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如果他們跑去


#對於BAND什麼的根本一竅不通還望不吝指正QAQ

* APH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架空城市
* 全文使用人名/以相近名諱代稱

- 如果他們跑去玩樂團
- 自High設定only
- 歐/美全員向
- 無CP(最後一則僅止搞笑)


尼德藍特:荷/蘭
琵莉珍:比/利/時





 Vocals  Lead Guitar  Rhythm Guitar   Bass    Drums  Keyboard   Broker
菲利克斯  菲利西亞諾  伊莉莎白   菲利克斯   *愛德華  娜塔莉亞   伊凡
      (創作)          (創作)        backing vocals

基爾伯特                *法蘭西斯  安東尼奧  羅德里希   瓦修
                                 (創作)

 諾威     ?     提諾     艾斯倫   貝瓦爾德  *丁馬克   艾斯倫
             (創作)         death vocals

 亞瑟    琵莉珍    *亞瑟   阿爾弗雷德  尼德藍特         馬修
琵莉珍          (創作)

*團長




  「『如果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就拿起訂書機吧』——咩,這樣的話呢?」
  「好啊好啊人家比較喜歡這句的說。嗯,人家試試看欸……『就拿起訂書機吧』?」
  「咿呀呀呀就是這個嘿嘿!」
  練習間裡二名少年興奮地嘰嘰喳喳,邊撥弄弦線邊在紙上塗塗畫畫,完全無視早已準備就緒的其餘團員。
  「咳咳,」看來身為團長現在正是應該出面的時候囉,始終老老實實坐在鼓前的愛德華老練地推推眼鏡。「我想……」
  話還沒說完倒是被另名少女搶先了。
  「——你們這樣不行哦,」湊近兩人的伊莉莎白心情很好地瞇起眼睛,「昨天說好菲利今天要把完整新歌帶來讓大家練習的唷?而且你已經寫完了吧,要是讓伊凡先生知道我們整個早上的進度等於是零……」
  被柔性勸導的菲利西亞諾困擾地搔搔短髮,額前捲曲的瀏海搖搖晃晃活力十足。
  「咩、可菲利就是突然想要再跟菲利討論一下耶——」「說到這個,伊莉莎白覺得人家應該買哪件才好的說?」
  討論或是邊練邊改可以但不要總是中途偏題嘛,像是剛剛從哈密瓜什麼的那句猛地跳到西班牙鬥牛之類的……愛德華默默嘆了口氣,不意外地感覺到坐在自己附近的娜塔莉亞似乎終於動了開始收拾東西的念頭。
  「欸——我想還是小碎花比較可愛吧?」喔不現在連伊莉莎白也淪陷了嗎!嗚呼娜塔莉亞已經準備站起來啦!
  「對了對了,」彷彿現在才注意到對方存在似的,菲利克斯拋下手邊雜誌抓住樂譜跳了起來,對於少女額前跳動的青筋不以為意,「昨天菲利跟人家一直覺得有句歌詞還不太到位,娜塔莎來試試看這句合聲的說!」
  「……」
  砰地坐回座位,娜塔莉亞冷酷銳利的靛藍眼瞳狠狠掃過伸到面前被塗鴨畫得亂七八糟的紙張,雙手僵硬地搭回鍵盤。
  「『親吻提拉米蘇後請記得擦嘴』。」——否則就斃了你。
  「哼哼人家就說……咦娜塔莎妳剛剛說了什麼的說?」
  「……」「咩——菲莉沒聽清楚啦安可安可安可!」
  娜塔莉亞不悅地撥了撥那頭令人稱羨的金白長髮,音質特殊的聲線嘶嘶作響;愛德華都覺得她的琴鍵就快被生生按斷了。「……『否則就斃了你』。」
  「咩咩咩咩咩就是這句!娜塔莉亞果然是創作者的繆斯女神唷、啊啊女孩子都是的,不過愛德華你也別太難過唷?」「娜塔莎妳太厲害的說!呼呀心情真好、『親吻提拉米蘇後請記得擦嘴』,的說?……吶菲利,人家今天飯後甜點想吃提拉米蘇的說。」「咩好哇好哇走吧去哥的店裡好了呀啊啊啊啊啊——」「嗚喔喔喔喔喔笨蛋北極熊你什麼時候躲在門口的說咿咿咿咿咿!」

