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localypse]【房間裡的兔子】


#其實這幾篇都是練習為主...感覺還抓不太到味@@"
#或者說心裡其實有個關於他們平日相處的藍圖但目前寫出來的都是衝突的部分
#所以大概會有點摸不著頭緒(抹臉
#請多多包涵&意見歡迎(艸)


* Metalocalypse二次創作
* 劇透至S03E05

- 相關短文〈[妄補]世界和平〉
- 裏Toki出沒
- Skwisgaar x Toki
- 微病態向
- 殺生有
- R15自主(性描寫粗口)





  Skwisgaar將菸霧吐在玻璃上,呵出一抹濃郁水氣溼了窗邊角落。不知道是喝茫了還是開飯了的Pickles倒在沙發裡哼哼唧唧。
  「天哪,這裡也他媽的太冷了。」留著一頭耀眼燦金長髮的主吉他手抽抽鼻子,擱下菸的手指重新摸回吉他弦線。
  「那是……因為……」臉埋在靠墊中像是要把自己悶死的蠢蛋口齒不清地傻笑,「你……把頭……塞進……冷——凍——庫——裡,嗝?」
  Skwisgaar皺起鼻子,走過去替Pickles翻了個身免得對方等等意外被自己的嘔吐物噎死。「該死,Pickles、你嗑茫了。怎麼每次都輪到我幹這種照顧瘋子的鳥事,果真是種族歧視?」
  「Ohh,呃、我可以看見有鳥在飛……是你的鳥嗎?」他們有著一頭紅髮的鼓手咯咯地笑,「Nathan在寫歌——天殺的難得——然後Murderface,Murderface是個該死的白痴——誰在意——I mean——你只能期望他別踢爆你的鳥蛋、呵呵?至於Toki,you know……他就是——again——」
  「哼哼,說得好像都是我的錯似的。」青年皮笑肉不笑地坐回落地窗邊的單人沙發,瞇起冷淡的藍色眼睛注視窗外。「學我說話、拿我衣服,難道我求過他?難道我求過他,說『喔、Toki,老天幫幫我,請你羨慕我吧』這些鬼話?Come on,他可以選擇讓自己變得既金屬又殘暴的——我是指、富有個人特色的那種。」
  「No——你錯——囉!你甚至無法忍受他比你行,好嗎;雖然那大概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吧。」「嘿,別說得你一點責任也沒有。他可是Toki Wartooth!酒量和酒品都見鬼的差……」「拜託——你自己也醉得像死人!」
  Pickles大聲哼笑,翠綠眼眸遊走於雪山之間,酒精的催化讓他的鼻子紅得像要出血。

  「醒醒吧,Skwisgaar,看看你自己,你永遠是個只會推卸責任的高.傲.自.私.鬼;即使你是他媽的吉他之神!……但不要緊,真的。因為呢——」看起來似乎是打算搖晃腦袋的他前俯後仰地嘻嘻笑著。「你、是天殺的混帳,我、是天殺的混帳,其他人、也是天殺的混帳;AND——所有天殺的混帳——就活在這個屎爆了的混帳世界裡……嗝。」
  藥效於體內完全發揮作用的青年倏地趴倒在沙發上。可應該不是錯覺,空調開得的確是有些強,他覺得自己撥弄吉他的手指速度不若以往的迅速;Skwisgaar揹著吉他站起身來,經過已經晃蕩到世界盡頭的Pickles時不忘踹了那張長沙發一下。他們這位全名總是被隱沒在沉重節拍底下的鼓手猛地蜷起身子大概是在表示抗議——反正他現在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反擊。
  Nathan應該在圖書館查他的字典。而靴子底板所接觸的、鋪上厚重深紅絨毯的長廊地板正隱隱跳動——大概是Knubbler在替Murderface灌錄尿尿行星的新單曲——雖然他覺得要是有那些閒工夫倒不如去練習,這樣他們下張專輯說不定才真能多出一隻貝斯(好吧、即使八成也沒什麼歌迷認真聽過)。感謝萬能的數位後製。看,這他媽的狗屎世界不還是挺美好的嗎?比方有的人生來就註定成為令人妒羨的天才、有的人生來便只會是個汲汲營營的普通傢伙,沒人需要對此負起什麼責任或是義務。那樣可一點也不殘暴。
  所以何必勉強呢?

