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補]世界和平


* Metalocalypse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 S02E17末尾後續衍生(劇透有)

- 迷你短文
- Skwisgaar x Toki





  Dethklok的剩餘成員們一臉無奈地坐在餐桌前和他們的經紀Offdensen大眼瞪小眼,像是幾隻拖上砧板待宰的雞。
  「Okay,」維持一貫撲克臉的Offdensen清清喉嚨,「Toki已經好幾天沒出過房門;除了定時送飯過去的員工保證他有把餐點吃完以外,我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在做什麼,所以,同樣身為團員的你們,呃、有任何想法嗎?」
  鼓手Pickles打了個酒嗝,雙手誇張地揮動。「嘿,別看我。我那時候正在那該死的舞臺上痛揍他媽的那個Ri……kki……ixx……總之是那個自以為能掌控Snakes N' Barrels的混帳傢伙好嗎?」
  「是啊,你是。」世界上最快的主吉他手Skwisgaar從鼻孔重重地哼出氣音。
  「呃,我必須承認這的確夠金屬。」主唱Nathan慎重地點頭,沉重的聲線有些遲緩,「問問Murderface如何,你當時不是正想找Toki理論嗎?」
  「Yap。Nathan和我那天只是想找點樂子,結果從那個天殺的水吧回來的時候就看見Toki……嘛,反正就是這樣。」
  「喂!這不公平!」貝斯手Murderface忍無可忍地尖叫起來,指著每個團員的鼻尖大吼。「你、你、還有你,為什麼又要推給我!All right、all right,反正我不過就是Murderface,可憐的貝斯手,誰要管Toki變成什麼樣子啊!難道就有誰關心我的尿尿行星?」
  「沒有人?」「嘿,別那樣說嘛、Skwisgaar——也許是因為我們的貝斯到現在還是必須仰賴混音的緣故?」「Pickles!嗯……我想我餓了。」「……沒有人在聽我說話!沒有人!去死吧你們!」「我們到底為什麼坐在這裡?」「呃,不知道?」
  「咳咳。」終於忍不住出聲的Offdensen以指節敲了兩下桌子,無視Murderface持續製造的噪音地放大音量,「我想你們必須——是的,你們必須去把Toki叫出來,好吧、至少得知道他在做什麼;關心你們的節奏吉他手。要曉得你們的新專輯進度……」
  「關心?叫一打我的女歌迷到他房門外頭尖叫嗎?」「欸,Skwisgaar,她們也許應該稱作迷嬤、而且我想Toki不會喜歡這種的……大概吧。」「Yeah,他喜歡的是有金色長髮和藍眼睛的高身兆女性;唔、長得是不是有點像你,嗝?」「What the……」「Hey,guys——我想我有個好主意。聽我說、他媽的聽我說——」「嗝、我們在聽啊,Murderface,噢!你放屁了嗎?」「哈哈哈哈哈——」「夠了!你們這群狗娘養的混帳,聽我說!」「好、好,大家安靜,讓我們聽聽……還是你已經尿了?」「去你媽的!」
  Offdensen開始認真思索他的辦公室裡應該增加多少檯燈好應付等等可能會衝進去向他抱怨樂團成員的Murderface。「夠了,Nathan。讓他說。Pickles,放下你的酒瓶;Skwisgaar,收起手機、感謝配合,謝謝。」
  「呃,嗯、我,」當眾人視線都落在自己身上時Murderface反倒開始結巴起來,「好,我要說囉、這很重要,我想我們可以,你們曉得的,不要試著打斷我,這真的很重要,我知道我要說什麼;真的。然後我要說,你們聽好、讓我說完:欸,就是、我們猜拳,然後輸的人去找——Shut up,Pickles——輸的人,去找、嘛,去找誰?」