    ※

  「……停。」
  「啦啦啦啦啦——啊搞屁啦。」扯開嗓子唱得正熱的青年聽見指令,不情不願地順手放倒尚未裝上麥克風的長型支架,「本大爺正順著哪!老是中斷練習後天上台要怎麼辦啦!真是囉嗦的腐敗少……」
  「第十一次。」
  羅德里希抽出手帕冷冷擦拭著並未出汗的指尖,開口時就連瑪麗亞采爾也忿忿地豎直起來。「第十一次,您這個笨蛋先生。」
  離雙方較近的法蘭西斯輕手輕腳解下貝斯,邊觀察狀況邊偷偷朝以陪練名義(實則防止有人逃跑)坐在門口旁研究音樂雜誌的瓦修靠近了些。
  「……要我說幾次您才會明白呢,難道您連樂譜也看不懂嗎突然隨意變換如此任性是要我們怎麼練習——」
  法蘭西斯決定替自己找個座位坐下。
  「欸——囉嗦耶現場的時候這樣聽起來不是比較High嗎反正進錄音室的時候唱對就好了啦ケセセセ……」
  啊啊你聽,羅德里希又氣得即興敲起鍵盤來了。唔,旋律不錯,應該先幫他抄下來嗎;不過如果看到樂譜回想起來一定會生氣哪……哎要是有個專職的和事佬就好了、當然不能指望只是來監督的瓦修(他說過團務請自行解決,超級無情的這傢伙呀)——哇安東你這樣也睡得著啊。
  金髮青年心中百轉千迴,就算身為團長自己同樣不想親臨火線呀,羅德里希還在氣頭上的話八成連他半個月前團練遲到五分鐘的雞毛瑣事都要拿出來訓誡一番;但搖了搖臉都快貼平鈸面的鼓手、紅褐捲髮依舊半點反應也沒有,甚至開始發出細微的鼾聲——剛剛練習的時候不是精神正好嗎!雖然趁著意見紛歧偷閒是很好啦不過就代表瓦修一定會要求延長練習時間那樣晚上精心安排的浪漫約會不就真泡湯了天啊……
  即使聚精會神仍然持續接收熱切視線的青年終於不耐煩地從雜誌中抬起頭。
  法蘭西斯尷尬地朝著對方露出微笑。
  不屑地輕哼一聲。
  「……吾無所謂。反正在你們沒共識前,誰也別想出去吃午餐。」
  「欸欸欸欸欸干本大爺什麼事呀怎麼可以——靠!」氣沖沖的基爾伯特話還沒說完倒先被閃進自己和羅德里希之間的人影嚇了一跳。
  「ふそそそ……是讓心情變好的咒語哦,哎唷這種事情俺覺得沒什麼好氣的啦、不要這麼激動嘛哈哈哈哈哈——」