  Skwisgaar深深地嘆了口氣,突然有些厭惡起自己的長腿怎麼會如此自動地再次走向甚至站定在某人的房門前。

  『為什麼又是我?我活該倒楣嗎?』

  嘗試性地敲了敲門……沒有得到回應。但稍微扭轉那個風格誇張的門把時注意到似乎並未鎖上,於是大膽地推開那扇重得要死的木門。
  呃——心底打了個突,和那雙淺得誇張的藍色眼睛對上視線的剎那青年突然不是很確定該如何形容眼前的景象。對方臥室比自己的小了一點(但也許是他的房間一向太過空曠),裡頭的佈置擺設也一如既往地很有普通男孩的愚蠢風格,擁擠且溫暖(幸好不像Pickles,即使給他最大的那間裡頭仍然和座珍禽異獸標本園沒兩樣),例如釘在壁上的地圖旗幟、展示櫃中的各種太空梭、牆角過期的小型聖誕樹、花瓶內的鮮花、床頭滿滿的泰迪熊布偶,桌邊甚至還飼養著一隻懶洋洋的毛茸茸兔子;至於將長髮束起方便工作的Toki原本則坐在書桌面前大概是在組裝新模型,還是發現有人進門才終於轉頭看來……不過對於不請自來的訪客似乎並不怎麼驚訝的感覺。
  但怎麼看都有些不太尋常。或許是因為那些花樣精美的圖紙不知何時竟被割得支離破碎殘破不堪、或許是因為那些作工精細的模型艇艦雖然還擺在原位卻扭折斷裂成七零八落的悽慘模樣、或許是因為那些發黑光禿的高加索冷杉枝椏上頭掛滿閃閃發亮的怪誕裝飾品、或許是因為那些顏色漂亮的花朵早已萎靡枯頹、或許是因為那些手感舒適的布偶們肚子上默默開出了朵朵白雲,甚至可能是由於關住寵物兔的鐵籠造型實在有點奇異;他不知道,不知怎地整座房間隱隱約約透露出令人十分不快的詭譎氣息。即使房間主人態度坦然得宛如這間臥室的設置裝飾與之前根本沒什麼不同般地毫無異樣。
  「嗨,Skwisgaar?」
  「……嘿。」

  『我曉得。這不是強制性的要求——只是希望,你可以當成一種請託、身為經紀人對於團員間彼此關心……或者說相互注意的期待。要知道Toki的父親重病的時候私底下他第一個來找你。好吧,我明白這些只是我的猜測:但就客觀事實來說Toki對你的想法、你的意見,甚至你的存在相當在乎。Maybe——我是說也許,也許Toki非常恨你,可換個說法、他同樣非常注意你。』

  Toki眨了眨眼睛,走到房間中央開心地轉了個愚蠢的圈。
  「你覺得如何,酷嗎?」

  「——不算太差,大概。」如果只是站在欣賞角度的話,Skwisgaar在心底補上一句。理應明亮溫馨的佈置裝潢卻悚然到能從牆縫間隙中不斷滲透某種暗沉晦澀的異樣氣氛、並自四面八方逐漸籠罩侵蝕身處其中的生物地步,這種怪異感受的確算得上既金屬又殘暴。
  跟自己同樣留著一頭栗色長髮的節奏吉他手露出靦腆的笑容。「Ohh,我不想說謝謝——那蠢斃了。但我呢、還是願意接受你的稱讚?」
  「喂,我可沒有……」
  「哈哈——如果是Charles拜託你紆尊降貴地前來,」兀自打斷話頭的青年猛地湊近,讓他措手不及得感到有些不悅。「告訴他別擔心我好嗎?我很好。」
  Skwisgaar皺起眉頭,張口試圖為自己的莫名舉動辯解卻讓對方接下來的行為引開注意力。後者蹦蹦跳跳地走回書桌旁邊,指著那隻蜷成一團、精神似乎不是很好的白兔子;牠抽了抽鼻子慢慢地扭動身軀,圓潤的無辜眼睛正好跟主人如出一轍般地天真單純。
  「看看牠。可憐的Tokki,我才養了牠幾天。」彷彿是在自言自語的Toki一臉惋惜地歪頭嘆息,「——你看過這種籠子嗎,Skwisgaar?」
  「欸……可能有吧。」
  打從進到房間看見那隻兔子開始他就是這麼覺得的:那個外型特殊的鐵籠好像在哪裡看過,不過這種想法不知怎地同樣讓人相當不安;因此與其繼續思考不如乾脆放棄,反正八成是什麼自己不打算記起的回憶吧。