  ——五分鐘後,皺著眉頭的Skwisgaar就站在Toki臥室房門前。
  『恭喜你囉,嗝、Skwisgaar,用你那飄逸的長髮把Toki吸引出來,我保證比那些迷嬤有效?』『Yeah,你們好歹是從差不多冷的地方過來的……是嗎?』『Be kind,你知道的、可憐的Toki,剛死了老爸——等等,他死了老爸跟我們他媽的有什麼關係?』

  倒楣透頂,這段時間原本到底可以讓他上幾個迷嬤呀,Skwisgaar甩甩他漂亮的金色長髮、瞇起細長的藍色眼睛,嘆了口氣開始大力地敲起房門。
  「……你他媽的吵屁啊?」
  ——靠,這傢伙根本不是Toki吧。Skwisgaar心裡嘀咕,那個整天跟泰迪熊們或是Dr. Rockzo Rockzo鬼混、說話聲音尖得和娘們一樣、總是抱怨兼嫉妒自己出神入化吉他技巧的Toki到哪裡去了;媽呀,從門縫看去那對顏色淺得驚人的淡藍眼珠佈滿血絲、他猜房間裡溫馨可愛的娘砲佈置八成也逃不過毒手。
  「呃——來看你過得如何?」
  「……吃屎去吧狗娘養的混帳。」Toki毫不領情地打斷他的話並準備關上房門,這下連Skwisgaar也覺得冒火起來——好吧,雖然在那場什麼NO DRUGS ALLOWED SOBER之類名字夭壽長的噩夢、酒毒不沾清醒搖滾演唱會裡對方也真是難得夠……夠金屬的了。
  「他媽的很好——如果你他媽的想知道我他媽的在幹嘛那我也只好他媽的告訴你快給我他媽的恢復原狀。」Skwisgaar舌頭就跟他的手指一樣快,「因為我們是他媽的斯堪地納維亞組合我就得他媽的來關心他媽的糟糕節奏吉他手,誰叫這些他媽的傢伙甚至他媽的分不出來他媽的瑞典與他媽的挪威有什麼他媽的不同、他媽的時態式和他媽的複數形也不會讓他們智商他媽的變高,他媽的這個理由夠他媽的好嗎?」
  被突如其來的長串咒罵唬得一愣一愣的Toki瞪大眼睛,傻呼呼看著眼前氣沖沖的Skwisgaar,囂張的八字鬍懦弱地垂了下來。自演唱會那天以後大家都對他小心翼翼、沒人敢在自己面前大呼小叫,可眼前這位該死的世界最快主吉他手倒是……理直氣壯得挺可惡的哪。
  「……唔、嗯,如果你這麼堅持的話……噢,天哪!好吧、好吧。」Toki嚅囁著,回頭望向自己現在變得慘不忍睹的美好房間。「喔!喔、不,我到底都做了些什麼好事啊?不——」

  看著開始自怨自艾的TokiSkwisgaar臉上終於重新露出如同往常般不可一世的不屑笑容,「嘿,拿你的吉他就好、如果你要帶走那神經質的泰迪熊也可以,剩下的讓員工清理好嗎?Offdensen一定快抓狂了。」
  來自挪威的節奏吉他手扁了扁嘴,還是聽話地匆匆拿起吉他帶上房門跟在Skwisgaar身後快步走著。
  「他真的會,我是指、他真的會抓狂嗎?」「誰在意啊。」「噢,我就知道那傢伙很奸詐。深藏不露的吝嗇鬼!還有……還有其他人真的不知道挪威和瑞典不一樣嗎?」「——Toki,你可以閉嘴不說話嗎?」

  嘛,世界和平偶爾或許也是件挺不金屬的金屬酷事,Skwisgaar發現自己心情意外不錯地想。



題目 : 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拍手回覆

>M☆ko

謝謝鼓勵>///<
這部真的挺冷門啊TAT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萬聖 改寫 48hours 惡魔 Pottertalia 英米 WonderfulLife 00Q AlfredxArthur BBCSherlock Bondlock 法墺 墺洪 親子分 西法 英仏 米法 英法 全員向 法奧 英挪 獨北伊 露洪 獨普 瑞仏 仏列 露墺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