    ※

  坐立不安的提諾在練習間裡走來走去。
  「別那麼緊張啊提諾,你轉得老爺我眼花。」揣著剛從貝瓦爾德(正透過鏡片冷冷地瞪視自己)手上搶來的彩妝雜誌,丁馬克稍微挪動身軀免得吵醒靠在自己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諾威。
  「啊,因為、因為的確有點擔心呢。」提諾淺淺笑開,「但諾威先生沒問題嗎……昨天練習得有點久呢。」
  丁馬克擺了擺手。「欸?老爺我想應該還好吧,睡那麼長只是習慣而已;倒是你一直打轉對方也不會提早來的啦。不過那傢伙是跟你約幾點啊,而且說真的、布拉金斯基介紹的新人沒問題吧,艾斯倫?」
  「——再五分鐘。」大概。
  「如果通過面試以後能相處得來就好了呢。雖然我們也是財務困難啦(聞言艾斯倫不自覺縮起肩膀),待遇大概沒辦法太好哈哈。」提諾滿臉崇敬地凝視面前的主唱,「只是就算一起練習了好久,到現在還是覺得難以置信哪:諾威先生竟然能夠發出那麼好聽的假聲高音,每次聽到就很感動耶;要是可以讓更多人聽到就好了……咿呀呀呀呀呀瑞桑怎怎怎麼了嗎。啊啊瑞桑的死腔一直練得很棒啊,只是小心不要傷到喉嚨唷。」
  「……(你有辦法寫出那樣的歌詞,我也覺得很厲害哦)」
  「哈哈哈哈哈貝瓦你不會是害羞了吧好蠢呵呵呵。」「你找死嗎。」「……大哥很吵。」「——嗚噗喔嗚你們竟然聯手!」
  被雙拳擊向門邊的團長大人(自稱)卻在此時非常不幸地以他寬闊厚實的背脊迎接慌慌張張的門板強力衝擊。
  「對不起我好像來遲了些……欸?」

    ※

  「不許你任性好嗎,阿爾弗雷德?」
  粗得有些誇張的眉毛幾乎糾結成團。「你已經刷掉——我想想,這是第幾個來著?」
  「第七個。」不待站在旁邊的馬修回答,忙著保養樂器的尼德藍特便先應了聲。喔、誰叫他們實在是太過優柔寡斷,這樣根本不符合經濟效益啊;而眼前的始作俑者竟還耍賴似地趴在沙發上扁嘴嘟囔著。
  「亞瑟的歌亞瑟唱就好啦,何必再多找個主唱來呢。」
  嘆了口氣。「……我以為我們已經溝通過了?再說直到現在你也無法提出足以反駁大家共識的正當理由哦。」
  「H☆Ero不接受反對意見。」阿爾弗雷德把臉埋進抱枕裡,「何況我可沒不支持你哦,我只是刷掉面試者而已;亞瑟也覺得他們就是還差那麼一點吧。」
  呃,是沒錯啦。只是這孩子到底在鬧什麼彆扭呀;亞瑟困擾地抓了抓淺金色的乾燥短髮,明明聽說自己想玩樂團的時候還開心得跟什麼似的,講好再找個人來組成雙主唱雙吉他的搭檔也是起初就說好的事情不是嗎?
  尼德藍特不祥地瞇起亮綠瞳孔。兩個蠢蛋,但要是自己蠢得和他們繼續耗下去那更是蠢上加蠢。
  「——不然叫我妹來試試看吧。」
  阿爾弗雷德疑惑地抬起頭來。「妹妹?」
  「嗯,我妹。我打個電話問她人在哪,可以的話就叫她現在過來;不過符不符合你們的期望我就不知道了。」

  亞瑟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眼前的少女。清亮柔和的嗓音、流利嫺熟的指法、落落大方的台風、活潑優雅的外貌,連無理取鬧的阿爾弗雷德也不得不表示對方的確無可挑剔。
  「琵莉珍,請多指教。」爽快地抹去額前汗珠,伸出手來的那對瑩瑩綠眼裡毫無心機。
  亞瑟.柯克蘭,男,歷經二十三年心如止水的單身時光以後,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戀.愛.了。


      (
阿爾弗雷德:回言回!
尼德藍特:'=A=!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短篇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架空 R18 UNLIGHT 國擬 濡沫涸鮒 星幽界 撲克 西仏 亞瑟王者之劍 plurk 合本 Pottertalia Uther Arthur Vortigen 48hours 改寫 萬聖 音樂劇 西法 Mercia 英米 Bill 惡魔 全員向 BBCSherlock Bondlock 00Q 露中心 AlfredxArthur 露墺 英仏 WonderfulLife 怪獸大學 普墺 墺洪 親子分 法墺 瑞仏 露洪 阿傑爾 英法 獨普 英挪 金牌特務 法奧 米法 姊嫁物語 獨北伊 なつの 喬魯克 仏列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