  青年又笑了起來。一雙眼眸活靈活現地眨著,跟他的實際年齡半點也不相符、就像個調皮的大男孩。
  「你知道嗎?最近我才想到的。或許——或許這是我的天賦,懂嗎?比方那位小歌迷,比方那位該死厲害的鋼琴老師,比方我那活該沉進冰湖裡的可惡老爸、喔感謝他媽的上帝,這些——與我的才華有關、天生的,就像你自詡是什麼受眾人愛戴的白痴主吉他手那樣。例如現在,明明才養了幾天,獸醫昨天竟然跟我說Tokki大概活不久了;超酷,真的。所以,Skwisgaar,你笨到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但可清楚的很:這是一部他媽的電影裡表演過的魔術籠子,只要像這樣……!」

  滴滴答答。大量的鮮血從桌面持續滾落,有些糊糊黏黏的塊狀渣末濺上了下手者的臉,Skwisgaar甚至來不及感到驚訝——拉扯機關的同時Toki毫不猶豫地立刻摔上一本厚重的百科全書。噢。噢。他想起來了,魔術師的愚蠢把戲,古老的動物脫逃術:利用籠子的機關讓原本關在裡頭的小鳥毫髮無傷消失或者出現;而眼前場景則很明顯地是籠子經過改裝以後的失敗版本。於是那隻圓滾滾的、毛茸茸的、眼睛跟主人十分相似的白兔子便瞬間被壓成肉餅,頂部的鐵絲割裂身軀劃出數道裂口,尚未斷氣的牠現在只能氣若游絲地抽蓄著露在鐵籠外頭的軟癱前腿。
  一下一下的,和正爽朗地笑著的栗髮青年眨眼頻率差不了多少。

  「看——讓我們為此好好慶祝一下嘛。就像後來我聽到Nathan批評起居室那棵挑選很久的聖誕樹時在想的那樣,媽的,他的看法還真天殺的沒錯:在屍體上掛滿彩色燈泡和佳節裝飾實在是種邪惡的重大羞辱,天哪,他媽的殘暴死了。我好愛這個點子。」
  Toki咯咯輕笑並跳上柔軟床舖,隨手抓了隻開腸破肚的泰迪熊揣進懷裡、又翻過身側著即使留了八字鬍也遮蓋不掉白皙稚氣的娃娃臉蛋直直盯住他,用十足惹人生厭的高亢嗓音怪腔怪調地唱道。「唔,Nathan雖然是個笨蛋,說話卻常常意外地中肯;你還記得他當上佛羅里達州長時的那段鳥時間嗎?有一次我在辦公室被他看到……」
  「……」
  「——所以或許Nathan說的都是對的。」
  「……什麼事情是對的。」
  「嗯哼,像是潛在承襲了我老爸是個超級控制狂的變態性格之類的?哈哈。」

  Skwisgaar沉默著,沒來由地想起過去那些早該拋到九霄雲外的該死鳥事。

  Toki恢復原狀,世界和平偶爾或許也是件挺不金屬的金屬酷事。
  你永遠是個只會推卸責任的高傲自私鬼。
  也許Toki非常恨你,可換個說法、他同樣非常注意你。
  尚未斷氣的兔子氣若游絲地抽蓄著露在鐵籠外頭的軟癱前腿。


  他走近床邊,聽著對方相當滿意地以幾乎不成調的零碎喉音愉快低吟。
  「……我想支配你,Skwisgaar。踩踏你,欺壓你,要你往東就不能往西,也許逼你吸我老二——即使我可不是他媽的噁gay——也許把發臭的精液射在你臉上、噢我猜這一定爽斃了;讓你趴在地上像條笨狗。天殺的、縱然是吉他之神也算不上個屁,哼。但你看起來好像並不怎麼驚訝?算了。因為最.為.美.好的事情……就是恐怕即使被我折磨到底你仍舊不會死去。所以、我想支配你,Skwisgaar。或者——」

