


  「你是誰?為什麼會坐在這裡?」
  你是誰?為什麼會躺在這裡?
  「我是亞瑟.柯克蘭。從其他人那裡聽過這個名字嗎?」
  唔、葛格我是渡過海峽而來的唷。以前應該有個高大的南方傢伙來過你這吧——葛格我是他隨扈的後代哦,雖然跟你一樣就是了。


    將他放進 鐵欄杆作的籠子看著
    用母奶餵他哄他 一直一直看著他
    直到像要損壞掉 愛他


  「你什麼時候會再來?這裡除了你以外已經沒有其他人了,我很想你。」
  柔順的金色髮尾覆蓋住大部分的頸子,綴上繁複花邊的裙襬底下有對形狀漂亮的白皙腳踝,隨著音樂起舞時會踏著輕快的拍子繞圈跳躍。
  「很快,我保證。我會替你帶個玩伴回來的好嗎?」
  是你的了。聽見銀鈴似的漠然嗓音乾脆地結束對話,和對方同樣有頭燦爛金髮的男孩瞪大淺紫瞳孔不知所措、被他一把扯住手臂就往外走。但越過海洋時他卻堅持要求船隻拋棄原訂航線直接先朝向更北的方向駛去。


    我想打造 項圈腳鍊
    只不斷地重覆教他念著 我的名字

    好讓他別記住別人的污點 以免玷污了他


  「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聽著,你不可以、你沒有權力這麼做!」
  是你教會我的,想要的東西只能靠自己力量握在手中。
  「可惜的是我當然有。這些辦法都是為了你好;還請不要忘記我對你的厚愛,要知道忘恩負義的孩子只會受人唾棄、沒有人想要喜歡那種可惡的混帳哦。」
  熊熊燃燒的烈焰火光映亮青年優雅迷濛的淡藍瞳孔。


    起霧的清晨 在可以看見大海的房間
    我會教他什麼是肌膚之親 緊緊地抱著他入眠
    因為我期望被愛 直到被融化

    不想再重覆 追求無法觸及的身影 獨自哭喊的每一天


  「我以為你不會想要再踏進來。」
  記得那個人的眼睛顏色就和北方海洋的凍結冰層同樣淺薄無情。
  「……如果你願意低頭,我會。你很清楚除我以外你在這裡沒有任何可以依賴的人了;我就坐在這裡,任何輕舉妄動都逃不過我的眼睛、有我在你想毀滅誰都易如反掌。你需要我。
  咬破對方唇瓣時嘴裡嚐到的混合體液帶著淡淡鹹味。


    他可別像你一樣 把我拋棄


  聽說有位曾經以美貌與手段折服世界的金髮青年腦袋就被人沉在這座奢華繁忙的海峽底端。




= 沒情調直白注釋反白 =

海峽/英/倫海峽。
高大的南方傢伙/羅/馬。
他的隨扈/日/耳/曼。
跟你一樣/法英都具日/耳/曼血統。
七年戰爭亞瑟帶走馬修,反悔答應阿爾的事情直接把後者丟回加/拿/大。
米英吵架指的是獨立。
烈焰火光/暗指貞德刑場。(想要的東西只能靠自己)
因為後來結盟時亞瑟答應阿爾想毀滅誰都可以,所以葛格的頭就沉進海裡了;然後亞瑟被關進看得見海峽的房間裡、把阿爾當成葛格。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R18 架空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音樂劇 改寫 48hours 惡魔 英米 萬聖 Pottertalia 親子分 墺洪 AlfredxArthur 西法 露墺 WonderfulLife 法奧 なつの 喬魯克 阿傑爾 姊嫁物語 法墺 仏列 米法 Bondlock 英法 全員向 獨普 00Q BBCSherlock 英挪 露洪 獨北伊 英仏 瑞仏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