  栗髮青年坐起身來,沒什麼血色的薄唇恰巧對著自己腰際富有特色的骷髏皮帶釦環,近得自己都快要可以感受到對方破碎的細小呼吸,近得令人都不自覺地屏息。
  淺得近似透明的澄澈眼眸閃爍著。

  「或者……你比較想要支配Toki?」




Nathan看到辦公室裡的Toki情節請參考S02E10。
Toki經常使用第三人稱稱呼自己。



題目 : 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拍手回覆

>M☆ko

謝謝喜歡/////
寫文的時候會re動畫當BGM
這時候就會在
"這麼好笑壞掉好嗎"和"要是黑暗爆發感覺一定很棒啊"
兩者之間糾結XDDDDD(飛踢

心得交流(?!)

我覺得Skwisgaar某方面來說也算控制慾強烈的人(?!)
像是他絕不能容許Toki的吉他比他彈的好
還親自去察看Toki學吉他的進度wwwwww

感覺上Toki父親的死,突然讓一直被受壓抑的Toki迷失自我
拿個譬喻來說就是搞不清楚自己是S還是M吧XDDDD
或許某方面來說他希望自己是被受控制但又不希望被控制的矛盾體...

不過我覺得Toki壞掉卻還是被團員忽視這點很好笑XDDDD
真的是有夠"CUTO"的>w<
這樣那樣的Toki我都愛阿阿阿阿wwww

然後這幾天一直在聽他們的專輯<--中毒

這部好冷門...
都沒有人可以陪我討論= 3=
希望能來交流一下(羞)

期待下一篇文章+w+

Re: 心得交流(?!)

> 我覺得Skwisgaar某方面來說也算控制慾強烈的人(?!)
> 像是他絕不能容許Toki的吉他比他彈的好
> 還親自去察看Toki學吉他的進度wwwwww

在我看來的確是XDDDDD
所以前篇才會那樣寫...對他來說不金屬的Toki才能一直受他掌控
Skwisgaar也才會抱怨歸抱怨還是去找抓狂的Toki要把他弄回來/////

> 感覺上Toki父親的死,突然讓一直被受壓抑的Toki迷失自我
> 拿個譬喻來說就是搞不清楚自己是S還是M吧XDDDD
> 或許某方面來說他希望自己是被受控制但又不希望被控制的矛盾體...

真的>///<
其實說實在Metalocalypse好笑但每次的議題都很黑暗不然就是超諷刺呀(艸)

> 不過我覺得Toki壞掉卻還是被團員忽視這點很好笑XDDDD
> 真的是有夠"CUTO"的>w<
> 這樣那樣的Toki我都愛阿阿阿阿wwww

超可愛的wwwww
Pickles和經紀人我也超愛的/////

> 然後這幾天一直在聽他們的專輯<--中毒
> 這部好冷門...
> 都沒有人可以陪我討論= 3=
> 希望能來交流一下(羞)
> 期待下一篇文章+w+

超冷門的好孤單啊XDDDDD
所以寫了之後發現有人看的感覺很特別>"<
謝謝鼓勵TAT

其實本大爺沒看過這部

不過管他的 嘿嘿
俺認為本文前面的TAG不夠精確哪~~
"殺生有"請寫成"血腥有"謝謝
要不然你看嘛~~殺一隻蟑螂 殺一隻老鼠也叫殺生嘛~~哪?
嗯 還有攻受感覺好像弄反了?(還是說其實是表攻裡受?)
Toki的房間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不可怕一點
大概就這樣吧...啊嗯

Re: 其實本大爺沒看過這部

> 不過管他的 嘿嘿
> 俺認為本文前面的TAG不夠精確哪~~
> "殺生有"請寫成"血腥有"謝謝
> 要不然你看嘛~~殺一隻蟑螂 殺一隻老鼠也叫殺生嘛~~哪?
> 嗯 還有攻受感覺好像弄反了?(還是說其實是表攻裡受?)
> Toki的房間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不可怕一點
> 大概就這樣吧...啊嗯

是殺生有沒錯嘛>3<
血腥有的話跟以前的文裡面那些打打殺殺或是強迫XX之類的流血場面分不出來咩wwwww
只是攻受沒有反啦XDDD Toki平常超弱超傻超可愛的>/////<
對我來說就算萬一黑化會算是壞掉受吧(噴)
房間的話動畫以前就讓他搞壞過一次了...所以這次比較含蓄(誤

快去看快去看!!超精采的>D<!!

No title

我也超愛看這部的,
剛開始才看前一、兩集的時候就絕得toki跟skwisgaar是一對的>////<
大大的這篇文我超喜歡的,
尤其最後toki黑化本來好像要攻skwisgaar,
但後來有反問Skwisgaar要不要攻他,
這個橋段鋪陳很好,
有連續的驚奇點,最後又留給讀者自行想像的空間,
我最近也在畫skwisgaar X toki的漫畫,
到時後也會申請一個twitter來放^^

Re: No title

> 我也超愛看這部的,
> 剛開始才看前一、兩集的時候就絕得toki跟skwisgaar是一對的>////<
> 大大的這篇文我超喜歡的,
> 尤其最後toki黑化本來好像要攻skwisgaar,
> 但後來有反問Skwisgaar要不要攻他,
> 這個橋段鋪陳很好,
> 有連續的驚奇點,最後又留給讀者自行想像的空間,
> 我最近也在畫skwisgaar X toki的漫畫,
> 到時後也會申請一個twitter來放^^

謝謝喜歡>/////<
恐怖與天真並存的Toki超棒的(艸)!!
我也是一掉坑就認定他們兩個了XDDDDD
Metalocalypse台灣真的蠻冷的QwQ
期待您的作品>A<!!(握

No title

我blog申請來了,
最後是用goole的不是用twitter XDD
目前先放第一篇,
http://metalwheel.blogspot.tw/
↑網址獻上

Re: No title

> 我blog申請來了,
> 最後是用goole的不是用twitter XDD
> 目前先放第一篇,
> http://metalwheel.blogspot.tw/
> ↑網址獻上

恭喜開張XDDDDD!!
Skwisgaar以為人睡了就這麼坦率太犯規啦wwwww
問題是,已經沒有明亮的日子了。

Absurd=翦

Author:Absurd=翦
壞掉了。
集變態神經病與搞笑人來瘋於一身的…的什麼?
特控腹黑、病態、壞掉、偏執狂、心理調教、精神獵奇、眼鏡、下垂眼尾、中性、偽娘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目標是寫出像謊道壞麻那樣清新香甜溫柔可愛的青春美好物語。(錯大了
每次一敲出『 』這個字的時候雙手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我想自己一定是對它過敏。
興許是因為所想描繪的恐怕從來就不只是那樣的東西。

自嗨到有病。
找不到更喜歡的面版所以把這裡搞得超花。(什麼道理)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FreE tAlk
是說我沒看到坑只見著馬里亞納海溝呢OwO(毆飛

1500hit*1、4444hit*2點文努力中TAT

「夢と希望の物語で終らせるが、視聴者がそう思ってくれるかどうかは分からない。」
「俺ぁ絶望を創造したことなんて(多分)一度もないぞ?ただその辺にありふてる絶望について伝道シテルダケデスヨ?」 by虛淵玄
踩踩不亦樂乎
誰在這裡?
四次元口袋
free counters
分類儲藏室
TAG/標籤/附屬物
(2013啟用w)

APH 米英 場次相關 刊物資訊 短篇 架空 R18 國擬 UNLIGHT 撲克 西仏 plurk 合本 萬聖 改寫 48hours 惡魔 Pottertalia 英米 WonderfulLife 00Q AlfredxArthur BBCSherlock Bondlock 法墺 墺洪 親子分 西法 英仏 米法 英法 全員向 法奧 英挪 獨北伊 露洪 獨普 瑞仏 仏列 露墺 

The News
蓬門今始為君開
最新引用
一人樂留言版
t.w.i.t.t.e.r
歡迎使用無國界服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想找什麼呢
友朋自遠方來
BeAfRiEnD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廢棄時光隧道
ˇ神ˇ
AxisPowersヘタリア 午後四時 HAKKA PINK ほしたまご KOFFY 不意撃ち
S.C_Junkie+ atSD あぁん inumog FIORETTI p-dash SAKIZO m.matter C/A luna
歷史軌跡
RSS